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流氓地痞当道 中共“土改”丧尽天良(图)

2020-07-05 10:31 作者:严家伟 桌面版 正體 6
    小字

中共土改
中共土改,批斗折磨枪毙地主。(网络图片)

毛泽东有句名言:“我就是和尚打伞——无法(发)无天”。有人说毛少年时代最爱的小说是《水浒》,可能那上面的打家劫舍,滥杀无辜,无法无天的绿林好汉,在毛的心中引起了强烈的共鸣,所以远在1927年,毛就在其《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吿》一文中,大声赞美敢在“少奶奶牙床上去打滚”的农村痞子的流氓恶行是“好得很”。而在他进入中南海登上龙位后,对以“革命”的名义进行杀人抢劫的“土改运动”,更是情有独钟,大抓特抓。笔者“生不逢辰”,少年时正遇上这场大灾祸,但也有缘目睹耳闻了这场浩劫的许多情景。虽是冰山之一角,亦管中窥豹可见一斑,写在这里为历史作点佐证。

本来所谓“土改”,就只是对农村土地所有权的一次重新分配。是根本用不着流血的。世界上许多地方(包括台湾)都用的是和平的方式,由政府从原先土地拥有者(即中共所谓的“地主”)手中赎买过来后,再分配给无地或少地的农民,结果皆大欢喜,更不会有人倾家荡产,家破人亡。然而毛泽东为了给他窃国夺权披上神圣合法的外衣,硬说这是一场什么“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坚决反对所谓“和平土改的错误倾向”,无中生有地编造什么“地主残酷压迫剥削农民”的种种谎言,神话,人为地煽起仇恨,然后不仅没收地主的土地,还将人家进行生产活动有关工具的如耕牛、农具、种子、肥料之类通通抢走。更要霸占别人的住房,夺走粮食、衣被、金银、玉器、字画、钞票……凡是能吃、能穿、能用、能卖,特别是值钱的东西,通通洗劫一空。这帮痞子流氓对地主及其家人更随意绑、吊、斗、打,强奸、霸占地主家的青年女子,对地主进行人身侮辱,虐待,施以跪石渣,夏日火烤,冬日风吹或冷水浇淋等酷刑。当时中共的所谓“土改工作队”就可批准杀人。这都是众所周知的历史。在穷乡僻壤的农村中,中共煽动一帮游手好闲、又想发财的农村痞子流氓,“合法”地杀人越货,手段残忍,丧尽天良,令人发指。下面是笔者所见所闻之事,挂一漏万,记录在此。

邱国军:枪毙前“十指燃香”

四川高县小寨坝有个地主叫邱国军,家中有几十亩田,被划为地主。又因此人在当地开了一家旅馆,在穷乡僻壤痞子们的眼中,邱国军似乎就是当地首屈一指的,比尔盖茨式的大富豪了,于是逼着他交出浮财金银。他把什么钱都拿出来了,还过不了关,硬说他是“顽抗”。将他绑在树桩上,双手十个指头,全部包上棉花,棉花里浇上桐油。然后引火将棉花点燃。十个指头变成了点燃的“香”。故名“十指燃香”。邱国军凄厉的叫声惨不忍闻,最后痛死在树桩上。死后还谣说他“与人民顽抗到底”,死了,也要拉出去“枪毙”一回,以显示土改的威风。

现代版的东郭先生——“范瞎子”

在我的故乡成都市西外,离我家不远的洞子口乡九里堤村,土改中一个姓范的地主,一生勤劳节俭,晚年才挣得几亩田地。此时他己年老体衰,视力极差,人称“范瞎子”。就是这样一个靠勤劳而挣点财产的人,土改一来,也饶不过他。田土全被没收了不说,硬要逼他交出金银“浮财”。他哪有什么金银,交不出来,土改工作队的人便把他交给农民去斗争。这些人在冬天把他全身衣服脱光,跪在“风”谷子的风机面前,几个农村壮汉换班使劲摇动风机,冷风对着他一丝不挂的身上吹。你不交金银,就不停地吹。五十几岁的老人怎么受得了。一天下来便浑身冻得僵硬。回去发高烧死掉了。

在斗“范瞎子”时最起劲的就是一个姓彭的单身汉,此人三年前穷得在路旁讨饭,“范瞎子”看见了可怜他,收留他在家作长工,范有个老婆是续娶的,才三十多岁,这个姓彭的便经常与之眉来眼去,是否“红杏出墙”,外人背后议论甚多。到土改时这个姓彭的,成了土改的“积极份子”,他硬是不依不饶,硬要说“范瞎子”藏有金银,最后把“范瞎子”整死了,不几天,范的老婆就和彭睡在一起了。这不知是整“阶级敌人”,还是整“情场敌人”。

女性地主的悲惨:无法叫出名字的酷刑

中国的女人,在战争,祸乱中历来比男人受害更深,受辱更重。而且在受害时往往成为加害者用以糟蹋取乐的对象。所谓“裸刑”就是在处死女囚犯前,将女囚全身脱光,进行凌辱后再进行杀害。如果女囚是反抗当时统治者的政敌,其手段更为残忍下作,如将女囚双乳割去后再加以处死等等。文革中的女高中生李九莲,因“恶毒攻击”“林副统帅”被处死后,抛于郊野,任人奸尸割去双乳,应是“裸刑”的续篇和姊妹篇吧!

土改中,山乡的痞子们,当女性地主落在他们手上,由他们来“批斗”、处置时,他们绝对不会白白“浪费”这个天赐的“良机”。而且会将其邪恶的兽性发挥到令人难以想像的“高度”!

川南筠连县原沐爱区中心乡,一个三十余岁的李姓女地主(当时中国农村中不少女子只有姓氏而无名),容貌姣好,乡村痞子常对其垂涎三尺,却无计可施。该女自成人后一直信佛,长期素食,不沾荤腥。土改中,几个农村流氓借“斗争地主”之名,对她进行百般侮辱戏弄后,犹觉未能“尽兴”。于是弄来几块肉,叫这女子当众吃下。并且振振有词地说:“现在毛主席,共产党来了,要打倒封建迷信,不准你再吃什么素了,马上给我开荤,把肉吃下去。”李姓女子坚持自己的宗教信仰,死也不肯吃。先是被拳打脚踢,后又强行把肉往她嘴里塞。刚烈的她,把塞进嘴里的肉吐在了痞子们的身上,脸上。一个流氓兽性大发,抓来一条黄鳝,当众扯下李姓女子的裤子,破口大骂道:“你上面不吃荤,老子给你下面开个荤……”边骂边将黄鳝塞进了李姓女子的阴道!其他几个痞子也帮著作恶扯手按脚。李姓女子在屈辱、羞愤和极度惊恐中被活活弄死。

纳粹奥斯威辛集中营的残忍,在这几个流氓痞子的面前,都变得黯然失色了!多么伟大的“土改”,多么伟大的“中国特色”!我无语,更无法叫出这是什么“刑”。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