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情人曝湖南美女官员吸毒死亡内幕(图)

2020-05-22 05:08 桌面版 正體 16
    小字

曾获评最美湘女的施湘君在指导跳舞。
曾获评最美湘女的施湘君在指导跳舞。(图片来源:网络)

【看中国2020年5月22日讯】(看中国记者晏清流综合报导)施湘君,就是那个被称为“最美湘女”的湖南省祁东县文化馆80后女副馆长,近日因吸毒后抽搐,送院后不治身亡,事发现场还有多名公职人员同场吸毒,官方称已有9人全部归案。但是,知情人指事情并非那么简单,挖下去就是整个中共体制烂透的缩影。

综合大陆媒体报导,5月3日,祁东县文化馆一名80后女副馆长日前因酒后涉毒送医治疗,抢救无效死亡。官方的消息称,5月2日晚,女死者祁东县人施某君(施湘君),40岁,当晚与其朋友共10人聚餐,餐后唱歌饮酒吸毒,次日凌晨,施因出现抽搐送县医院,经抢救无效死亡。

官方信息还指,事发当日现场还有多名公职人员吸毒疑包括城连墟乡卫生院龙姓书记、县交警曹姓三级女警督、砖塘镇文化站雷姓站长等人。目前其他9名涉毒人员已全部归案。当地县纪委监委已对涉案的公职人员展开所谓党纪政务审查。

而据同事说,女死者已经身为人母,不仅人长得漂亮,而且“业务能力极强”,近年来获得不少的奖项,2016年3月还获得“最美湘女”称号。

自由亚洲电台撰稿人许光5月21日在专栏中披露,湖南祁东县官员聚众吸毒丑闻内幕。

这样一起重大涉官丑闻,显然是捂不住了。很快的,当地以不具名的形式,对外公布了这起案件。并宣布,对涉案的几名官员立案调查。据知,是当地人邹双龙召集了这次官员“毒爬”。事发当晚,邹提供了毒品K粉和一种含有甲基苯丙胺的俗称“奶茶”的毒品供人们娱乐。而施湘君死后,邹双龙也仅仅被处以行政拘留。

许光说,事情远没有这么简单。当地媒体人士格祺伟给他发来的几份判决书和公安处罚文件显示,早在“最美湘女聚众吸毒死”丑闻发生前,就有当地国土局干部官小杰因为组织聚众吸毒,遭到公安部门行政拘留。他竟然是国土局副局长、总经济师。

案发后,官小杰为了保住乌纱帽,一度试图状告公安局。但笔者获得的一份编号为(2020)湘04行终29号的判决书显示,法院最终认定公安程序上违法,但支持了公安对其作出的处罚决定。

有趣的是,熟知内情的人士提供的另一份政府内部文件显示:同样身为当地官员的官小杰的父亲官东生,曾因受贿罪被判刑两年。而神奇的是,在监外执行两年后,官东生竟然被重新入党、重新招干(中国政府内部对于干部聘用的一种制度),先后任职中心市场办主任、洪丰工业园主任。而后,能量通天的官东生被曝因为在项目招标上照顾了当地执政官员雷某的亲戚,被调任肥缺部门公路局,担任局长。

许光表示,官氏父子的能量之大,在当地可谓声名显赫。那个曾经组织参与吸毒的官小杰,更被曝只有初中文化。

而据一份来自祁东县的举报资料显示,该县几乎所有肥差部门,早已经被官小杰这样的官二代们霸占。比如,当地高官周友元之女进入县人社局、政协副主席向德元之女进入县宣传部、副县长周国栋之“女友”杨丹进入县政府办。祁东县组织部小车班司机肖扬保的大儿子,据称心智不健全,也被安排到了县市场管理处。而衡阳市委组织部常务副长雷某的女儿雷斐然,也被安排进了官场。

许光援引知情者透露,在5月2日聚众吸毒的官员中,一名叫做曹亚丽的女子,就是当地公安局前局长的女儿。

知情人士说,曾获评最美湘女的施湘君事发当晚,与邹双龙、曹亚丽等9人,先是豪饮美酒,再吸K粉狂欢。一直“嗨”到了后半夜。

许光说,谁也不知道在这场由公安局长女儿参与的聚众吸毒Party上,人们谈了什么。或许,对未来的迷茫、对反腐败的抱怨和恐惧,是当晚“毒爬”(Party)的主要议题吧。

然而,这样的敏感信息,当然不为公众所知。在施湘君死后,据信参与吸毒者凑了大约50万人民币。买了这位40岁女官员的命。至于她那个年龄尚小的儿子,没有人提及。面对妻子的“不光彩之死”,施湘君的丈夫选择了沉默。

实际上,湖南官员涉毒案件近年来呈现井喷模式。除了前述祁东涉毒官员。早在2015年4月,湖南临湘市副市长龚卫国,就是被公众广为熟悉的“吸毒”官员之一。

2015年4月14日前后,湖南岳阳、临湘官场开始流传龚卫国吸毒后被抓的消息。4月21日,据湖南岳阳市委、市政府消息,岳阳临湘市市长龚卫国涉嫌吸毒,公安机关已正式立案调查,已经免去龚卫国临湘市委副书记职务。两天后,湖南省纪委监察厅网站发布消息,临湘市委副书记、市长龚卫国涉嫌违纪,省纪委决定对其立案调查。2017年7月,龚卫国被法院认定滥用职权、受贿共计157.5万元,获刑7年。但消息一出,民众惊呼:清官一个呀。

早在2017年年初,祁东县就曾通报了12起党政干部涉毒案件。另据统计,仅仅2016年,湖南省就通报近百名党员干部涉毒。而这些人,大都是距执政当局离社会最近的基层干部。

就在施湘君案件曝光后不久,湖南省衡阳市纪委监察委主办的《衡阳反腐网》日前刊发了一则消息:该市衡东县自然资源局、融媒体中心、吴集镇,又有包括党员罗伟、赵帅在内的四人因吸毒、贩毒被通报。

许光说,官场毒祸横行,有公安人员曾在一次闲聊中透露,即便是公安内部,也有人涉毒。这些操作往往是,底子不干净的企业家买单,官员们负责享受。

许光感慨说这是体制问题,他认为过去朝廷是由一群最善良,最有道德的人建立的。官员们,都是饱学五車之人。千百年来,老百姓只能跪地仰望。但现在组成政府结构的官员,没有底线,国将不国,更别提什么“民族复兴”了。

就在发稿前,向许光提供线索的当地媒体人士格祺伟发来一段预警文字。他说,由于坚持揭露当地官员集体涉毒丑闻,他已经收到湖南当局点名威胁。“时局动荡,如履薄冰,如临深渊”。

曾在2014年被当局冤投大狱长达五年的格祺伟说:“现在这个事情影响很大。可能对我进行再次清算。如果有一天我再次遭到变故,请海内外媒体同仁,务必为我发声。”

许光感言:是的。解决问题,还是解决提出问题的人,这的确是一个问题。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