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千古一帝秦始皇】后记一:沙丘密谋(图)

2020-10-28 13:30 作者:紫君 桌面版 正體 3
    小字

秦国统一仅仅短短十五年的时间就灭亡了,这中间发生了许多事情。
秦国统一仅仅短短十五年的时间就灭亡了,这中间发生了许多事情。(绘图:Winnie Wang/看中国)

秦国统一仅仅短短十五年的时间就灭亡了,这中间发生了许多事情。我们仅从秦帝国内部的故事为主线来讲秦帝国的灭亡,我们就从秦始皇去世讲起。

公元前210年的十月,一个车队行进在平原津到沙丘宫的路上。这就是秦始皇第五次巡游、也是他最后一次的巡游车队。到了德州的平原津后,秦始皇就突然地得了重病,为使病体尽快康复,他派蒙毅代表自己返回会稽山,沿途再度祭祀山川神灵以祈福求神保佑自己尽快康复。自己继续沿着原定路线往前走。到了沙丘平台(今河北省平乡县东北)宫,秦始皇觉得自己实在不行了,就要死了。于是他自己口授,吩咐身边的赵高写下给长子扶苏的诏书,诏书是这样写的:“以兵属蒙恬,与丧,会咸阳而葬。”秦始皇在这封诏书里要长子扶苏把兵权交给蒙恬,赶往咸阳主持自己的丧葬典礼。也就是指定扶苏为自己的皇位继承人了。可是,这个诏书写成之后,还没有来得及加盖皇帝的印玺,秦始皇就一命归西,撒手人寰了。

看着咽了气的秦始皇,手里拿着那个没有来得及发出去的遗诏,赵高心里翻腾起来。赵高,当时既是中车府令,又是行符玺事。“中车府令”是皇帝专用车队的队长,专管皇帝的车马,可以出入皇宫。皇帝出行必定随行的。“行符玺事”,“符”是皇帝调兵的符节,“玺”是皇帝诏书上加盖的皇帝的玉玺,“行符玺事”是专管皇帝调兵符节与玉玺的官。不用解释,大家一听就知道这两个职位是多么重要,赵高一个人兼任了这么两个重要的职务,说明秦始皇对赵高是非常宠信的。

现在,看着突然去世的秦始皇,手里拿着秦始皇授意他写下的诏书,赵高心里飞快的转开了算盘:目前始皇帝离世,没人知道。这个确立扶苏为皇位继承人的诏书就在自己手里。让他生效还是作废,自己现在有机会。这个机会对他是一个极大的诱惑。如果是扶苏继位,那自己就只是一个不得势的公子胡亥的老师而已。明摆着,扶苏会重用蒙恬、蒙毅兄弟。他不见得还会像秦始皇那样重用自己,自己这个中车府令和行符玺事肯定是保不住了。更何况以前自己有一次犯法,被交给蒙毅处置,这个蒙毅,竟然不顾情面,秉公处理把自己判了死刑,要不是始皇帝破格赦免了自己,这时候可能早就化灰了!想到这里,他自言自语,不行!这个机会不能错过!一边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另一边是前途莫测,被从高位上挤兑出局。他当然要选择前者:不能让这个遗诏实行!而且,唯一的绊脚石蒙毅,刚好被秦始皇帝派出去,不在身边,这不是天赐良机吗?“天赐良机!”赵高不由得说出声来。他要抓住这个机会。目前他要说服的就是两个人,胡亥和李斯。赵高深信,利益所在,就是人生的选择所在。自己如此,胡亥如此,李斯也是如此。他深信自己能够说服胡亥和丞相李斯。

朦胧的月光下,赵高向胡亥的车子走去。

作为胡亥的老师,赵高深知胡亥。胡亥心心念念就是要享乐。只要满足他这个,其它都无可无不可的。而且胡亥对赵高一直也是很敬重的,把他当作父辈对待的。一见到胡亥,赵高对胡亥说:“皇帝去世了,没有诏书封各位公子为王,而只赐给长子扶苏一封诏书。扶苏登位作皇帝,而你却连尺寸的封地也没有,这怎么办呢?”

胡亥听了回答说:“就是这样吧。我听说,圣明的君主最了解臣子,圣明的父亲最了解儿子。父亲临终既未下命令分封诸子,那我又有什么可说的呢?”

赵高劝诱说:“现在当今天下的大权,无论谁的生死存亡,都在你、我和李斯手里掌握着啊!你要考虑。驾驭群臣和向人称臣,统治别人和被人统治,那可是绝对不一样的呀。”

胡亥回答说:“废除兄长而立弟弟,这是不义;违背父亲的诏命而惧怕死亡,这是不孝;自己才能浅薄,依靠别人的帮助而勉强上位,这是无能:这三件事都是大逆不道的,天下人也不会服从,不仅会给我自身招致祸殃,还会使国家灭亡。”看起来,胡亥当时还是蛮明白的。

赵高又举了商汤、周武王的例子又说:“成大事者不能拘于小节,行大德也不必再三谦让,当断不断,将来一定会后悔。果断大胆地去做,一定会成功。希望你按我说的去做。”

胡亥最终长叹一声说道:“现在皇帝去世还未发丧,怎么好用这件事来求丞相呢?”

赵高一听,胡亥这是同意了,只不过顾忌丞相李斯而已。于是就自报奋勇去说服李斯。

见了李斯,赵高开门见山,说“皇帝去世,诏书赐长子扶苏,命他到咸阳主持丧礼,继承皇位。现在诏书和符玺都在胡亥手里,皇帝去世,还没人知道。立谁为太子只在你我。你看这事该怎么办?”

李斯说:“你怎么能这样说呢!这可不是做为人臣所应当议论的事!”

赵高说:“我请问丞相,您自己心里衡量一下,和蒙恬相比,谁更有本事?谁的功劳更高?谁与长子扶苏的关系更好?”

李斯说:“这些我都不如蒙恬。”

赵高说:“着啊。扶苏继位之后一定要用蒙恬担任丞相。您的丞相之位肯定是保不住了。那也就意味着您最终也是不能善终退职还乡养老的了。”赵高又说了许多胡亥的好话。最后又说“您听从我的计策,就会长保封侯,并永世相传。如果放弃这个机会,一定会祸及子孙。”

李斯听了心里也是十五个吊桶打水上下翻腾,百般挣扎。最后还是被“利(害)益”慑服,仰天长叹,依从了赵高。

赵高初战告捷,心里得意。高兴的说:“那么请丞相和我一起去见太子胡亥,我们来商议下一步怎么做吧。”

于是这三个人一同商议,伪造了秦始皇给丞相李斯的诏书,立胡亥为太子。而那扶苏和蒙恬兄弟是绝对不能留了,于是又伪造了一份给扶苏的诏书说:“扶苏做为人子而不孝顺,赐剑自杀!”“将军蒙恬和扶苏一同在外,做为人臣而不尽忠,一同赐命自杀,把军队交给副将王离。”写好后,用皇帝的玉玺把诏书盖章封好,让胡亥的门客到上郡向扶苏和蒙恬去宣读假诏书。

这就是“沙丘密谋”。这三个人开始了摧毁秦帝国的第一步,也开始了毁灭自己的第一步。

(待续)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