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李传良:监狱高官指挥在职官员太可怕 大陆反共潮暗流涌动(图)

2020-09-15 07:13 作者:邢亚男 桌面版 正體 9
    小字

李传良:监狱高官指挥在职官员太可怕,大陆反共潮暗流涌动。
李传良:监狱高官指挥在职官员太可怕,大陆反共潮暗流涌动。(摄影:Lotus Xing/看中国)

【看中国2020年9月15日讯】(看中国记者邢亚男采访报导)日前,黑龙江省鸡西市前副市长李传良在接受《看中国》专访时表示,自己曾经作为体制内的人,恐惧感很大,不敢说话是一方面,高官是高危职业是另一方面。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讲述了他从对共产党不信任,到放弃任何一点幻想,到坚决反对的转变过程。他告诉记者,他站出来是想让更多的中国人站出来,他说现在大陆反共暗流涌动,他也想对海外的华人手足,尤其是年轻人说,身在海外自由世界,希望大家都能重新学习普世价值,认真思考什么是对,什么是错。

狱中官员能指挥现任官员太可怕

李传良向《看中国》讲述了鸡西市委书记许兆君贪腐等事件的典型案例,他说这些事情在全国各地相当普遍。最后许兆君出事被抓,但处理太简单,“最后处理他,轻轻寥寥的,说他有1000多万不明财产,他家得有几十个亿。所以我感觉这才是中共最可怕的一面。他被处理了,在监狱里还能指挥外面,可以指挥在职人员,这多么可怕。”

不同流合污面临被抓、被杀现状

记者:你在这个位置不同流合污,可能会面临什么样的情况?

李传良:查他的,都是许兆君书记的学生,他上面有高官,比如说原黑龙江省省委书记王宪魁保护他,例如原政治局常委贾庆林,这都是保护伞,所以这件事给个处分就完事了。我们举报十几个事件,都是认真按程序向上报告的,最后虽然他也出问题了,也被查了,但那都是蜻蜓点水的事啊。

而我们这些举报人,共同提供证据的人,陆续都被抓了。而反过来我们被打击报复,现在都是他的徒子徒孙啊。他有余威啊,他儿子是原来刑警队长,以黑打黑,黑社会这一套的,平时都带着枪。我们在国内每天都害怕他雇凶把我们杀了。

被逼梁山 对共产党不信任到彻底反对
放弃了对中共的任何一点点幻想

记者:您刚才讲了,您举报当地市委书记贪污腐败,我感觉您当时还是寄希望于这个体制,希望上级能够查。那您觉得他那个保护伞为什么会保护他,您现在还寄希望于这个体制吗?

李传良:我不寄希望了,利益群体。利益群体,上下利益都勾结。因为现在的做法都证实了,他现在还在指挥,还在采取行动。现在不都是对我的打击报复吗?我当时举报就两点,一是出发于正义感,确实是直言,一个矿工的儿子,我感觉容忍不下去了,实在无可奈何。有些人都劝我,一件事、两件事何必呢?再一个已经开始受到他的打击和恐吓,你总得反击啊,这些原因。但是我没想到,这些不了了之,现在余威还在采取行动,那你说我怎么想啊?

我只有对这个党,更加更加的不信任,彻底的反对了。我只有放弃了任何一点点的幻想,所以什么叫被逼梁山,当然我说的不一定形象,我就这么比喻,那你怎么办呢?

大陆争取自由的人很多

记者:您刚才说您周围有很多和您持一样观点的人,在您的环境中,是不是有一部分人还是觉得愿意维持现状,有一部分人是像您一样要争取自由、有正义,您能说一下比例吗?

李传良:争取自由的人多,还是多。身不由己的人,没有办法。纯粹独权的,是它那个利益集团的,腐败的,还是少。谁不想体现点个人价值,做一点事呢?我只是敢说出来,很多人不敢说,越来越不敢说。

与其被党吓死、害死不如站出来
希望大陆人知道真相更多人能够起来

记者:您刚才在声明中提到为了下一代,很多人觉得把子女送到海外这样自由的环境就是为下一代负责,您为什么选择公开声明这样比较来说要承担更大压力的一种方式?

李传良:你说到实质的点上了。一是我以前说的,没有办法了。什么叫没有办法了,我说这话什么意思呢?那我这些战友,亲朋好友,他们陆续被打击啊,我不再发声,不再声援,谁去发声去声援啊?

