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黄之锋周庭遭还柙 勉港人苦难中撑住(图)

2020-11-24 07:45 桌面版 正體 4
    小字

前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前成员周庭及前主席林朗彦12月23日因反送中包围警总案被还柙,上庭前见记者。(图片来源:PETER PARKS/AFP via Getty Images)
前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前成员周庭及前主席林朗彦12月23日因反送中包围警总案被还柙,上庭前见记者。(图片来源:PETER PARKS/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11月24日讯】前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前成员周庭及前主席林朗彦,被指于去年反送中6.21包围警察总部,被控煽惑、组织及参与未经批准集结等罪,三人11月23日承认控罪,还押至12月2日判刑。黄之锋勉励港人在《国安法》打压和民主运动低潮中“撑住加油”,互相扶持更为可贵。当载着三人的囚车驶离法院,一众社运人士和市民高喊口号相送。

《苹果日报》报导,黄之锋、周庭及林朗彦三人23日早上近9时抵达西九龙裁判法院,准备出庭应讯。前香港众志成员袁嘉蔚、郑家朗,社民连梁国雄和黄浩铭、天主教香港教区荣休主教陈日君枢机等都到场声援。警方则早在法院对间停泊多架猪笼和冲锋车,有便衣和军装警察在场戒备。

寄语港人在苦难中互相扶持

三人上庭前见记者。黄之锋表示,他们选择承认全部控罪,有机会被即时判刑和还柙。他说,面对《国安法》打压和白色恐怖来临,“我们都不会放弃”。他呼吁香港人在这艰难时刻、在这民主社运低潮,“互相扶持更为可贵。”

周庭表示,自己将可能面对人生第一次监禁,虽然对判决和未知的未来感不安,但仍希望港人不要忘记还有人被他们牺牲的更多,也有手足面对的处境比他们更困难。她希望各界关注他们三人之余,继续声援手足,包括12名被送中关押的港人。

林朗彦说,无论是香港人的所见所闻,还是国际专家的报告,皆显示港警合法性已完全崩溃,包围警察总部到底是“罪案”,还是他们伸张正义争取民主的必要之举,“我相信在香港人心里已经有一个答案”。他已做好还柙或入狱的心理准备,无悔抗争,也会坚持下去,打压无法阻止到他们争取民主自由的信念。

即时还押 12月2日判刑

《立场新闻》报导,在法庭上,裁判官王诗丽听取辩方求情后,表示需时重温案发片段,没有为各被告索取任何报告,定于12月2日裁决,期间三人须还押。黄之锋还押前高喊:“各位顶住加油,知道各位外面更加辛苦!”

在庭外,大批市民及传媒一直守候,准备送囚车。警员以雪糕筒拉起胶带分隔传媒与法院车辆出入口,令记者无法追赶和拍摄囚车内情况,也有警员配备了警告违反国安法和集会游行的紫旗和蓝旗。下午2时许,一辆囚车驶离法院,“长毛”梁国雄高喊“五大诉求,缺一不可”、“释放黄之锋、释放周庭、释放林朗彦”等口号,在场市民和应。有人举“五一”手势,也有人向囚车挥手道别。

黄之锋第四次入狱 盼世界续关注香港

黄之锋和周庭上庭前接受《苹果日报》访问。黄之锋已是第四次面临入狱,他透露开审前已决定承认控罪,认为该条控罪已算“轻得不能再轻的罪名”,最多判刑6个月。而反送中运动以来,港警拘捕过万人,2,300人被起诉,他并非被控告最严重的“暴动罪”的一群,也未如外界所料被国安处拘捕,反而周庭却被控犯《国安法》。还有数百个手足已经在狱中,12港人身处深圳盐田看守所。

对于目前香港的景况,黄之锋指,香港监狱内有约7,000人,然而港警在抗争中拘捕一万人,“到底未来监狱有多少比例是政治犯?这是香港政府都不想答的问题”。政治犯越多,越代表社会出现问题,但北京仍会觉得港府无法解决这群人,“除非你在香港建一个新疆集中营。”

他表示,选择认罪只是“技术操作”,在检视所有控方证供并征询律师意见后,作出这个决定。他强调,香港人的团结从来都并非取决于政治人物,而是对家的打压与社会氛围,呼吁香港人继续做可以做的事。“尽管7月1日(国安法生效)后,已无人再呼吁制裁,我们都希望香港的抗争有世界关注。”

负隅顽抗 港人从未令世界失望

从《国安法》通过,到整场立法会选举被取消,香港人面临全面的清算,很多人会选择不再积极参与公共事务。黄之锋说,作为局内人,怎会体验不到街头、议会、国际战线大幅收窄?不过这不是逃避的借口,“香港人不是未试过经历低潮,也不是未试过再低潮中寻找希望”。从2012年反对国民教育、2014年雨伞运动的高低起跌,现时香港的状态已差到不能再差,有很大的无力感,但他勉励大家“不要着眼有什么不可以做,反而要想有什么可以做。”由于现时官司太多,整个社会面对的打压如巨浪袭来,“但我觉得,还是要令世界知道香港人有顽强抵抗的意志。”

下次出狱,香港会变成怎样?黄之锋估计香港情况会变得更差,“差到如何大家想像不到,但我觉得香港人从来都没有令世界失望过”。正如雨伞运动后,有人说“We will be back”(我们会回来)却被嘲笑,谁会猜到2019年会有一次如此风起云涌的抗争?“打压越大,反抗越大,这是一个博奕的过程⋯⋯如果雨伞要4年,反送中后要几多年,再来一场更大的抗争呢?”

他说,就算港府和中共接下来解雇所有教师、关掉所有传媒,为所欲为,但香港的民意已永远不会逆转,“以前好老土讲‘人心未回归’,现在可以说是‘永远都不会回归’,现在大家在这个surviving battle(生存之战)中撑住。”他寄望经历的苦难不会教自己完全泄气,“能够分担香港人这族群要承担的苦难,自觉与有荣焉。”

周庭:我的未来被夺去 克服恐惧变坚强

与曾经多次入狱的黄之锋与林朗彦不同,24岁的周庭是首次被控和入狱,黄之锋和林朗彦均在各自的访问中,不约而同地担心周庭无法承受牢狱之苦。她上庭前对《苹果日报》表示,明白入狱“的确是苦难的过程”,但一直缠绕她脑袋的不是包围警察总部案,而是对《国安法》的恐惧。

自中四涉足社运至今已8年,周庭从一个懵懂女孩变成为亭亭玉立的女子,应对国际传媒时自信坚强,游刃有余。但她形容自己性格其实颇胆小和懦弱,尤其是经历两次被上门拘捕,尤其是港警入屋指她“涉嫌勾结外国势力被捕”,那一刻最害怕,因她知道国安法赋予政权的权力无限大。此后,她每当听到门钟声或大力拍门声仍心有余悸,不论是被捕时还是向警署报到,她都会想:“会不会是我最后走在自己家门口呢?”不过她强调,更重要是学习克服恐惧,才会变得越来越坚强。她自己也从一个在课堂做简报也会手颤的女孩,变成现在的周庭。

周庭没后悔选择社运这条路,惟当政权开始放风欲推行国安法时,她已开始思考自己是没有未来的人。如今社会的未来被夺去,“我的未来都一样被夺去”。不过,周庭不认为香港完全没有希望,“历史告诉我们,当独裁或极权政权被推翻时,这改革事前无人能预计。”她勉励港人面对强权时,紧记自己所坚持的价值。

責任编辑: 李家宏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