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郑中原:习近平掌军五大致命忧愁(图)

2020-07-02 09:21 桌面版 正體 18
    小字

习近平近期整军动作异乎寻常,难掩其对枪杆子的掌控忧心忡忡
习近平近期整军动作异乎寻常,难掩其对枪杆子的掌控忧心忡忡(图片来源: GREG BAKER/AFP/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7月2日讯】习近平掌军以来,经过前五年的反腐以及第一轮军改,在外界看来,习一“枪”在手,权位基本稳固。但我们发现,从去年起,习整军动作异乎寻常,难掩其对枪杆子的掌控忧心忡忡。这里所说的还不是军队本身对外作战能力问题,而是对内是否忠于习的问题,军队关键时刻会否保卫自己,这对最高领导者往往是致命的。

今年4月12日,中共中央军委办公厅下发军队开展巡察工作队意见文件,并强调巡察目的是做到“两个维护”、“贯彻军委主席负责制”,实际上就是习近平派出亲兵随时检查将官是否忠于他。6月21日至29日,中共军方接连发布三项重磅整军文件,涉及将领经济责任审计、中央收控预备役部队以及军队党建。在6月29日的政治局会议上,习重申军队要贯彻“军委主席负责制”,确保对军队“绝对领导”,做到“绝对忠诚”。

笔者认为至少有五个方面,是造成习氏担心军队不忠的致命忧愁。

一忧:体制性的两个烂制度,难保军队忠于习。

习近平上台后也提拔了不少将领,仅去年下半年就一口气升了139将。但当年江泽民两大亲信徐才厚和郭伯雄留下的军中卖官机制,已经烂掉了的所谓民主测评和后备干部制度在习时代仍然沿用。那些人是否忠于习,在体制上就有隐患。

据军内消息人士说,决定那些破格提拔的上将名单,都是习近平一个一个翻阅他们的资料,并亲自和他们谈话。那么中将和少将呢?习近平应该会亲自把关,但要逐个面谈真是不太可能,再下层的大校更加是这样,只能靠他信任的一级一级的政工将领来呈报。这个呈报就涉及中共官场通用的民主测评和后备干部制度。

以独裁专制著称的中共,罕见搞了这个带有“民主”字眼的民主测评制度。因为军队是封闭的系统,不会涉及外部,测评只是在军队自己的系统进行。

在徐才厚、郭伯雄把持军队时期,民主测评制度就已是他们操弄买官卖官排斥异已的工具,经过筛选,那些有黑钱、会花钱、敢送钱的人,很快就会进入备用名单。接下来民主测评中送礼者就会因优秀称职而被提拔任用乃至重用,不送钱或不听话者,民主测评就通不过。

比如,中共十八大之前,时任总政主任李继耐就曾操弄“民意”,把军中反腐先锋、总后勤部政委刘源在民主测评中弄成零票,蒙骗当时的军委主席胡锦涛。2014年上半年时任总政副主任殷方龙前往武警部队考察干部,民主测评结果是水电部队司令刘占琪排在武警正军职后备干部第一位,结果下半年刘占琪就被“双规”审查。

在习近平上台后的2014年曾有中共党媒文章批评,民主测评存在不少问题。在已经进行军改后的2016年1月,也还有人在军报刊文批评在民主测评中存在“关系票”、“领导票”、“金钱票”、“随意票”等现象;民主测评结果和实际民意之间存在偏差,等等……。这说明所谓民主测评虽备受诟病但仍在沿用。

至于一贯被中共政权视为事关延命的后备干部制度,在军队中是由总政系统(现在的政工系统)负责实施的。

根据官方文件,成为中共后备干部的前两个条件,第一项是年富力强,第二则是政治忠诚。在人治的体制之下,特别是中共本身不讲道德、领导人级级讲忠诚,其选拔的人一定就是忠于自己。这对当权者却未必是好事。因为级级选上来的是下一级忠诚于提拔自己的上一级,当一个环节的选人者有异心,就会形成山头,最高层想要的“忠诚”链接就会发生断裂。

前中共军委副主席徐才厚及其亲信早年就是利用了民主测评和后备干部制度,建立卖官敛财网,表面看是唯才是举,实际是唯财是举。

江泽民的亲信徐才厚曾分管总政,另一时任军委副主席郭伯雄虽然不分管军中人事,但因为当时是“双首长”制度,郭与徐互相搞利益交换,升官时都是你升一个我升一个的培植自己人。由此形成军中“东北虎”与“西北狼”两大势力。而透过总政系统,历年来担任总政秘书长、干部部部长、组织部部长的将军们,都是徐才厚卖官的具体操盘手。徐依托这些政工将领,将亲信不断输送各处占位卡位,布局全军。当时所有师团以上军官要想晋升,都得向他们送钱送物送工程送美女,这些操盘手又向徐才厚输送利益,形成遍布全军的卖官敛财网。

