Quantcast

律师遭拘押令89岁老母忧 其妻吁无罪释放(组图)

2021-02-07 17:00 作者:卢乙欣 桌面版 正體 2
    小字

维权律师覃永沛目前仍遭到当局拘押,其89岁老母亲整日为子担心,覃妻邓晓云则呼吁当局尽快无罪释放覃永沛。
维权律师覃永沛目前仍遭到当局拘押,其89岁老母亲整日为子担心,覃妻邓晓云则呼吁当局尽快无罪释放覃永沛。(图片来源:邓晓云提供)

【看中国2021年2月7日讯】(看中国记者卢乙欣采访报导)联合国特别程序4日公开12月致中国政府的信函,表达对广西人权律师覃永沛、陕西维权律师常玮平被捕、起诉及处境的关切。据悉,覃永沛的拘押待遇已稍有改善。覃妻邓晓云则强调,89岁的覃母身体是越来越差,整天担心临走前见不到唯一儿子,当局应尽快无罪释放覃永沛;常玮平则仍下落不明,其父母也遭软禁。

自由亚洲电台报导,2020年12月4日,6名联合国独立人权专家签署了发送给中国当局的指控信函,该信详细列举中国当局针对两名维权律师覃永沛及常玮平进行的打压,包括逮捕、起诉、强迫失踪、施加酷刑及骚扰、威胁律师家人的行为,并要求中国当局回应上述逼害情节。

邓晓云向看中国记者表示,覃永沛从市一转移至一处没有挂牌的建筑物(目前的拘押地),跟广西第三戒毒所(图片中的建筑物)隔着一道围墙。
邓晓云表示,覃永沛从市一转移至一处没有挂牌的建筑物(目前的拘押地),跟广西第三戒毒所(图片中的建筑物)隔着一道围墙。(图片来源:邓晓云提供)

覃永沛的妻子邓晓云告诉自由亚洲电台,4日上午代理律师李贵生在广西自治区第二看守所会见覃永沛,获悉当局是在1月20日将覃永沛从南宁转到该看守所,覃永沛的拘押条件得到明显改善。邓晓云认为这可能与联合国向中国政府提交的指控信函有关。

邓晓云告诉看中国记者,覃永沛现在的关押环境得到极大改善跟你们(国际社会)的关注有极大关系,她真的很感激!

此外,邓晓云4日透过推特表示,她1月18日曾致电覃永沛原来的看押地南宁市第一看守所了解,但所方居然说他不在那里了,让她吓了一跳。

针对此次拘押地转移,邓晓云告诉看中国记者,官方称因疫情关系,以及要针对这类案件集中管理。
针对此次拘押地转移,邓晓云告诉看中国记者,官方称因疫情关系,以及要针对这类案件集中管理。(图片来源:邓晓云提供)

针对覃永沛律师此次的拘押地,邓晓云表示,里面是怎样的情况,外面完全看不到。
针对覃永沛律师此次的拘押地,邓晓云表示,里面是怎样的情况,外面完全看不到。(图片来源:邓晓云提供)

提及此次转移,邓晓云告诉看中国记者,官方说因疫情关系,以及要针对这类案件集中管理,遂将覃永沛转移至目前拘押所在地。

1月20,邓晓云向看中国记者表示,覃永沛从市一转移至一处没有挂牌的建筑物(目前的拘押地),跟广西第三戒毒所隔着一道围墙。邓晓云无法得知建筑物内部状况。她说,“关着门看不到里面,不让我进去,里面的人出来在门口回答”,至于里面是怎样的情况,外面完全看不到。

提及覃律师目前的状况,邓晓云7日告诉看中国,律师是于2月4号早上进去会见覃永沛的,且手续比市一看麻烦,需要先赴中院拿一份同意会见的盖章文书及核酸检测报告。事后,律师转述覃永沛所言,说自己目前拘押在单间中,有独立卫生间及热水,可以看电视及报纸,有一个阳台能晒太阳,每顿饭都有肉吃。律师还告诉邓晓云,看守所说会保障覃永沛的读书和通信权利。

提及先前遭遇,邓晓云说,“(覃永沛)以前在市一看,一开始让看书的,后来(所方)突然就不让看书了。”

报导称,邓晓云认为,覃永沛这次转去二看、待遇能获得改善,可能是跟联合国此次行动有关。邓晓云还透露,自从覃永沛被抓后,两名女儿曾遭问讯,她本人亦曾遭到便衣跟踪。目前覃永沛案件仍处在延期审理的状态,邓晓云认为,丈夫是因为帮助弱势群体及举报广西公安系统的腐败官员而招致政治报复,中国当局应该兑现其在国际间做出法治及人权的承诺。她呼吁,立即无罪释放覃永沛。

