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北京慌了 对它引发病毒大流行的诉讼猛增(图)

2020-04-22 03:37 桌面版 正體 84
    小字

川普 中共病毒 北京 诉讼 新冠状病毒
位于加州洛杉矶的美国联邦法院。随着北京当局在病毒大流行中的所作所为逐渐曝光,其频频被告上美国法庭。(图片来源:Los Angeles/Wikimedia/CC BY-SA 3.0)

【看中国2020年4月22日讯】(看中国记者理翺编译/综合报导)中共病毒已感染了全球超过250万人,北京当局因对该病毒的处理行动受到与日猛增的法律诉讼压力。川普总统亦表态将对北京进行调查。北京周一(4月20日)否认指控,喊话美国停止将全球病毒大流行危机归咎于它。

据福克斯新闻网报导,北京外交部发言人耿爽(Geng Shuang)在新闻发布会上扬言,“我们不是病毒的罪魁祸首,不是同谋”。国际社会应该共同努力,而不是谴责他们,那样“只会浪费时间,无法挽救失去的生命。”

随着越来越多的事实与证据被披露出来,北京被指控掩盖了自己对病毒的了解并轻描淡写其严重程度而欺骗了全世界。全球许多人达成共识认为此举将可控制的局势变成了一场病毒大流行,这导致学校、企业乃至一个个国家都被关闭。

川普总统上周末表示,美国正在与北京进行讨论,以派遣专家组前往中国进行调查。他称北京知道的(病毒情况)远不止于它所释放的信息。

4月19日,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说,美国将“在适当的时候对此进行适当的调查”。

日益猛增的集体诉讼

耿的评论是紧接在美国联邦法院受理至少七项集体诉讼之后做出的。

那些诉讼均是关于北京对病毒大流行的连带责任,其中五项诉讼未要求特定金额的钱或损害赔偿。但是,一项诉讼要求北京提供超过20万亿美元的赔偿,而另一项则要求赔偿8万亿美元。

上个月,一家在佛罗里达州博卡拉顿(Boca Raton,FL)的人身伤害律师事务所提起诉讼,要求让北京“为他们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并指责他们“在处理武汉肺炎疫情时疏忽大意”。”

该诉讼还声称,北京知道“病毒是危险的,能够引起大流行,但行动缓慢。众所周知,他们对病毒置若罔闻,并且出于自己的经济利益而故意掩盖它。”

伯曼首席策略师兼非律师发言人杰里米.阿尔特斯(Jeremy Alters)告诉福克斯新闻,该诉讼“是对有能力为其所做所为偿还的世界超级大国的一项抵制行动”。

在另一起诉讼中,保守派律师拉里.克莱曼(Larry Klayman)及其位于华盛顿特区的组织“自由观察”(Freedom Watch)在德克萨斯州提起诉讼,要求北京赔偿20万亿美元,理由是其“冷酷无情的漠视和恶意行为”。

克莱曼表示北京当局研发了这种病毒,并释放给世界,这一说法已被美国军方、政府、情报机构和全球科学家揭露出来。他为此控告北京

4月8日,加利福尼亚的一群小企业对北京、武汉市和中国国家卫生委员会提起了诉讼。原告包括卡迪夫珍贵地产(Cardiff Prestige Property)、小西贡商会(Little Saigon Chamber of Commerce)、第一总理X(First Premier X)等,他们称早在19年11月中旬北京就知道自己正在处理一种新的致命病毒,但选择将其保密,后来又试图掩盖它的痕迹。

美国立法机构追责

北京不但受到实体单位的法律诉讼,还面临美国立法机构的责任追查。

周一(4月20日),国会参议员汤姆.科顿(Tom Cotton)在接受福克斯新闻的节目“美国新闻编辑室”采访时说,他正在制定一项立法,“将向所有感染病毒的受害者开放美国法院,以便他们可以起诉中国官员。”

他表示,这可以对“参与掩盖疫情的中方人员施加制裁。”

科顿此前在一份声明中说:“通过将尝试警告世界有关病毒实情的医生和记者噤声,中国共产党致使该病毒在全球迅速传播。他们掩盖该病毒的决定导致了成千上万不必要的死亡和无可计量的经济伤害。”

“我们要求中国政府对其造成的损害负责,这是正确的。”

紧随其后,周一22名共和党议员要求川普政府向国际法院(ICIJ)提起针对北京的诉讼,追究其在病毒大流行期间一系列恶劣行动的责任。

令人震撼的州政府起诉

另据福克斯新闻网最新独家报导,4月21日,美国密苏里州政府因病毒“欺骗”的“巨大”后果对北京提起诉讼。这使得密苏里州成为美国第一个对北京提起诉讼的州。

密苏里州诉讼称:“中国一再发生的非法和不合理的作为和不作为,已经伤害了、并严重干扰了密苏里州大量居民的生命、健康和安全,亦损害了密苏里州的公众秩序和经济。”

“中国当局发起了一场骇人听闻的欺骗、隐瞒、渎职和不作为的运动,引发了这种大流行病。”

“在初次爆发的关键几周内,中国当局欺骗了公众、压制了关键信息、逮捕了举报人。面对越来越多的证据仍否认人与人之间的病毒传播,破坏了关键医学研究,这使数百万人直接暴露于该病毒之下。在此期间他们甚至囤积个人防护设备。种种行动最终造成了不必要的和本可预防的全球性大流行。”

因此北京应对病毒大流行的严重后果负责,并理应赔偿以弥补由大流行病引起的“巨大的死亡、人类痛苦和经济动荡”。

值得注意的是,该诉讼直接点名中国共产党,从而排除了《外国主权豁免法》(FSIA)的限制。

除非在某些例外情况下,《外国主权豁免法》限制了美国人起诉外国政府的能力。密苏里州官员表示,除了起诉政府本身以外,起诉在很大程度上控制着中国政府的中共(CCP),(也就是党派里的人),他们将不受《外国主权豁免法》的限制而能够提出要求。

此外,他们声明他们的诉讼也适合《外国主权豁免法》的某些例外(而可以提出要求),包括商业活动例外。

就报导的数据来看,美国一直是世界上遭受病毒大流行灾难最严重的国家。

根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nhs Hopkins University)的统计,截至4月21日下午,已有超过43,000名美国人死亡,并且有超过800,000人对该病毒呈阳性反应。

中共病毒(又称新冠状病毒,COVID-19)已经蔓延到全世界人们生活的几乎每个角落,所有人都被其严重影响、攻击了,人们对病毒大流行责任人的诉讼大潮也随之来临。

来源:看中国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