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开了天目的老奶奶 常讲一些希奇古怪的事 (图)

2020-09-05 07:00 作者:晓路 桌面版 正體 3
    小字

老奶奶从小天目就是开的,能看到一般人看不到的东西。
老奶奶从小天目就是开的,能看到一般人看不到的东西。(示意图/图片来源:Adobe Stock)

老奶奶80多了,她从小天目就是开的,能看到一般人看不到的东西。有时我问起,老人也给我讲一些希奇古怪的事。

在她刚出嫁不久,有一天晚上在家纺线,突然看到从屋顶上飘落下一个“人”,落地无声。她问那“人”,你是谁?干什么的?那“人”一愣,用笔记下了什么就飘然而逝。

我问老人家,那“人”是干什么的?老奶奶说,我后来一想,知道他是这地方的“土地”,看到我刚来,给我登记“上户口”呢。我问,当时您看到一个“人”从上降下来,您怕不怕啊?老奶奶说,有点怕,不过,看得多了,我习惯了。

奶奶20多岁的时候,有一次肩背下长了个东西疼得厉害,尤其是晚上疼得睡不着觉。有人说是长阴瘤,有人说是长“手搭”(就是用手搭的够的背部长得东西是有名堂的),奶奶的丈夫吓得要命,怕奶奶死。一天晚上,奶奶做了一梦,一位身着道衣道帽的人对奶奶说,不要紧的,你用黑糖、生地、螺丝(还有一门药老人不记得了)用布包了锤烂,然后敷在背后。当时奶奶醒来就告诉了丈夫,奶奶的丈夫不信,认为奶奶疼糊涂了,胡说八道。奶奶的丈夫出于好奇还是去问医生,医生没有听说过这门药,但医生也惊奇,这“生地”不就是散血的吗?一个大字不识的女人怎么知道这事。那就用着试试。奶奶按梦中的方法去做,没有多少天病就好了。

年轻的时候,她的丈夫喜欢赌博,有时彻夜不归,有时也不知道她丈夫在哪儿赌。一天,到了半夜,她等丈夫不归,自己就迷迷糊糊的睡下了。迷糊中感觉自己的身体出去了,但这个身体像影子一样,一下子从房中飘出,什么都挡不住,一直就飘到了赌场。她找到了丈夫,轻声的喊他,可他理都不理,她拉他,他好像也没有反应,手头的钱也输的差不多了。她一气之下,一掌过去,打在丈夫右脸上,可丈夫却一点感觉都没有,像死肉一样。

第二天,丈夫回到家,说脸怎么这么痛,她一看,发现丈夫的右脸上有五个指印,分明是被人打的。她问丈夫,你的脸被谁打过?怎么有指印啊,丈夫也纳闷,没有谁打我啊,这是怎么回事?后来她看了丈夫的脸,若有所悟,难道是昨天她梦中的一巴掌?昨天梦中的一掌分明就是打的这个地方啊。

我开始炼气功的时候,有一天,我在家中打坐,老奶奶来家了。那天我的房门是半掩着的,老奶奶一进我的门,就急得大叫,这是怎么搞的,发火了,这么大的火……我连忙睁开眼,叫了一声“奶奶”,说,奶奶,不是发火,是我炼功身上发的光啊。奶奶定了一下神,哦,是你身上的光啊,吓了我一大跳。

有时,我随便坐在老奶奶面前,老奶奶看到我头顶上像早上太阳一样发光,比霞光还要鲜艳光明。老奶奶有时问我,你的头上有光,别人的头上怎么就没有啊?我说是我炼功炼出来的,只要炼功,头上就会有“霞光”啊。老奶奶又说,你的两个朋友也炼功,我怎么看他们头上只有一点白气啊。我说我们炼的功不同啊。老奶奶若有所悟的说,那你是炼的真功,他们炼的假功吧?为什么他们炼了这么长时间头上没有“霞光”啊?

