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真字显神威 长沙昆仑上高抗日大捷的奥秘(组图)

纪念中国抗战胜利75周年(二)

2020-10-18 09:10 作者:沧海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昆仑关歼灭日本钢军后,军委会副参谋总长白崇禧(左一)、第四战区司令长官张发奎(左二)、蒋委员长(中)、第九战区副司令长官罗卓英(右二)、驻华美军司令史迪威(右一)在广西。

今年是蒋介石领导中国抗战胜利75周年。早在两千多年前就有的汉字“真”,也包含预示了国军取得长沙会战昆仑关攻坚战上高会战抗日胜利大捷的奥秘和密码。

我们先来看传统汉字(正体字)“真”字的构成和有关元素密码,如下图示:


汉字“真”蕴含的元素和信息密码。

早在两千多年前,秦始皇以秦国篆文统一天下文字。“真”字含有“七七”,“七四”为首要核心,在近代喻意反共清党救国卫国护本,这是中华民国的首要核心任务,也是每一个炎黄子孙理应为之努力奋斗的目标。汉字书写演变的历史表明,“七”自古便主刀兵战事,“七”即“十”,“十”也即是“七”,而且“十”字由2组对称的数字77或4个7对称构成;第一画又都是“一”,有开始、第一或最高的含义。“八”位于“真”字的最下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命生辰“八字”,故“八”又喻意芸芸众生或军队。

按照“真”字中元素从上至下的位置,分解为单独的数字密码就是:

七、四、十、一、六、八,阿拉伯数字则表达为7、4、10、1、6、8。

现在我们再来看真实的抗日战史及其背后蕴含的国军战胜奥秘和密码。

1939年10月 第一次长沙会战大捷


1939年10月10日双十国庆节,国军赢得第一次长沙会战的胜利,图为湘北国军。

1939年8月,日军大本营以第11军司令官冈村宁次任总指挥,兵分6路发动“湘赣作战”(中国称“湘北会战”或“第一次长沙会战”)。蒋介石军委会共调7个集团军兵力,总计陆军22个军约24万兵力,组成“湘赣会战”作战序列,由军委会桂林行营主任白崇禧统辖分配给第九战区代司令长官薛岳指挥。9月18日,日军头号王牌第6师团开始进攻岳阳以北新墙河,张耀明52军等国军浴血阻敌。最高统帅蒋委员长于9月26日批准了薛岳请求在长沙与敌决战的计划,并令白崇禧督导薛岳指挥作战。湘北日军接近长沙时,不断遭到中国伏兵四处袭击。冈村宁次为避免孤军深入,未攻城便于10月1日下令日军全线撤退。国军缴获了冈村的撤退令,薛岳获悉后,当即下令参战各路国军奋勇追击,于10月10日彻底驱逐湘北日军,获得“第一次长沙会战”胜利大捷。

密码:1939年是民国28年,28=7×4,该年含有4个七,“七”主刀兵战事,“七四”喻指卫国护本,故该年度国军打了两次抗日大会战,先是在粤军第4军所在的第九战区——湘北长沙会战,紧接着又在“钢七军”的故乡第四战区——广西昆仑关战役。湘北长沙会战的总指挥由出身于孙中山粤军(后编为第4军)的薛岳担任,而督导薛岳作战的顶头上司则是“钢七军”创建人、统辖督导指挥四大抗日战区的军委会桂林行营主任白崇禧。

民国28年,又可表达为10+(1+8)+(1+8)=28,故发生在第九(1+8=9)战区的第一次长沙会战于9(1+8=9)月18(7+(1+4)+6=18)日打响,日军头号王牌第6师团在这天开始向防守新墙河的国军张耀明第52军(番号含有5=1+4)疯狂进攻。除了第52军,培养出薛岳、张发奎、黄琪翔、李汉魂等名将的粤军第4军也是防守长沙的主力军,而且参战国军总共有陆军7个集团军,分别是龙云第1集团军、关麟征第15(10+1+4=15)集团军、罗卓英第19(10+1+8=19)集团军、商震第20(10+10=20)集团军、杨森第27(10+10+7=27)集团军、王陵基第30(10+10+10=30)集团军、徐庭瑶第38(10+10+10+1+7=38)集团军,陆军总计22(7+7+7+1=22)个军,总兵力约24(10+10+4=24)万。24隐含“双十”,民国28(7×4=28)年含有卫国护本的“七四”,“十”又有圆满功成之意,这些参战集团军的番号又多含有“十”,故“双十”中华民国的“七四”卫国护本大战,于10月10日双十国庆节这天赢得“第一次长沙会战”胜利大捷。

