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帝尧的故事】之十:羿杀九婴 取雄黄 屠巴蛇(图)

2020-12-13 14:42 作者:紫君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羿杀了九婴之后,一面派人去武都山采取雄黄,一面即率师振旅归国,陶唐侯率臣下慰劳一番。
羿杀了九婴之后,一面派人去武都山采取雄黄,一面即率师振旅归国,陶唐侯率臣下慰劳一番。(绘图:Winnie Wang/看中国)

老将羿问那九婴到底是什么妖孽?

务成子回答说:“那九婴,就是个水火二物之怪,除了善用水火,别无其它能力。说起这九婴的来历,还于太昊伏羲氏有关系。太昊伏羲氏出生于成纪这个地方,他自幼年时就创造一种符号为天下所用,就是现在所传的八卦。后来仓颉氏因了他的方法,方才制造文字出来,所以伏羲八卦实在是中国文字的根源。但是伏羲氏画八卦的地方不止一个,而最早的地方就是在成纪,后人在他画八卦的地方给他起了一座台,作为纪念。每逢下雪之后,那台下隐隐约约还有所画八卦的痕迹。精诚所结,日久通灵,遇到盛世,就成祥瑞;遇到乱世,就为灾患。那九婴就是坎、离二卦的精气所幻化而成的。坎卦四短画,一长画;离卦二短画,二长画,共总九画,所以是九个。因为伏羲氏幼时所画的,而且卦痕多不长,所以都是婴孩的样子。坎为中男,所以五个是男形;离为中女,所以四个是女形。坎为水而色玄,所以五个男婴都善用水,穿黑衣;离为火而色赤,所以四个女婴都善用火,穿红衣。大抵这种精怪所依仗的,是人不知道他的来龙去脉,所以敢于为患。老将此去,只要将他们的根底向军士宣布,他们自然胆怯心虚,虽有伎俩,亦不敢施展了。再加上老将的神箭,还不是手到擒来吗?”

羿听了十分高兴,连连向务成子称谢,拜辞了陶唐侯,挑选了一千精壮兵士,和逢蒙率领向西进发。

行了多日,到了成纪地方一条凶水旁边,果然遥见两大队九婴之兵。一队纯是黑色,有一个较大的男孩子领队;一队纯是红色,有两个较大的女孩子领队。羿在路上,早将这九婴的来历向众兵士说明,众兵士心中均已明白。古人说得好,见怪不怪其怪自败。

一到阵上,羿的兵士个个向他们大叫道:“坎、离两个妖怪,死期到了,还不早逃!”

那九婴听见这话,料知事情败露,不禁惊惶失措,要想逃走,禁不起这边羿和逢蒙的箭如雨点一般射来,登时把九婴统统结果了。其余都是协从来的百姓,羿令兵士大叫:“降者免死!”于是九婴的兵都纷纷投降。这一回竟自马到成功,并没有交战一次,把西方来助战的诸侯都惊得呆了。有了前此帝挚两师兵的失败,越显得这次陶唐兵的神奇,于是西方诸侯和人民的心理无不倾心吐胆,归向陶唐侯了。

且说羿杀了九婴之后,一面派人去武都山采取雄黄,一面即率师振旅归国。陶唐侯率臣下慰劳一番,自不消说。过了多日,武都山雄黄采到了,羿拜辞陶唐侯,又要出征。

务成子送他道:“老将此去,杀死巴蛇,不足为奇。不过巴蛇的皮肉很有用处,老将杀了巴蛇之后,它的皮肉请为某收存一些,勿忘勿忘。”

羿问道:“有什么用处吗?”

务成子道:“可以制药,治心腹之疾,是极灵验的。”

羿唯唯答应。于是又和逢蒙带了一千兵士直向云梦大泽而来。

一日,到了桐柏山,只见一人面黄肌瘦,倒在山坡之上。羿忙叫兵士救他起来,问他姓名,又问他何以至此。

那人道:“某姓樊名仲文,原住在樊山的,前日亳都天子派兵来攻巴蛇,没有成功,那条巴蛇却更加肆虐。百姓只得弃了家乡,四散逃命。我是要去中原投奔叔父的,可是走到这里,身无分文,饥饿难挨,倒在这里,要不是遇上你们,可能就只能待毙了。”

羿听了,急忙叫兵士给他饮食。等他恢复气力之后,羿又问他道:“这巴蛇到底是怎样一个情景,你知道吗?”

樊仲文道:“当初巴蛇沿着云梦大泽向东来的时候,某亦曾倡议联合乡里的人去剿杀,但是弓箭的力量所及,远不如它毒气喷的远,要是有办法抵御它的毒气,那除灭它应该是不难的。”

羿又问道:“你对那边的地形熟悉吗?”

樊仲文道:“家乡之地,很熟悉。”

羿于是就告诉他自己是陶唐侯派来诛灭巴蛇的。对蛇的毒气已经有了对付的办法。问他愿不愿意给大军做个向导?如不愿意,也不勉强。那樊仲文一听是陶唐侯大军来杀巴蛇的,不由大喜,连声答应愿意。

走到离云梦泽不远的地方,羿便吩咐樊仲文带了二十名兵士先往探听巴蛇消息:究竟此刻藏在哪里。去的时候,每人给一包雄黄,叫他们带在身上,也调些搽在鼻端,或弄些吞在腹中。仲文等领命前去,羿等大军随后。

过了两日,仲文等回报说:“那蛇现在云梦大泽东边一座山林之中呢。”

羿听了,便叫兵士每人预备柴草两束,每束柴草之内都安放一包散碎的雄黄并火种,个个备好。又另外发给每人一包雄黄随身佩带,临时如法施用。告诉兵士说道:“假使碰到巴蛇,你们各人都将所拿的柴草先将一束烧起来,丢在地上,随即转身退回,我自另有处置。”又和逢蒙说:“他们兵士的箭都射不远。我和你二人每人各带十支箭,箭头上都敷以雄黄,应该就可以结果它了。”

逢蒙道:“弟子看来,斩蛇斩七寸,能够射它的七寸最好。但是它身躯太大,七寸恐不易寻,还是射它的两眼,老师以为何如?”

