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江东僧人的仙界奇遇记(组图)

2020-08-12 06:00 作者:天羽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古籍《仙传拾遗》记载,有位江东的僧人陈惠虚,居住在天台山国清寺。
古籍《仙传拾遗》记载,江东僧人陈惠虚居住在天台山国清寺。(示意图/图片来源:Adobe Stock)

古籍《仙传拾遗》记载,有位江东的僧人陈惠虚,居住在天台山国清寺。他曾经和同伴游山,途中经过石桥。石桥悬流万仞,深不见底。众人看见都吓得大腿打颤,没人敢走,唯独惠虚很轻松的就过去了,取道上了石壁,到晚上也没有回来,和他一起游山的那些同伴只好舍弃他离去了。

过石桥遇仙界

陈惠虚到石壁外面,发现有不太明显的小路,往前走逐渐平坦和宽阔,接着看到一座宫殿。那里花卉众多繁杂,数不胜数;楼台殿阁连绵不断,大约有十多里。陈惠虚看见那正门上题写的牌匾叫作“会真府”,左门的牌匾叫做“金庭宫”,右门的牌匾上叫做“桐柏”,三门相向如鼎足并峙,都有金漆门楼洁白窗子,高百余丈。进入右门,门内的西边,又有一座高楼黄门,题写的牌匾叫做“右弼宫”。

他向周围看了看,有房子几千间,由弯弯曲曲的甬道相连,台阶都是由玉石砌成的,水道里清流激湍,处处美丽而有光彩,几乎就要让人流连忘返了,但是却没有一点人的踪迹。

陈惠虚又进了一座院子,看见有五六个青衣童子,相互看了看,边笑边说就离开了。陈惠虚再三问他们,他们答应说:“你去问张老。”一会儿,陈惠虚回过头来看,看见一个老头儿挟着拐杖拿着花走过来,这就是青衣童子说的张老。

张老惊讶的说:“你是凡间俗人,怎么忽然到这里来了?”陈惠虚说:“经常听说过了石桥就有罗汉寺,在人世时常听到这里的钟声,所以来寻访,今有幸相会,不知道罗汉在什么地方?”

张老说:“这地方是真仙的幸福宫庭,天帝的下方府第,号称‘金庭不死之乡’,是修养本性的好地方,周围一百六十里。神仙右弼桐柏上真王君主宰这地方,这里列仙有三千人,仙王力士、童男玉女,各有一万人,是小都市的处所。太上在一年中三次降临此宫,校定全天下学道的人的功德品行的等级。这里是神仙的住所,不是罗汉的住所。王君,是周灵王的儿子,瑶丘先生的弟子,仙位是‘上真’了。”

陈惠虚说:“神仙可以学吗?”张老说:“积累功德,肉身升天,在于志向坚定持久罢了,你能够见到这幸福宫庭,也是有可以学的希望的。”

陈惠虚又问说:“学仙从什么地方入门?”张老说;“内靠保神炼气,外靠服吃丹药。变化成仙,是神丹的力量。你不可以在这长时间停留,上真恰好游东海,假如车骑卫队回来,上真遇见了,恐怕要询问责备的。”说完,就领着他,让他出门。

陈惠虚从这以后敬仰道术,爱好丹砂。
陈惠虚从这以后敬仰道术,爱好丹砂。(示意图/图片来源:Adobe Stock)

返回国清寺 求道心切

走了十多步,已经在国清寺了。陈惠虚从这以后敬仰道术,爱好丹砂,虽然衣服损坏,鞋也破漏,但他不把这看做丑。只要听说有炉火炼丹采药的道士,就不怕路远,到他那去。

陈惠虚晚年居住终南山捧日寺,年龄渐大身体也衰老了,但他的求道心情更迫切。后来他有病卧床一个多月,身体瘦弱疲惫更加厉害。

某日暴雨过后,有一个老头儿背着药囊进到寺里来,大声呼叫说:“卖大还丹!”绕着走廊转了几回。众和尚都笑他,就指着陈惠虚的门,对老头儿说:“这个老头儿很爱好还丹,可以卖给他。”卖药的老头儿高兴的到陈惠虚那去。

陈惠虚说:“还丹,我知道这是好药,一剂多少钱?”老头儿说:“随你的能力办吧,表示一下就可以了。”

陈惠虚说:“我老了,又有病,在床上困了一个多月,昨天僧次到了,我自己行动不得,托邻近的和尚代斋,得到一点儿衬钱,可以买到药吗?”老头儿拿了他的钱,就留下了几丸药,教给他服用的方法。

陈惠虚把药吞服后,一下子病就都好了。众和尚都来看他,陈惠虚说:“不要往前来,觉得有臭味,我的病好了,但是要用一二件新的衣服。”

说完,他跳身起床,架势好像飞跃,众和尚对他无不惊讶赞叹,有给他新衣服的,他拿过来穿上,忽然飞到殿堂的上面,举止行动很舒缓,然后挥手向众和尚告别,冉冉升天离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