1939年12月 中国首次攻坚战昆仑关大捷


1939年,白崇禧指挥国军歼灭日本王牌钢军,国军士兵在昆仑关欢呼胜利。

1938年,军委会副参谋总长兼军训部长白崇禧在武汉。
抗战期间,军委会副参谋总长、桂林行营主任白崇禧。(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1939年(民国28年)11月,不甘湘北长沙失败的日军,又派出其最精锐王牌今村均第5师团、台湾混成旅团和第5舰队从海上突袭广西,企图切断中国南宁至越南的国际运输补给线,断绝中国军队的弹药燃油和重要民生物质,逼迫蒋介石国民政府投降。蒋委员长委任军委会桂林行营主任白崇禧为战役总指挥。12月18日,白崇禧统帅指挥中央军、桂军、粤军等5个集团军从东西北三面向昆仑关敌军发起总攻。12月31日,北路进攻主力杜聿明第5军攻克昆仑关,中国首次取得了抗日攻坚战的胜利,歼灭日本王牌第5师团“钢军”——中村正雄第21旅团。昆仑关攻坚战大捷是中国抗日攻坚战的卓越范例,开创了国军步战炮空协同作战的方式,奠定了国军现代化作战之里程碑。

密码:1939年是民国28年,28=7×4,该年含有4个七,“七”主刀兵战事,“七四”喻指卫国护本,故这场卫国攻坚战发生在第七军的故乡——广西省,由中国钢军创建人白崇禧任总指挥,对阵日本最精锐王牌第5师团“钢军”——打败过俄国军队的中村正雄第21(3×7=21)旅团。12(1+7+4=12)月18(7+5+5+1=18)日,12和18均含“七”,故“钢七军”创建人白崇禧任会战总指挥,1、7、4又分别喻指参加昆仑关战役的中央军、桂军和粤军,他们分别源自广州蒋介石黄埔第一军、广西白崇禧第七军和广东第四军。

在昆仑关战役中,18(7+5+5+1=18)这个数字,内含2个5(1+4=5),喻指中日双方的参战主力,即白崇禧统帅的国军5个集团军,其中以杜聿明第5军为头号进攻主力,日军主力则为其王牌今村均第5师团。18又可表达为13+5=18,故18又喻指剿共第13军首任军长白崇禧统帅指挥杜聿明第5军等中央军和韦云淞第31军等桂军。13这个数字也含奥秘玄机,首先喻指第13军首任军长白崇禧指挥昆仑关攻坚战,13从后向前看便是31,不仅隐喻了国军成功攻克昆仑关的日期,还隐喻此次参战的国军有从“钢七军”衍生发展而来的桂军第31军。

至于公历1939年,39=1+38,表示中央军的参战主力为徐庭瑶第38集团军,该集团军以杜聿明第5军为核心主力,下辖戴安澜200师、郑洞国荣誉1师和邱清泉新编第22师。在当时,蒋介石中央军第5军是全中国军队中装备最好的坦克机械化军,战前曾在广西经过严格训练,军委会评比第5军训练成绩在全军排名第一,而远在安徽大别山的“钢七军”因为必须拱卫重庆大本营,无法及时调入广西参战,远水难解近渴,因此白崇禧特选杜聿明第5军为昆仑关攻坚主力,对战日本“中国通”今村均统率指挥的精锐王牌第5师团。

昆仑关攻坚战于12月18日打响,12+18=30,30又可表示为20+10=30,20即是“双十”,“十”含有圆满功成之意,预示此战中国必胜。18又可表达为13+5=18,13从后向前看便是31,故在中国钢军创建人、剿共第13军首任军长白崇禧的统帅指挥下,以第5(1+4=5)军为攻坚主力的国军,于31日成功攻克昆仑关,歼灭日本王牌第5(1+4=5)师团“钢军”,“双十”中华民国于12(7+(4+1))=12)月31日第一次赢得抗日攻坚战的胜利大捷——昆仑关大捷。对比1944年滇西反攻松山战役,美械装备的国军以10倍以上之优势兵力围攻松山日军第56师团第113联队,浴血苦战3个多月95天,终于攻克松山坚固据点,歼灭日军;因此,仅用短短不足两星期14(7+7=14)天时间便分割围歼日本王牌钢军的昆仑关攻坚战,是中国抗日攻坚战的卓越范例,开创了国军步战炮空协同作战的方式,奠定了国军现代化作战之里程碑。

1941年4月 上高会战大捷


第九战区副司令长官罗卓英指挥上高会战,国军在战斗中。


张灵甫所在的第74军是上高会战的头号主力军。

1941年(民国30年)3月14日,日军由第11军司令官园部和一郎指挥第33、第34师团及第20混成旅团,兵分三路,企图合围消灭江西上高地区的国军。第九战区副司令长官罗卓英指挥国军第49、第70、第72、第74军,4个军约11个师的兵力打响上高会战。3月21日开始,头号主力王耀武第74军在上高地区与敌血战,“拚死力拒,虽血肉横飞、伤亡惨重,仍不稍退,是日一日间敌我伤亡均在四千以上”,主阵地失而复得3次,为友军实施两翼对日军包围争取了时间。

战至3月28日,罗卓英指挥国军各部进行总攻和追剿,于4月上旬重创敌第34师团,毙伤日军少将步兵指挥官长岩永汪、大佐联队长滨田以下1.5万余人,获得上高会战大捷。军长王耀武、副军长施中诚、师长李天霞、余程万、副师长张灵甫等人皆有出色表现,74军荣获国民政府“第一号武功状”和最高荣誉“飞虎旗”,从此74军真正打出了虎威,被誉为“抗日铁军”。

