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进化论”在为一种错误的信仰找根据(图)

2020-08-06 06:00 桌面版 正體 4
    小字

因为他们在为一种错误的信仰找根据,而不是根据事实得出科学的结论。
有人在为一种错误的信仰找根据,而不是根据事实得出科学的结论。(示意图/图片来源:Adobe Stock)

如果一个理论是正确的,不管从那个角度出发,都应该没有矛盾之处,且可用不同方面的证明互为补充。相对论的证明和基因是DNA分子的证明就是如此。而进化论却相反:各个例证之间有着根本的对立,分歧之大是绝无仅有的。

古生物学家古尔德(Stephen Jay Gould)举了一个很具体的例子:“布林顿在1890年的研究指出:按进化论讲,黑人是低等的,因为他们保留着幼年的特征。但是,博克在1926年的研究中说:黑人是低等的,因为(和白人比起来)他们保留太少幼年的特征。”

为什么互相矛盾的论据会支持同样的观点呢?因为他们在为一种错误的信仰找根据,而不是根据事实得出科学的结论。这里暴露出的正是进化论的问题。

按理生物从低等到高等,基因突变发生的速度会越来越慢,突变个体的自然存活能力越来越低,因此进化速度就会越来越慢。而进化论领域公认:从地质历史上看,新生物出现的速度越来越快,呈现明显的加速进化趋势。

化石向我们展示了历史上的周期性灾变,但“进化时间表”则掩盖住大量的反面事例。

例如在进化时间表里面,非洲直立人于距今150万年前出现。然而在350万年前的地层中,肯尼亚Kanapoi却挖掘出现代人的上臂肱骨化石。阿根廷Monte Hermoso也证实发现350万年前的燧石(打火石)、人工雕刻过的骨头化石及壁炉。

进化时间表在化石资料很有限的情况下,为了佐证进化论而編著的,本身错误很多,如鸟类出现的时间,是根据真实性仍有待商榷的始祖鸟推算出来的。

随着化石出土得越来越多,大量与进化论相悖的事例不断出现,但是因为进化时间表与进化论已深植人心,这些发现就被压制住了。

另外,无数的实践证明:品种的变化和新物种的产生是两回事。

达尔文把一个物种内部的变化延伸到所有生物物种的进化,比如“狗可以培养出许多品种,那么猴子也能这样进化成人”。这种推测本身就大有问题,实验的结果都在否定达尔文的这个猜想。育种专家大都知道,一个物种的变化范围是有限的。最终,培育出来的品种不是不育,就是又变回原来的亲本。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