前几年,听到老奶奶讲,晚上睡觉就做梦,梦见好多人啊,都坐在一起听课,老奶奶也去了,好大的场面啊。听课的有古代人也有现在的人,那讲课的老师就是一个年轻人,高高的个儿,还打着蓝领带呢。可惜奶奶醒来都记不住讲了什么。奶奶叹道,都是自己没有读书,记不住啊,是老糊涂。我说,奶奶,您不用担心,您没有记住,你的神的一面都记住了呢。您和神是有缘人呢。那是神在讲法度您哪。奶奶笑了。

前天,我回老家看望了在病中的老奶奶,老奶奶已看不清人了。我喊了老奶奶两声,奶奶知道是谁了,连忙拉着我的手说,云儿啊,你看我现在死死活活的,怎么办哪,拖累人啊。我说奶奶,人都有老的时候,现在您不能动了,理当后人照料您啊。

老奶奶又紧紧拉着我的手,说,奶奶说不定哪天就走路了,有一件事我得叮嘱你啊。你做事得小心啊,前几年你被那些“恶物”抓去,奶奶不知哭过多少回呢,我知道你是好孩子,从小就好。你还记得吗?你十岁的时候就跟着大人下田做事,泥里水里,那时集体种了瓜,哪个小孩没偷过,你却站在一边,忍着饿和干渴,你并不傻啊,你是不想偷啊。你现在炼功有功德啊,更是好人了,怎么就有“恶物”和你过不去呢。你千万不能再让它们抓了去啊,奶奶心疼啊。我说,奶奶,您不用担心啊,我不会让它们抓去的,您放心好了。

奶奶接着说,奶奶还有一事放心不下啊,云儿啊,你后朝没有人啊,后朝没有人被人欺啊。二十年前我没有孙子,那时我的老姐姐(指我的祖母)归位做了神,送了一个子,还借人的口说孩子屁股上有一个痣,后来孩子落地时果然有一个痣。倒底是神送的孩子,读书多聪明啊,一直都是读的“重点”,没有求过人,现在都到大城市了。老姐姐啊,为什么不管自家的事啊,哎,你家可是几代的善良啊,阴功德性好啊,不该绝后啊。

我说奶奶,不是我奶奶没管,您也知道啊,前几年都有不少龙啊凤的等在这转世啊,后来他们都失望的走了,是我命独啊。奶奶啊,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啊。再说我是修炼人,不图这个啊。您也看到,云儿的神体也是个孩子啊,哪有孩子生孩子的啊。

老奶奶说,是啊,云儿真会说笑话,奶奶要是年轻点,我还想为你带孩子呢。人在世上走一遭,心不死啊,现在不说多子多福,总不能说没有后啊,哎……不过,我看那些行恶霸道的,儿子孙子倒不少,都是来讨债的,来败他的家的呢,看那些不成器的,还不如没有后人呢。

奶奶问我,我这死不死,活不活的都几年了,什么时候归天啊。我说奶奶,您是有神缘的人,您现在是在阳间多受苦,死了就没有罪受了。奶奶说,我一生就是生些怪病,那时搞集体,不劳动没有饭吃,常常晚上生病大烧大冷,白天就好了,白天要劳动啊。到了晚上又生病,白天又好了,折磨人啊。我说奶奶,您这是生的神仙病,等您在阳间的病生完了,苦受完了,您就轻轻松松地“回家”了。

奶奶说,过去的人走的时候,都要请人“明路”,就是明了路就看得清,不会在“那边”走黑路,可是现在没有人会明路了。我说奶奶,那我现在就提前为您明路吧。我清清嗓子,低声为奶奶唱着:

人在阳世一场空,朝朝每日逞英雄。

争田夺地中何用,大限一到总是空。

这时奶奶也跟着我小声地唱起来,此时我看到奶奶混浊的目光里露出了亮光。

人在阳世好啊好,不如南山一棵草。

草死根还在,人死永不来……

这时我的眼睛一阵潮湿,一串眼泪夺眶而出……我说奶奶,您将来做了神,一定像我的祖母那样,常回来看我们。奶奶说,我不知有没有这个本事呢。我说,十年前我们这差点淹了,我们都六神无主,说不定哪一天水就来了,有的人把东西搬到高处,有的人走了。我祖母来借人的口说“不要紧的”。您知道,我祖母本是天上的神,她来转生的时候,跟下来的文臣武将有一朝人,都做了平民受苦。祖母说,他们都不在劫难中,是不会淹的,水再大也不会淹。后来果然没事。奶奶,您以后也会显灵的。

老奶奶笑了,我做了神一定保佑你们平平安安的。

来源:看中国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