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李宇轩事件 职工盟主席叹:辛苦“反送中”却被“送中”(组图)

2020-08-30 06:00 作者:李晴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看中国2020年8月29日讯】(看中国记者李晴采访报道)“香港故事”成员李宇轩等12名港青因反送中运动疑拟潜逃台湾,8月23日被广东海警在离港约两个小时的海域截获拘捕。据香港媒体报导,目前12名被捕者被收押在深圳盐田看守所,个别被捕者家属已接获香港当局通知。香港警务处亦在8月28日表示,已接获有关12名香港居民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的通报,特区政府会按其家人意愿提供适切的协助。职工盟主席吴敏儿等人接受《看中国》专访对此表示看法。

被捕12人疑为香港抗争者 包括“香港故事”李宇轩

据《有线新闻》报导,被广东海警截获的12人,于8月23早上7时许在西贡布袋澳登上一艘快艇离开。稍后有警车驶到布袋澳。报道指,原预计出发20小时内可抵达台湾高雄,惟2个小时左右,在粤港东南面海域被广东海警局截获。另据香港《苹果日报》引述消息指香港警方知悉事件,通报内地当局搜捕所致。

被扣查者之一、“香港故事”成员李宇轩8月10日曾被香港警方以涉嫌“港版国安法”拘捕,另有反送中运动爆炸品案疑犯在其中。据中共控制下媒体《文汇报》和《大公报》8月28日大篇幅报导,详细列明12名海上被截获扣查人的姓名、年龄及涉嫌案件,并称其为“独暴”分子。其中还图文并茂地描绘其出逃路线及费用等,指偷渡费已倍升至每人40至50万港元。

在亲共媒体披露的12名被捕者单当中,除29岁被控“国安法”的李宇轩外,另有18岁港大学生郭子麟,涉去年11月18日“理大冲突事件”中参与暴动,被控一项“暴动罪”。还有至少3名“屠龙仔”包括22岁公开大学学生张俊富、20岁无业青年张铭裕及21岁学生严文谦。

年纪最长的是30岁售货员邓棨然,涉嫌去年9月30日在湾仔骆克道金乐大厦19楼一个单位管有制造汽油弹原材料,被控串谋意图纵火案、管有物品意图损坏财产罪。保释期间,他须遵守宵禁令、不得离港。年龄最小的是16岁越南籍中二学生黄临福,案中唯一女子乔映瑜。

吴敏儿:辛苦“反送中”却被“送中”

吴敏儿在接受《看中国》记者专访时透露,“听来的消息更惨,有抗争者尝试搭船逃去台湾,却并未料半途遇到大陆水警追缉,不良船家为怕担风险,将抗争者一脚踢落海,浸死。”

吴敏儿
吴敏儿(图片来源:李晴/看中国)

她难过表示,选择用快艇形式逃离香港,最担心的是过程中的人身安全。“当一个人选择走这一步时,一定是万不得已因有诉讼在身,看不到香港的明天,希望寻找一个新的机会。”

她说,很难过见到一个又一个香港人,尝试用危险的方式为了香港而离开。更加担心他们在逃走的路途上会否遇到危险,包括被大陆执法人员逮捕。“那么辛苦反送中,结果自己被送中!也怕他们途中会否海上遇到意外而丧命。不想见到再有年轻的朋友出事。”

她说,香港的确很差,警察滥捕滥告,与律政司狼狈为奸。但是无论如何,她希望年轻人“留有有用之身最重要,如果你的选择令你受伤,甚至没了性命,日后当大家成功争取到香港有民主时,你却没有份,大家都会难过。”她鼓励大家无论多艰辛,都咬实牙根,不要让自己的身体和生命受到损害。

8.31“死者”流亡手足爆:11万船飞打水漂

正流亡欧洲的29岁勇武派抗争者韩宝生近日在接受《看中国》线上专访时透露,他就是之前一直被盛传于8.31港铁太子站“被失踪”和“死亡”的示威者韩宝生,他的另一个绰号是“大韩义士”。

韩宝生
韩宝生(图片来源:看中国视频截图)

韩宝生向本报记者透露,他的原名是王茂俊,今年29岁,职业是一名摄影师,曾经在某大台工作过数年。另据《立场新闻》2020年7月17日报导,案件编号KCCC700042/2019、KCCC1769/2020项下之当日缺席聆讯者第一被告王茂俊,法庭发出拘捕令,命令将他及其他缺席聆讯者即时带上法庭,保释金充公。

王茂俊被控一项“非法集结罪”,指其于2019年8月31日,在旺角弥敦道与奶路臣街交界,连同其他身份不详人士参与非法集结。另外亦被控“刑事毁坏罪”、“暴动罪”、袭击造成“身体伤害罪”,及一项“普通袭击罪”、“抢劫罪”等罪名。

韩指他一共被控九条罪,之后改变形象,打算搭船逃去台湾。于今年6月尾曾经以当时22万港元的价码预定船期去台湾。惟付出11万订金后,行“偏门”的船家反悔,以“休渔期”及“无船”等理由拒绝安排船期。水路失败后,韩指11万港元亦打水漂,付之东流。

冯崇义:中共“留岛不留人”离开正中下怀

澳洲华裔学者、悉尼科技大学教授冯崇义教授,也是曾经在中共极权下生活并成功逃离到澳洲的学者,他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理解一些有条件的香港人想暂避锋芒离开香港,但大部分香港人不愿意离开,也没有条件离开,所以,他们必须要守护自己的家园,抵御和挫败中共的野蛮入侵。

冯崇义
冯崇义(图片来源:看中国视频截图)

中共“留岛不留人”想把香港民族吞并,“如果都走了,就正中下怀,他们可以控制整个香港了”他说,“中共为了达到控制香港的目的,已经做了很多手脚,包括近年到香港的很多人都是他们有意放进来或派进来的,包括那些打着红旗的人,他们在改变香港的人口结构。”

他认为,站在人道的角度讲,逃离中共魔爪又是受迫害中的人的一种期待。“89年黄雀行动,香港人帮大陆民运人士经香港逃到海外,当时海关人员和警察都非常配合”他斥责通风报信,指挥甚至亲自抓捕香港年轻人的那些海警,“把香港人抓回来送中,这是非常‘可耻的堕落’,他们在侵害港人手足同胞。”

他呼吁教会和公民社会能对助纣为虐者进行教育启蒙,对港人同胞不要互相残害,到头来害人害已。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