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美最高院听证会怪论:反对确认 因你保守(图)

2020-10-16 04:32 桌面版 正體 8
    小字

10月14日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人听证会,民主党参议员扬言不会确认川普(特朗普)举荐的巴雷特(Barrett),只因其保守派思想,摆明左派选法官是为党派利益服务、置法律的公正与独立于不顾。
左派将党派利益凌驾于法律之上以及其对美国法律法院的长期侵蚀在其对最高院提名人的进攻中被自己曝光出来了。图为艾米·康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10月12日在美国最高法院提名人确认听证会上陈词。(图片来源:PATRICK SEMANSKY/POOL/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10月16日讯】(看中国记者理翺编译/综合报导)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人听证会周四(10月15日)继续进行,而在周三(10月14日)于国会山展开的激烈质询中,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举荐的提名人艾米.康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向参议员声明并保证自己将是一个公正的法学家,会中立地权衡反对意见。在无法质疑其专业素养以否定她后,黔驴技穷的民主党参议员悍然扬言不会确认巴雷特,只因为她的保守派法律哲学思想,摆明了左派确认法官是以其能否为自己的党派利益服务,完全置法院的独立性于不顾。

据福克斯新闻网周三晚些时候报导,巴雷特在周二的听证会上已经郑重声明川普总统在提名她时从未促使她对包括医疗保健和潜在的选举争议等在内的任何司法案件做出任何承诺,而且她自己也没有向任何人承诺过什么。她将“100%致力于司法独立。”她不会是所谓的“马前卒”。

在周三,巴雷特又将自己与安东尼.斯卡利亚(Antonin Scalia)大法官区分开来,进一步声明了她的独立与公正。

由于巴雷特确实接受了斯卡利亚所倡导的原始主义司法哲学,因此民主党人声称,斯卡利亚过去反对奥巴马医改、同性婚姻和《投票权法》,因此断言巴雷特也会那么做。

在受到特拉华州民主党参议员克里斯.库恩斯(Chris Coons)的质疑后,巴雷特很犀利的反驳说,假设断定她像导师(斯卡利亚)一样裁定案件是不公平的。

“我希望您不要暗示我没有自己的想法,”巴雷特说,“或者我不能独立思考,或者我只是像‘让我看看斯卡利亚大法官过去对此所说的’一样去做判决。”

巴雷特再次重申:“我向你保证,我有自己的想法。”

但库恩斯声称,将巴雷特加入最高法院以填补自由派法官的标杆、露丝.巴德.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大法官的死亡而腾出的席位,将以6-3的多数席位使法院朝保守方向摇摆,从而产生“深刻的”影响。

库恩斯给出了他认为很充分的理由,他展示了一个关于大约120宗最高法院案件的告示板。那些案件都是以5票对4票的多数票所判定的,其中金斯伯格是多数票一方,而斯卡利亚则不同意、持少数票。

库恩斯因此说,如果巴雷特代替金斯伯格出庭,那么案件判决结果的差异将对美国人在日常的医疗保健、消费者保护以及枪支安全和移民等问题上产生“巨大影响”。

库恩斯所说的最高法院的判决对美国社会的法制、民生乃至伦理道德的走向会产生重大、深远的影响是对的。然而,且不说以自己的想法曲解法律文本原意的自由派的大量裁定是否合理,就库恩斯的隐含的逻辑是最高法院判案应以保守派和自由派的平衡为主,而不是以是否合乎《宪法》或法律为准绳,这无疑是无视法律的庄严。

更为荒谬的是,库恩斯以此为理由不加掩饰地表明选法官不是以提名人的专业是否合格为准,而是以其所属的党派为准,不管巴雷特多么优秀,但她是保守派就不会被确认,其置司法独立于不顾让人震惊。同时,他的声明意外揭露了自由派的法官们长期以来对司法体系的侵蚀。

库恩斯说:“我的核心关切是,你的荣誉,也就是你的确认可能会掀起保守司法行动主义的新篇章。”

“这与我们几十年来所看到的情况不同。”

“...因此,在所有应得的尊重下,我将投票反对你的确认。”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