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郑任命张举能接任终审法院首席法官 法律界评立场保守(图)

2020-03-25 00:27 作者:何佳慧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宣布任命终审法院常任法官张举能,明年1月11日接替马道立出任终审法院首席法官。(图片来源:看中国合成图)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宣布任命终审法院常任法官张举能(右),明年1月11日接替马道立(左)出任终审法院首席法官。(图片来源:看中国合成图)

【看中国2020年3月25日讯】(看中国记者何佳慧综合报导)作为香港司法机构最高负责人的终审法院首席法官马道立,去年年底宣布退休。香港特首林郑月娥3月24日宣布,接纳司法人员推荐委员会推荐,任命终审法院常任法官张举能明年1月11日接替马道立。任命仍须得到立法会通过同意。法律界认为,张举能在香港法治崩坏之时接任终院首席法官,任重道远,期望他维护香港司法独立。

综合媒体报导,现年58岁的张举能,是香港主权移交以来第三位被任命的终审法院首席法官。马道立与张举能24日一同现身见记者。马道立欢迎政府选定他的接班人,深信张举能会是出色的终审法院首席法官。他又表示香港现在的情况比较特殊,“如果有什么需要做,如果我们可以做的话,我们一定会做。”马道立没有进一步解释他所指的情况和会做什么。

站在马道立身旁的张举能没有开腔回应,仅以书面回复指对任命深感荣幸,会竭尽所能确保法治及司法独立得到维持,个人权利和自由得到保障。

终审法院是香港的最终上诉法院,终审法院首席法官则是司法机构之首,负责司法机构的行政管理及执行其他合法地不时委予他的职能。

特首林郑月娥宣布任命时,赞扬张举能法官是一位极具才能的法官,在司法界深受敬重,他就任高等法院首席法官7年,对司法机构的运作有丰富行政经验。她又感谢马道立对维护香港法治并提升国际地位付出很大努力。

议员质疑港府提前公布任命有政治目的

按《基本法》90条规定,终审法院首席法官任命要先征得立法会同意,惯例是由内务委员会成立小组委员会讨论,再于立法会大会动议表决。不过内务委员会自去年换届至今一直未有选出主席。林郑月娥在宣布任命时,点名指主持会议的公民党郭荣铿身为大律师,应理解任命的重要性,呼吁内会尽快选出主席,争取在7月休会前完成任命。林郑相信以张举能在司法界的崇高地位及丰富经验,立法会会通过此任命。

法律界立法会议员郭荣铿回应时指,林郑月娥今次提早了9个多月宣布任命,质疑背后有政治目的,借此逼使立法会内会尽快选出主席,让政府继续推动恶法。他说:“将它(任命)变成政治问题,要迫使内会尽快选出主席。若特区政府要继续推恶法,例如国歌法,或现时建制派声称北京说一定会推23条。若是这样,我相信立法会的同事,尤其是民主派同事绝对会寸步不让。”

张举能曾处理争议案件 判决采纳人大释法

张举能在香港出生,中学就读英华书院,之后于香港大学修读法律,1985年在哈佛大学取得法学硕士学位,同年获香港大律师执业资格,曾私人执业。2001年,他加入司法机构任区域法院法官,两年后升为高等法院法官,专责遗嘱认证案,在备受瞩目的梅艳芳亿元遗产纷争,张举能判梅母覃美金争产败诉。

2011年,张官升任高院首席法官兼上诉庭庭长,处理过一些具争议的宪法及行政诉讼。最受关注的案件要数2016年,人大常委会主动就梁颂恒、游蕙桢立法会宣誓风波对《基本法》104条释法,被质疑严重冲击香港司法独立。遭撤销议席的梁游二人提出上诉,被张举能驳回。他全面采纳了当时的人大释法内容,认为条例要求宣誓要真诚庄重,香港法院须依从;又认为人大释法权力是按大陆法制行使,没有证据显示人大越权。

2014年“占领旺角”期间,有小巴、的士团体申请禁制令获批,市民入禀挑战时遭张举能驳回。张在判词指不论示威者意愿何等高尚,都不能犯法令他人权益受损。

不过张举能也曾在重要案件中判港府败诉。2010年1月,享誉世界的美国神韵艺术团应邀来港演出,在香港演艺学院的七场演出门票全部售清。但入境处在演出前夕,对神韵六位关键技术成员拒发签证,导致演出被迫取消。神韵主办方同年4月入禀香港高等法院提出司法覆核,控诉港府入境处拒绝签证的决定非法,追究责任及追讨赔偿。

张举能在2011年3月9日裁定神韵主办方胜诉,正式撤销入境处的决定。他指入境处处长拒发签证的决定存在严重失焦,同时未考虑到演出的“整体性”,以及文化及艺术交流活动对于社会的明显价值。同时提出入境处处长的决定要受到公法原则的拘束,不能不合理、恣意专断。

现年64岁的马道立,去年10月宣布于2021年1月11日届65岁退休年龄时退休,当时法律界已盛传张举能将接任。行政署长向立法会提交的文件披露,司法人员推荐委员会从原本共有156人的候选人“长名单”中,得出一份4人的“短名单”。入围4人中只有张举能愿意出任终院首席法官。

梁家杰:香港法治崩坏 张更任重道远

资深大律师梁家杰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在法律界眼中,张举能形象保守,出任高等法院首席法官时处理梁颂恒及游蕙祯司法覆核,判词引起法律界开明人士较大争议。“因为他说到人大常委释法是根据大陆法制进行,而他自已不懂得大陆法制,所以连采纳、考虑这个论据及论点,都觉得是无从说起,这令我们非常失望。”梁家杰说,张举能的保守程度颇令人担忧他能否保住香港人对司法机关、公信力的期许。

张举能明年1月接任终院首席法官后,有可能要面对多宗政治敏感案件有机会上诉至终审法院,包括占中九子案上诉、蒙面法等。

梁家杰指,张举能接棒之际正值香港法治风雨飘摇,面对的情况比前两任首席法官更“凶险十万八千倍”,“在整个法治制度,其它部分严重崩坏的时候,司法机关就是唯一保留少许公信力的组成部分。我希望张举能能够明白,他在这个时候接任,是比马道立、李国能更任重道远,他现在要取信于香港人及国际,这不是容易的事。不过,梁家杰表示立场保守并非“原罪”,因为大部分法官都普遍保守,只要张举能明白自己责任重大便可。

另外,香港大律师公会及香港律师会发表声明表示欢迎张举能获委任。大律师公会指他深受业界敬重,深信他能按照《基本法》履行终审法院首席法官的职责。

建制派方面也对港府任命张举能表达支持。民建联立法会议员周浩鼎称,张举能在法律界有声誉,是适合人选,又指民主派若阻挠法官任命是愧对法律界。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