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美核武差距巨大 北京根本无法招架(图)

2020-09-24 09:28 作者:朱兆基 桌面版 正體 3
    小字

2017年8月2日,一枚民兵三型洲际弹道导弹在加州范登堡空军基地进行了运行测试。(
2017年8月2日,一枚民兵三型洲际弹道导弹在加州范登堡空军基地进行了运行测试。(图片来源:U.S. Air Force photo by Senior Airman Ian Dudley)

【看中国2020年9月24日讯】近日,美国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获得合同,正式开始为空军研制下一代陆基洲际弹道导弹。此时,它所要替代的“民兵III”导弹已服役长达近50年。这其实恰恰说明在冷战结束后,战略核武器的重要性明显下降,拥有明显核优势的美国甚至长期不急于更新换代。

然而中国人对此是视而不见的。由于常规军力一落千丈,俄罗斯老大哥整天把核力量挂在嘴边,哪怕虚张声势也要连篇累牍地吹嘘那点技术含量并不高的核武器更新。但在大陆舆论中,这就是老牌实力、大国雄风和敢于亮剑。

受制于冷战大三角关系的格局,中国自己的核力量在官方口中一直强调有限和低调,但十几年民族主义狂潮冲刷,也终于从民间到半官方全面失控。核武器首先被作为中共对国家彪炳史册的伟绩甚至恩德,“两弹一星”精神被视为民族之魂,公众也普遍以为核武乃立国之本,大国地位和民族尊严之基,乃至民众平安幸福之源,一日无核便危在旦夕,必将国破家亡。同时,中国官方和公众还普遍认同正是因为核武器,美国才不敢轻视和欺侮中国,包括发动常规战争也必须考虑核战风险。更进一步,如果中国核力量更加强大到足够水平,则必能无视美国霸权甚至取而代之。

这就是民族主义狂热下必然发生的穷兵黩武和军国主义冲动,可是中共对此不仅不能压制,还倍加珍惜,因为这种冲动包装在百年屈辱、伟大复兴和爱国强军等口号下,而这些口号已然是中共合法性的命根。在决策层专业主义也遭到强烈排挤的今天,足以影响高层的舆论场妄人尽出,不少高层官员恐怕也都是这么想,或者不敢有别的想法而已。

在这一背景下,中国人民对美国终于更新核武器的动作有多么失望可想而知,因为这意味着哪怕仍然差得远,但就是在声势和宣传上享受一下中美在如此重要的领域差距眼看越来越小的快感也不行了。特别是美国这些年在军事科技上尤其厚积薄发,只要美国发力,差距随时重新拉开。

不过一着急,中国又有些杯弓蛇影。昨天,中国某军控专家就敏锐地注意到一个根本靠不住的传闻——据说美下一代洲际导弹将配高超弹头——并在官媒上严肃地加以探讨。

在当今国际军工和战略界,几乎言必称“高超”。这是什么来头?

其实,在冷战中美苏对峙的核均势下,双方共同约定不发展导弹防御武器,以避免军备竞赛螺旋升级。但冷战结束后,美国仍发展起了一定的反导能力,削弱了俄中的进攻能力。虽然相对的核优势并不意味着美国将动辄凌辱俄中两国,但在坚信失去核威慑自己就将被美国为所欲为的俄中眼里,这是生死存亡的头等大事。鉴于增加核武库和同样建设反导能力两招都意味着不堪重负,俄罗斯开始强化核弹头在大气层内机动变轨的突防潜力,中国也加以跟进。

普通的洲际弹道导弹在其弹道式飞行中,也早就远远超过了5倍音速的“高超音速”门槛,甚至达到近20倍音速,只是在大气层内不能持久。现在如果能做到速度稍快,稍为持久,当然使针对传统弹道导弹开发的反导系统压力巨大。因而,哪怕只是使弹头稍加变轨,普京仍率先叫响了“轻松突破一切反导系统”的豪言。

由此一发不可收拾,不仅俄罗斯高层隔三岔五地炫耀上世纪五十年代就风靡一时的旧梦——在大气层内以高超音速谋求远程精确战术打击,甚至远程洲际客运——也被迅速复活,并形成国际高技术领域最时髦的显学和制高点。

说实话,这种武器如果不用于核弹头突防,在常规战争作用非常有限;洲际交通更是市场狭窄,成本高昂。然而,什么东西经得住被俄、中两个伟大复兴中的巨头视为最大希望呢?虽然两国的进展非常有限,但强大的声势硬是把美国舆论和决策层活活地吓尿。

一时间,华府军界也言必称“高超”,仿佛不保持领先,美国也将任人宰割。美国舆论,甚至把很多明明是其它领域技术进步带来的突破也说成是“高超”。

在这一领域,美国原来只是不那么急于推出具体武器型号,不料却被俄国抢先吹了牛皮,于是美军和国防工业也在国会和舆论焦躁地催促下快马加鞭。又是厚积薄发,近来美国不仅迎头赶上,对“高超”武器不可拦截的神话也开始有信心加以挑战,而且由此顺势推进全新的信息化优势。

对此,中国专业人员看在眼中,急在心里。这就有了美军此举,必将“增加核误判风险”的严肃指控。

诚然,以常规打击为主的高超弹头很容易被误认为核攻击,从而引发核大战。可是这场竞赛,难道不是俄中两国发起的吗?为什么俄罗斯拥有能让美国反导系统无法招架的“高超”导弹就是人间正道,美国同样拥有就会贻害无穷呢?当然,反导是美国发起的,但美国的理由是伊朗、朝鲜等激进反美政权已经或即将取得核导弹。对这一结局,俄中不是一直未加积极阻止,甚至乐见其成。

同时,冷战后世界当然有失衡,但这个失衡的最明显表现恐怕还不是美国“一超独大”(否则,无法解释中国对世界“多极化”成果的欢呼和对“美国衰落”的欣喜),而是一方面俄国国力衰微,却只能用核武器和地缘进攻等手段来维持在国内外面前的大国形象;另一方面,中国既无法“以德服人”,又总以为穷兵黩武就足以在全球占山为王,从而伟大复兴。

即使不论价值和道义上的号召力,单以成败论,中国若有雄心推翻美国霸权就不要怕军备竞赛,挽起袖子加油干就是了。可中国偏偏又不敢,也没这个实力,这才会有在道义上只许我挑战,不许你反制的酸溜溜表情。在这种抱怨中,中国专业人员也不忘使用“战略平衡”和“误判”等中立姿态的术语,却忘了在中国哪里有真正中立的军事学术。美国国内可是有货真价实的反核、反战,甚至反政府人士的。

遵循中国最欣赏的丛林法则,军备竞赛,包括有限的自卫核反击力量也都没有一劳永逸的。“两弹一星”的最强之处如果真是“精神原子弹”和举国体制,面对美国的反导,那就再来一次东方巨响式的技术突破。可是美国还没做过的事,中国会做吗?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