直到现在,能够继续制造卖官操盘者的军中腐败体制并没有改变。军官们可能表面不敢送钱了,但可以变着花样送。即使不送钱,那一个要忠诚的要求,就是要听话,这包藏着令习近平睡不着的因素,因为军官们听的只是习下边管晋升者的话,被忠诚者就是提拔者,而不一定是习近平。所谓民主测评和后备干部等制度,仍然源源不断的给习近平呈报只要靠表面忠诚和背后用钱就可以搞定的“少壮派”将官,所谓“习家军”,放大来看,无非也是如此而已。

二忧:买官卖官有历史旧帐,官衔“网购”链条未断。

另一个是历史遗留的卖官问题,在徐才厚等人在位时,当年很多在职军官已经像网购那样“在网银上支付”买官。但是,这类等待军衔晋级与职务提拔的军官,因为习近平的反腐“打虎”以及军改,“交货期限”严重滞后。这就出现一个问题:不交“货(军衔或职务)”而退钱当然可以,但是应交“货”一方大都往上一级“批发商”(更高级将领)那里付了款,或无力退款或心贪而不想退款。同时,那些买“货”者“在网银上支付”后,也不敢明目张瞻索回“货款”,只能隐忍以等时机。因为徐才厚留下的卖官体制继续存在,就给了他们翻身的希望和机会。这也是习近平治下军队腐败不能清除的另一个客观原因。

三忧:习军中自己人太少,外行亲信当监军。

说习军中自己人太少,有些人可能不认同。因习在军改中提拔了大量曾在福建与浙江服役、与习渊源深的前南京军区要员,包括陆军司令韩卫国、空军司令丁来杭、政治工作部主任苗华等,又网罗了有实战经验的李作成进入军委。但是这些人是否真贴心还是未知数。特别是当下习近平在国际国内的胡乱所为不但在国际上引起反弹,也引起国内和党内的围攻,军头们也可能有想法,一旦时局急转,有心人突然哗变仍难避免。

故此,习已安排了军中大秘钟绍军做监军。不过如此一来也是走江泽民用贾廷安的老路,又是一个外行做监军。

当然,习在军中也有铁杆,但不是排在前边的军委副主席许其亮,因为包括许其亮和前述那些目前获重用的将领,早年仕途难免和习的政敌有过交集,真实是谁的人实难预料。倒是同是太子党的军委副主席张又侠,因为早年的家族渊源,会是习的铁杆一个。

四忧:反腐不敢轻啃骨头,难平军内怨怒。

习近平历年反腐拿下了不少军头,牵连甚大,积怨颇深,也有人因为靠山巨大而逍遥法外,引发军中不平。近日当局又借军队领导干部经济责任审计,深查离任三年的原海军司令吴胜利,因为吴任职14年,等于要回溯14年或更长。按此推断,会触及更多退役军大佬,但早有负面传闻的一众江派军老虎,如梁光烈、廖锡龙、李继耐、范长龙等,特别是江泽民大秘贾廷安,如果不动他们,又如何安军心?换一句话,反腐如果不动最腐败的江泽民,也动不了,同样是空谈,这些势力仍存的大老虎,是否会暗中发力倒习,也是一忧。

五忧:党文化浸淫,一军之内尽是两面人。

在2017年10月26日北京召开十九大后首次军方会议时,习对军队提出六个“必须”,“忠诚”被放到首位。而军方也已多次回应“让习主席放心”。但看来习近平根本不放心,所以才在近日的政治局会议上再向军队喊话要“忠诚”。

留意到近几年当局反腐造了一个奇怪的官方热词:两面人。大家看过古典名著《镜花缘》中对“两面国”的描述的话,就会知道“两面人”什么状态,当局用来形容假忠诚。但以无神论为核心的中共党文化重要特点就是假,可以毫无道德约束地说假话,假装对领导忠诚更是成为官场风气,故此才有官方对落马官员所谓“两面人”、“阳奉阴违”等诸多类似说法。

习至今不敢正视的是,中共的党文化本身造就两面人,只有抛弃中共一党专制,清除红色意识形态,以中华正统之德行操守治国治军,才能万众一心,令出必行,外患避之不及。只是如今习一心保党,力抓党建,效果正背道而驰,怎能解忧?

近年来,中共本就因战狼外交引发外交危机,到今年,中共当局因为隐瞒疫情受国际追责,抛出残暴严苛、将香港“一国两制”变“一国一制”,还要管全球人的港版国安法则正成为谴责的焦点。现今美国已转变对中共的政策,以其为首的世界灭共联盟正在形成。在国内,因疫情冲击,经济陷困局,失业大军增加,以及迫害人权等造成民怨积压如山,天灾人祸前所未有的降临,各阶层包括中共党内,反习反共声浪又起……香港学者、红二代徐泽荣近日指出,习近平目前处于中国局势火山口,用水泥填不住。他透露有人准备搞逼宫政变,怀疑到时军队会否护习。笔者认为,这也是习近平目前最担忧的。中共历来认为枪杆子里出政权,但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最大的乱子可能就出在这里。

 

(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