第二我的脾气秉性,很多人说我不适合从政,就是脾气秉性问题,就因为这些发言致使这个状态嘛,我现在还要坚持我的秉性。

第三,我也是得癌症的人,我快60岁了,我不管活几年,我能怎么的?说白了,我被它吓死了,被它打击死了,被它害死了和我病死了,没什么区别。所以我刚说了,我能发点声发点声,能让世界的人民,特别中国大陆知道真相,能号召更多人起来,我知道我这点声音哪到哪啊,非常绵薄,但是我就想啊,中国现在这个体制烂透了,是个暴政体制,是个腐败体制,能否将来达到民主自由,真正的一个法治国家,可能是我的下一代,后下一代他们了。所以为啥声援香港,光复香港时代革命活动我都去参加,我觉得香港是中国一个多好的世界窗口,何必这么去做呢?这就我真实理念。所以刚才问我为什么这么做,我就没办法,东北话,我豁出来了,就这么做了。

支持、声援、赞同香港人

记者:您是今年8月出来的,香港反送中运动是去年6月开始的,您当时在国内听到的消息和来到海外看到的一样吗?您周围的人对香港人的精神怎么看?

李传良:国内的消息都是反面的,暴动,港独都这些。但是了解真情都知道,他就是一个民主的要求,他没要求别的,你就执行中英联合声明,执行好香港特别法,要求并不高,没有任何人说他港独的状态呀。

为啥我说为了孩子,那都是年轻人,那都是孩子啊,我是非常支持他们,声援他们,赞同他们,而且我认为他们也不过分,他也没做别的。

而且我认为作为将来全球贸易,她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一个窗口,是很好,应该保护她的特殊地位,而且我认为应该发扬光大,逐渐用她的体制、机制、制度,去带领中国的沿海城市,甚至大湾经济,这才是好的嘛。你说现在做到现在这样,很多香港的特殊政策都被取消了,这不中国的窗口没了,何必这么去做呢?那这个背后,你就为了一个专权,为了一个专政,为了维护不垮台,没必要啊,所以我看法很简单,就这么个看法。

中国最大的问题是教育
海外华人应认真思考什么是对什么是错

记者:您是体制内人,现在出来公开对抗中共暴政。但海外一些华人,比如您刚说到的下一代,留学生们,他们不知是不是国家意识,认为不能说中共不好。7月份美国关闭了中共休斯顿领馆,一些读者朋友不去拿报了,原因是他们认为这是美国在欺负中国。您想对我们海外的华人朋友说些什么?

李传良:我认为他不了解真相,而且被洗脑非常严重,当然年轻人,不是说嘛,中国最大的问题是教育问题,我说句公正的话,人各有志,各自有各自的志向。

第二呢,他们都有家属亲属在国内,都会国内通过各种方式去要求他们,他们也不敢去做。现在也一样,有出来反对的,当然也有赞同的嘛,这是正常现象。

我是想对他们说呀,年轻人,真正尤其在海外,要多自己好好分析分析,多动动脑筋,多学习学习这种普世价值,然后呢认真自己去思考什么是错的,什么是对的。尤其中国大陆出来的年轻留学生,应该为他们自己未来着想,他们应该真身看看,身在这个民主的国家,自由的国家,法制的国家,但我想说他们还是很年轻。

打压让共产党越走越完蛋、越走越灭亡

记者:您从前是体制内人士,在个副市长这个职位都管不了这个事情,是不是体制内几乎每一个人都是无能为力。现在包括中央,也是政令出不了中南海,上级也没有办法。体制内人人都有职务,为什么人人都无能为力?

李传良:你现在就等于说到一个真真正正的原因了,那不就是共产党执政的不是理念了,是制度、是政策、是策略得改了,这么下去不是整个中国经济跨了,经济完了。这不一针见血的说到了嘛,从上到下都这个状态,那该怎么做啊?所以现在海外都在呼吁嘛,这才出现了很多人发声呼吁,他亲身看到了不行了,得说呀,虽然位卑言轻,起不到什么作用,但说完了得变成政策制度去做呀,但它不这么去做呀,它打压压制啊,那不越走越完蛋嘛,越走越灭亡嘛。

改革不通应走彻底民主化道路

记者:大陆和台湾同宗同种,台湾走民主道路很成功,特别是最近的防疫在国际社会获得很高的赞誉,而大陆是相反的情况。您从前是体制内人士,您认为是该走改革道路还是彻底的民主化道路?

李传良:我认为必须得彻底走民主、法制。改革呀,今天改过去了,明天又改回来了,总在个人的统治下不行,必须得靠法制,必须得提倡自由,必须得推进民主,只有这样,中国的民族未来才能发展下去。

国内反共潮流暗流涌动

记者:您感觉现在反共是一种潮流吗?

李传良:暗流涌动,我说的暗流是国内。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