密码:1941年是民国30年,30=(7+4)+10+(8+1)=(7+4)+19,“七”主刀兵战事,因此该年度的上高会战和第二次、第三次长沙会战都先后生在第九(8+1=9)战区,敌军则均为侵华日军第11(7+4=11)军。在上高会战中,国军总指挥是出身于第18军的第九战区副司令长官兼第19集团军总司令罗卓英,头号主力是当时隶属于第19集团军的王耀武第74军,被重创的敌军则是日本第11(7+4=11)军的第34师团。数字34,可表达为7+7+10+10=34,其和为7(3+4=7),这里体现了“七”主刀兵战事的另一层含义,即隐含交战双方军队的某些番号特征。

1941年民国30((7+4)+19=30)年3月21日开始,中日双方主力在上高血战,包括张灵甫在内的74军将士“拚死力拒,虽血肉横飞、伤亡惨重,仍不稍退”。21=3×7,“七”主刀兵战事,“七四”喻指卫国护本,在“真”字中居上位首要,故参战国军为第19集团军的4个军,而且这4个军的番号均含有“七”:李觉第70军、王耀武第74军、韩全朴第72军、刘多荃第49(7×7=49)军,其中又以第74军为头号主力,民国30年含有4,3月21日开战,3+21=10+10+4,故双十中华民国于1941年4月取得上高会战胜利大捷,参谋总长何应钦称赞这是“抗战四年以来最精彩的一战”。

1942年1月 第三次长沙会战大捷


国军在第三次长沙会战中。


第九战区司令长官薛岳指挥长沙会战。

1941年12月24日,为策应日军攻占香港,日军第11军司令官阿南惟机率第6、第3、第40师团6万人,自湘北新墙河向第九战区国军发动进攻。薛岳决定采取跟张发奎、杨森合创的后退决战“天炉战法”,指挥所部国军共计10个军30万兵力,依托有利地形和阵地逐次抵抗日军进犯,并诱敌深入,寻机歼敌。12月31日,日军向长沙发动进攻,李玉堂第10军死守长沙,奋力抵抗数日,日军补给中断,即将弹尽粮绝。薛岳获悉此情报后,下令国军全线反攻合围,并追击日军。国军于新年1月15日打退全部进犯日军,重创敌第3师团,取得第三次长沙会战胜利大捷。

密码:1941年是民国30年,30=(7+4)+10+(8+1)=1+10+10+(8+1),“七”主刀兵战事,因此在该年度的上高会战之后,双十中华民国抗击日本第11(7+4=11)军进犯的第二次和第三次长沙会战也都发生在第九(8+1=9)战区。长沙会战的总指挥由出身于粤军第4军的第九战区司令长官薛岳担任,参加第三次长沙会战的国军主要为杨汉域第20军、孙渡第58军、欧震第4军和陈沛第37军等部队,共计10个军30(10+10+10=30)万人,其中又以李玉堂第10军为头号主力。

1941年12月31((7+4)+10+10=31)日,日本第11(7+4=11)军向长沙城发起进攻,李玉堂第10军(辖方先觉预10师)固守长沙核心阵地,浴血奋力抵抗数日,日军陷入补给中断,将要弹尽粮绝的困境。出身于粤军第4军、又曾在北伐黄埔第一军任过师长的薛岳,指挥国军于新年1月15(10+1+4)日打退全部进犯日军,重创敌第3师团,创造出1941年12月珍珠港事件爆发后盟军与日军交战的首次胜利——第三次长沙会战胜利大捷。

一切早在上天的掌控中 顺天方为光明大道


中华传统汉字“真”字内涵博大精深,图为篆文“真”字。(以上图片未注明来源的皆为网络图片)

中国自古称“神州”,中华传统文化是神传文化,“天人合一”是其核心思想之一。传统汉字(正体字)表达展示的是天道、天理,揭示的是天地宇宙的造化玄机和规律,体现着天意和上天对炎黄子孙的启示。

由上述分析解说可见,国军在抗战中期获得的昆仑关攻坚战大捷、两次长沙会战大捷和上高会战大捷的总体概况,包括作战年代时间、战区、中日双方总指挥官、参战主力和编制配置、总兵力等重要情况,都早已蕴含预示在两千多前就有的汉字“真”中,而且几乎都由“真”字中的元素七、四、十、一、六、八(7、4、10、1、6、8)组合构成。这其中的内涵和天机天象展现,真是令人震撼,发人深省。

先有天象天地,然后才有人间的展现,“天人合一”,人算永远也不可能超越天算。中共鼓吹的“无神论”、“战天斗地”和所谓“人定胜天”,不过是妄自尊大的愚痴梦呓。

因此,作为炎黄子孙的我们,应当回归“天人合一”的中华传统文化,体察天道天意,敬天畏命,跟从真理,顺天而行,方为人生的光明正途大道和真正大智慧。

点击延伸阅读:《四・一二蒋介石清党救国 白崇禧围剿中共》)

点击延伸阅读:《七七抗战 蒋介石英勇赴前线 白崇禧岩洞见焕章》

点击购买电子书:《沧海:改变中国历史的北伐战争》

(看中国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