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国债务达GDP的2.7倍 “国家队”也不行了(图)

2020-11-22 09:32 作者:文龙 桌面版 正體 4
    小字

债务 GDP 紫光集团 债券
被媒体称为芯片产业“国家队”的紫光集团也出现债券违约。(图片来源:Adobe Stock)

【看中国2020年11月22日讯】(看中国记者文龙综合报导)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的研究显示,中国今年前三季度债务GDP的2.7倍,国企债券不断违约甚至破产,被媒体称为芯片产业“国家队”的紫光集团也违约,芯片国产化进程因此出现警讯。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所长张晓晶日前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例会上称,今年中国杠杆率上升得非常快,前三季度已经上升27.7个百分点达到270.1%,也即是说债务GDP的2.7倍,今年全年估算下杠杆率增幅大概在30个百分点左右。

张晓晶认为,现在债务风险方面主要有两方面值得关注,一是中小银行坏账率肯定会上升,会在总量中有所体现;二是杠杆率高的时候,每年支付利息也很高,最高年份时候支付利息一度达到增量GDP的两倍,今年也会是很高的水平,基本是在1.5倍至2倍。

自今年2月,北大方正集团爆出20亿元(人民币,下同)的债务违约以来,华晨汽车、河南永煤等多家国企接连出现违约。据台湾中华经济研究院(中经院)统计,总违约金额近160亿元。

不过,这尚未加计其它还在确认中的债务,例如,据《澎湃新闻网》报道,已进入破产重整程序的方正集团截至10月底申报的总债权金额就超过2300亿人民币。

11月20日,沈阳市中级法院裁定受理债权人对华晨汽车重整申请,标志着这家汽车企业正式进入破产重整程序。

法院的裁定称,华晨集团存在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的情形,具备企业破产法规定的破产原因。

华晨集团作为辽宁省属国企,直接或间接控股、参股四家上市公司,并通过旗下上市公司华晨中国与宝马合资成立华晨宝马公司。有中华、金杯、华颂这三个自主品牌和华晨宝马、华晨雷诺两个合资品牌。

而北京当局重点扶植的半导体公司清华紫光集团(Tsinghua Unigroup)也惊爆债务违约,算起来是第十起国企违约,此一违约事件可能只是中国整体债务危机所浮现的冰山一角。

紫光集团11月16日一款价值13亿元的私募债违约后,债券信用评级立即遭断崖式下调,又因存在交叉违约风险,导致旗下多个债券的交易价格接连两日暴跌。其它尚未到期、总规模约24.5亿美元的4款债券于11月18日起在香港交易所暂停交易。

另据紫光集团上半年的财报显示,截至6月底,还有高达1567亿元的有息债务要还。其中,近820亿人民币的债券将于明年上半年陆续到期。

目前,紫光集团是第三大手机芯片设计企业;在企业级IT服务细分领域排名中国第一;与英特尔等全球IT巨头都有合作。作为中国芯片产业排名前列的紫光集团若无力还债,很可能步方正集团的后尘,被迫宣布破产。这使得不少媒体纷纷以“中国科技泡沫再度被戳破”、或“中国半导体梦碎”来形容此次债务违约事件。

据《美国之音》11月20日报道,台湾中经院副研究员吴明泽认为,“像紫光集团这么大、又是国企,我认为,(官方)不至于真的会出手把它救起来,而是可能做一些(融资)安排,让紫光集团可以提出一些还款计划,让投资人或者银行接受,但如果真的不能接受的话,可能就是政府去整个收归国有。”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讲座教授谢田也认为,官方应该会注资救紫光,但他以“喂毒”字眼形容这种纾困:因为经营不善的中国国企本来就获利能力差,在经济下行的情势下,更难发挥销售力,此时,官方给再多钱也只是越帮越糟。

北京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经济学者则说,紫光集团用这种财务困境“绑架”官方,官方应该会被迫从税收和资金等面向,争取让紫光集团有被重组的余地。不过,他也质疑,中国一些地方公务员的薪资都给拖欠着,到底还有多少财力可以救紫光集团。

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中国企业的发债规模快速攀升。虽然北京当局于2017年采取了去杠杆化的措施,以减缓其年增幅度。但随着2018年中美爆发贸易战,再加上今年武汉肺炎疫情的负面冲击,中国企业近两年不得不再度透过发债,来维持营运。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