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东方纵横】拆解脸书 难吗?(视频)

2021-02-06 09:00 作者:东方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看中国2021年2月6日讯】您好,谢谢收看东方纵横,我是东方。

去年12月,美国贸易委员会和46个州的检察官对脸书发起反垄断诉讼,最终的目地是要把脸书一拆为三,脸书、Instagram、WhatsApp,如果诉讼成功的话,这将是美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分拆大公司之一,更当年拆散标准能源公司和AT&T类似。不过要把脸书拆开,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这也是脸书为自己辩护的主要论点,一旦分拆后,会造成用户资讯安全降低,产品不再具有吸引力,以及资源的浪费,几十亿美元的浪费。脸书总裁扎克伯格在给员工的邮件中说,官司要打好几年,他相信最后脸书会赢。

分拆脸书之所以难,是因为自从兼并了Instagram、WhatsApp之后,脸书把各种旗下的应用软件互相更为紧密的绑在了一起,用扎克伯格的话来说,这么做是为了更好的服务于用户,但是批评者抱怨说,这是脸书先下手为强,让法庭不好下令分拆脸书。不过专家透露说,虽然要分拆脸书很难,但也不是不可能,前联邦贸易委员会技术专家Ashkan Soltani就是这么认为的,因为应用软件开发都是一个模块一个模块的,便于拆卸和从新安装,脸书的各种软件也是一样,要拆起来不会象脸书描述的那么困难。

2012年,脸书用1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Instagram,然后就跟脸书紧紧绑在了一起,脸书广告可以出现在脸书页面,也可以出现在Instagram,根据大数据人工智能在这两个页面上推送广告,根据用户在脸书上留下的信息,在Instagram上推送广告,这是从用户端来看。在背后,脸书和Instagram共享数据库、共享管理工具,也共享对内容的审核,工作人员经常在两个平台上穿梭,一位前Instagram的软件工程师透露说,两个平台之间的联系相当深厚,要拆开来的话,对软件工程师将是巨大的挑战。前脸书主管Alex Stamos就说,真要把脸书和Instagram拆开的话,需要好几年的时间。他认为一个更适合的办法把脸书和Instagram的广告业务分开,有不同的政策和产品开发部门,但是背后的技术支持可以共享。这么做相对简单,而且同样可以到反垄断的目地,因为广告业务分开后,Instagram马上就成为脸书的竞争者,脸书每年700亿美元的广告收入当中,有150亿来自Instagram,而且Instagram的广告比重将来会越来越大。

相比之下,把WhatsApp从脸书分拆出去相对容易,不过这也是在用户端分拆容易,把背后的技术支持拆开也是不容易。脸书是2014年收购WhatsApp的,打那以后,WhatsApp增加了许多功能,但是因为WhatsApp有两端加密功能,也就是说,短信只有收发两端能看到,被别人从网络上截取到的都是乱码,所以WhatsApp个脸书的融入程度,比Instagram要浅的多。而且脸书一直没能把WhatsApp货币化,没能在WhatsApp上推送广告,一来这是因为WhatsApp管理层的反对﹔二来就是因为两端加密功能,脸书很难搜集用户资讯,脸书一直想把WhatsApp的语音通话功能融入到脸书短信软件中去,也没能成功。因为WhatsApp没有广告收入,因此就是分拆了,对脸书的财务状况不会马上就产生影响。

1998年微软也面临反垄断诉讼,微软败诉,但是最后法庭还是没有裁定,必须让微软分拆。如果脸书败诉的话,有可能也是这个结果。

不过,现在脸书面对的,还不仅仅是垄断指控,现在脸书面临更为凌厉的攻势,我认为是击中要害的攻势,这是脸书,也是社媒平台的致命伤,他们的整个商业模式受到质疑,在道德领域受到质疑,而首先发难就是苹果公司总经理库克。上个星期四,在计算机、私隐和数据保护大会发言的时候,库克剑指社媒平台,批评社媒平台为了粘住网民不走,在背后设计大数据公式,一个接一个推送网民执着的内容,特别是阴谋论、暴力仇恨、和谣言,目地是追求engagement,目地是让网民上瘾,看的越久越好,弄得整个社媒平台乌烟瘴气。库克呼吁说,再不能漠视这种现象持续下去,这么做会造成社会的对立,会丧失信任,也会引发暴力。不能听任社会问题演变成社会危机。虽然库克没有指名道姓批评脸书,但谁都知道他指的是谁。

Netflix有一部纪录片,叫《智能社会:进退两难》(The Social Dilemma),采访了几位草创社媒平台的人物,比如Tristan Harris,原谷歌伦理道德设计负责人,还有早期参与Instagram,、Facebook、YouTube开发设计的人员,他们得出一直的结论,那就是他们创造了一个大怪物。We created amonster。作为消费者,作为网民,我们把社媒当作自己消费的产品,可是实际上,是社媒平台把网民当作消费产品,渐渐的改变网民的思维方式、认知方式,渐渐改变了你,只有这样才能牢牢的掌握网民的习惯喜好,只有这样才能赚钱。我们生活在一个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各种各样的人,各种各样的意识形态、思维方式,有的人跟自己志趣相投,但是大多数都跟自己不一样,这就是现实社会。人都喜欢看自己喜欢看的,听自己喜欢听的,跟自己相近的人交朋友,人以类聚、物以群分,可是在现实中,酒逢知己千杯少的人少之又少,而话不投机半句多是常态。有了社媒平台,人以类聚变得相当的容易,社媒平台把五湖四海志趣相投的人凝聚在一起,这是它积极的一面,但同时它也让人变得狭隘,因为你接触到的都是想法类似的人,渐渐的,你以为全世界的人都是这样的,为了让你上瘾,社媒平台给你推送的新闻都是你喜欢看的,渐渐的,你以为全世界发生的事情都是这样的,社媒平台代替了传统的电视、广播、报纸,或者说,为了生存,电视、广播、报纸也开始有立场,这样一来,整个社会因为社媒的存在变得意识形态对立,还是同样的大千世界,但现在人真的类聚了,在社媒平台上人以类聚了。

三字经说,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苟不教、性乃迁、教之道、贵以专。人要是没有正统、传统的教育,慢慢的就会堕落,有了社会媒体,会加速堕落,你喜欢看的,喜欢听的,社媒就会引导你越看越多,越看越喜欢,越喜欢越看,其实是在夸大和加深你的执着,这才是社媒所起的最不好的作用,难怪不少早期的开发者现在后悔,后悔他们制造了一个大怪物。

谢谢您收看东方纵横,如果您觉得我讲的有道理,请帮助转发推荐,也请留言,如果您还没有订阅,请点击订阅键,再次感谢您收看东方纵横,我是东方,咱们下次时间-再见。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东方纵横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