羿道:“极是。那么你射右,我射左吧。”

计议已定。继续向云梦大泽行进。前队来报,说巴蛇在对面山上,已经望见了。羿听了,即与逢蒙上前观看,只见那蛇正在山上晒它的鳞甲,头向西,朝着大泽,那头足有车轮一般的大,张口吐舌,舔煔不止,很是怕人。周身鳞甲,或青,或黄,或黑,或赤,几乎五色俱全。细看它的全身,除一部分在山石上外,其半身还在林中,从东林挂到西林,横亘半空,俨如一道桥梁。众人看了,无不骇异。正在指点之时,那蛇似乎有所觉察,把头昂起,向北旋转,朝着羿等。羿和逢蒙一见,不敢怠慢,两支箭早已如一对飞蝗,直向它两眼而去。接着,又是两箭,看准了飕飕射去。巴蛇受伤负痛,它的那股毒气亦是喷薄而来。

这面兵士早已按照羿的吩咐备好,一千束柴草顷刻烧起,雄黄之气馥烈袭人。凑巧北风大作,将雄黄烟雾吹向巴蛇。这时烟气弥漫,对面巴蛇如何情形一时也看不清楚,但听见大声陡起,震动远近,仿佛是山崩的样子。

过了一会,烟气渐渐消散。仔细一看,对面山上所有树林尽行摧折,山石亦崩坍了一半,却不见巴蛇的踪迹。逢蒙道:“巴蛇逃了,我们赶过去吧。”

羿道:“此刻日已过午,山路崎岖,易去难回,恐有危险,不如先派人去探听为是。”

正在说时,只听见东面山上又是一声大响,众人转眼看时,原来巴蛇已在东山了,忽而昂头十丈之高,忽而将身蟠起,又忽而将尾巴掉起,四面乱击,山石树木给它摧折的又不少。原来那蛇的两眼确已被羿和逢蒙的箭射瞎了,本来想直窜过来,因雄黄气味难当,又因眼瞎,辨不出方向,所以乱窜,反窜到东山去了。

只是它口中的毒气还是不住喷吐,幸而北风强劲,羿他们正好是处在北面,不受影响。又过了一会,那蛇忽伏着不动,想是疲乏了。逢蒙道:“看这个情形,它的两眼确已瞎了,我们再射两箭吧。”羿道:“极是极是。”于是两人拈弓搭箭,瞄准了又连射三箭,箭箭都中。有一箭仿佛射在它要害里。那蛇疼痛难当,又乱撞乱窜起来,后来仿佛有点觉得了,望着羿等所在之处竭力窜过来。

众人猝不及防,赶快后退,一面将柴草烧起,向前面乱投。幸喜那蛇眼睛已瞎,行动不免迟缓,未曾被它冲到面前,给烟一熏,又赶快掉头回去。然而有几个人还是受了毒气,霎时间周身浮肿,闷倒地上。羿急叫人将所带的雄黄冲水灌服。约有一个时辰,腹中疼痛,泻出无数黑水,方才保全性命,亦可见巴蛇之毒了。

第二天,吩咐众人又重新准备了柴草、雄黄。再去寻找巴蛇。沿途只见山石树木崩坏,道路都被堵塞。走到一处,但见地上有一个血泊,腥秽难闻,血泊中却浸着一支箭,兵士认识是羿的箭,即忙取了出来。哪知这双手顿时红肿,情知中了蛇毒,急忙用雄黄调敷,方才平服。又走了约有两里路,忽有一兵士说道:“前面蟠着的不就是那蛇吗?”众人一看,宛如一个大土堆,鳞甲灿然,相离已不过几十丈路。

羿叫军士先烧起柴草,又和逢蒙及几百个兵士一齐放箭。那蛇又中了无数箭,痛极狂扭乱窜,到底受伤过重,又为雄黄所制,窜了多时,已不能动弹。羿等怕它未死,还不敢逼近,又远远射了无数箭。看它真不动了,才敢过去。只见它的头纯是青色,身子大部分是黑,而杂以青、黄、赤三色,其长不可约计,真是异物。

众人就要去斩它,羿道:“且慢,再用雄黄在它头上烧一烧看。”兵士答应,烧了柴草丢过去。哪知它余气未尽,昂起头,鞠起身躯,仿佛还要想逃的样子。但是终究不行了,倒了下去,连一部分肚皮都翻向天了。众人知其已死。羿道:“且待明日再细细收拾它吧。”于是大众仍旧回营。

到了次日,羿叫兵士备了无数刀、锯、斧、凿之类,来处理那蛇。告诉士兵留些那蛇的皮肉。带回去给务成子先生。大家知道了有此用处,就各人都取了些。剩下的皮肉骨殖就统统堆在大泽之边,加了泥土,足足有一个丘陵那样高,后人就将这个地方取名叫巴陵,亦可以想见巴蛇之大了。

 

主要参考文献:钟毓龙《上古神话演义》

(待续)

来源:看中国专栏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