邓晓云告诉看中国记者,此案仍没有任何消息,“法院就这样一直拖着。”她说,“我希望尽快无罪释放他。他母亲已经89岁了,身体越来越差,整天担心她临走之前见不到她唯一的儿子。他被抓之前他母亲身体很好,他被抓后他母亲一而再再而三的安慰自己,就关一个月,就关三个月,就关半年,长期的焦虑绝望,让她对生活迅速失去了动力。”

邓晓云说,覃永沛的老母亲目前居住在乡下老家,因覃永沛是家中独子、并无兄弟,因此老母亲由4名姊妹轮流24小时照顾,“老母亲现在已经不能自己走路和进食了”。至于员警、维稳办去年就已赴乡下家中找过覃母了。她强调,老母亲的老观念是要儿子经常陪着她,“覃永沛被抓之前,他母亲天天到处串门到处去玩,不用拐杖,背也不驼”,覃永沛案给老母亲的打击太大了!

邓晓云说,覃永沛的姐妹都觉得不能接受,她们觉得“自己的弟弟只是生性太过于善良,喜欢帮助弱势群体,性格直,说话直,容易得罪人,但是他绝对是一个非常善良的人。绝对不干伤天害理的事。”

提及覃永沛的两名女儿,邓晓云说,“在她们心里,是把父亲当作偶像崇拜的。她们都觉得现在国泰民安的,都不能理解为什么他父亲喜欢帮助弱势群体竟然招此横祸!”邓晓云说,父亲的遭遇让她俩感到不解,“不是都说好人有好报吗?怎么现实中却变成了好人没好报呢?”

关于覃永沛案,邓晓云日前表示:“他(覃永沛)主要是举报桂林市公安局局长、帮助弱势群体,就对他报私仇,给他带政治高帽,这样打击迫害他,这样的话弱势群体不是更加没有希望吗?它们可能是在等上面公安部的指示办案,我只能接受他无罪释放,就是无罪释放!”

覃永沛曾公开悬赏征集广西司法厅、公安厅厅长的犯罪证据,还曾公开控告中国前司法部长傅政华。覃永沛于2018年5月被注销律师执照,其主持的百举鸣律师事务所则遭到解散;覃永沛于2019年10月遭到国宝抄家及拘捕,随后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代理覃永沛案的律师,包括负责侦查阶段的宋玉生、王乐两名律师,以及李贵生、卢思位、萧云阳。目前覃永沛案仍在延期审理中。

邓晓云还表示,卢思位律师被吊销执照后,此案就由萧云阳律师负责。

当被问及自覃永沛律师遭拘捕后,生活遭遇何种影响。邓晓云7日告诉看中国记者,“明着来看是没有影响,但是每次去办覃永沛的事,总会发现有便衣跟踪盯梢,会有很大的心理压力。”

邓晓云又说,“电话和微信经常被干扰,经常不能正常通话”,感觉被人监听了。她以今日早上的遭遇为例,她说,“看守所要求送衣服过来之前要先打电话,像今天早上我第一次打电话人不在,但是通话正常,第二次打电话过去预约送衣服,电话一直被大量噪音干扰,完全没有办法听清。”

简单的送衣一事却遭到干扰,让邓晓云质疑,“送衣服电话都被干扰,我完全没法理解他们为什么要干扰,这样有什么意义。”

虽然覃永沛律师的待遇目前已有所改善,但邓晓云却另生担忧:“我是怕他们知道看守所善待覃永沛了,又去下通知不准看书和通信了。以前市一看开始所长都让看的,后来突然骂我,不让我送了。”

提及官方人员的待人方式,邓晓云则强调,“基层的还好,都不喜欢参与迫害,就是得罪过的领导坏。”

联合国文件表示,等待回复的同时,敦促中国当局采取一切必要的临时措施,制止侵犯行为且防止再次发生。该文件还警示中方,在两个月后提交给人权理事会的常规报告中,将呈现相关内容。

任意拘留问题工作组副主席斯坦纳特(Elina Steinerte)、人权捍卫者处境问题特别报告员玛丽·劳勒(Mary Lawlor)、强迫或是非自愿失踪问题工作组主席兼特别报告员白克(Tae-Ung Baik)、言论自由权问题特别报告员伊雷内·坎(Irene Khan)、法官与律师独立性问题特别报告员加西亚·萨扬(Diego Garcia-Sayan)及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梅尔泽(Nils Melzer)均签署了这份文件。

另外,曾透过网络视频披露自己曾遭到当局酷刑对待的陕西人权律师常玮平,仍下落不明,其双亲去年12月14日曾伙同常玮平的岳父及大姊夫前往宝鸡公安局高新分局挂牌抗议、维权讨公道,常父常拴明隔日还透过微博发文控诉当局,并强调“反酷刑 救我儿”。常玮平的父母现今已遭软禁。

目前外界持续关切两名人权律师的状况。

来源:看中国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