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习”公开信满天飞但无人“认领”(图)

2020-03-24 13:21 桌面版 正體 33
    小字

一场疫情似乎引发习近平执政危机
一场疫情似乎引发习近平执政危机(图片来源:Feng Li/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3月24日讯】(看中国记者林中宇综合报导)中共肺炎疫情所引发的中共内斗潮一波接一波。一封标明由阳光卫视集团主席陈平微信转发的建议书(公开信)连日在网络流传,文章中呼吁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讨论习近平去留问题。这篇文章突然在海内外爆出,背后力量引人关注,但目前无人认领。

综合媒体报导,这一匿名建议书列举政治局扩大会议讨论的议题,其中包括面对当前疫情、国内经济与国际关心的严峻局面,强烈呼吁紧急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讨论习近平是否适合继续担任国家主席、中共总书记及军委主席的职务等。

清华大学前政治系讲师吴强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表示,这份建议书似乎是对任志强不久前因涉习近平文章被监视居住的一个回应:最初作为习的执政基础或者是拥戴他执政基础的红二代们,似乎在跟习走得愈来愈远。

3月6日起,署名任志强的一篇文章在网上热传。文章批北京当局在“中共肺炎(又称武汉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爆发后,没有及时让国民知情,随后中共“试图用各种伟大的成绩掩盖事实的真相,好像这个疫情是从1月7日的批示才开始。那么去年12月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没有及时公布信息?为什么会发生1月1日中央电视台追究8名谣言者的新闻?为什么会有1月3日的训诫?……”

文章指,从这次疫情中可以看到的现实是,“党在维护党的利益,官在维护官的利益,君则只是在维护一尊的核心地位与利益”。正是这种体制,中共才不公布事实与真相,反而抓批“谣言”的方式,限制和阻止真相的传播,才造成了疫情不可控制的传播。

北京独立学者高瑜说,最新流传的该建议书的内容与早前署名任志强的文章,观点一致:“就是说现在这种政治状况一定要改,现在的权力中心没有这种(改的)意思。任志强现在连儿子都失踪了,所以是(高层)不允许出现这种批评意见。更不允许现在说的什么要改变权力结构,要进行什么像十三届四中全会或者是一系列的变更。”

不过,现在这封建议书无人认领。

转发公开信的红二代成员陈平已发微信撇清,他写道:“昨日我微信群中收到,感觉尚属温和理性,便顺手转发。然不知出之何人之笔。此匿名信网络上转发者众多,媒体、自媒体借炒作我转发而发酵,无非要牵强附会扯上王歧山、任志强。言论、新闻不自由,必然谣言登大雅之堂。可悲!”

在香港的陈平对美国之音表示,“我觉得就是因为言论、新闻不自由,最后导致谣言满天飞。唉,这也是既是特殊的、也是必然的现象。”

不过,陈平表示,这份建议反映当前很多人、尤其是体制内人士的想法。他并且强调并不知道谁是建议书的作者,而且近十年来他跟王岐山没见过面,也没联系。

正在香港的一位不愿公开全名的访问学者李先生说,建议书对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掌控下,权力的描述客观准确:“换句话说,从中共的角度来看,这些建议也是比较中肯的,但是我对这份建议书所能起到的作用,还是不乐观的。因为,一方面这份建议书是匿名流传,而且没有体制内的人出来站台背书。”

红二代成员、自由派作家戴晴认为,一大批曾在1980年代活跃的体制内改革派人士对于中国当前状况和未来发展忧心如焚。有人匿名在这个时机表达诉求,就是希望改变,而这是大势所趋,人心所向。

“说得广泛一点,就是八十年代那批年轻的改革派,他们经过了九十年代,又经过了那么多年,三十年过来了,他们觉得到现在,要是再不说话,再不动作的话,这个国家就太惨了。”

戴晴表示,现在国际形势与1976年抓捕四人帮时不一样了,但是当年起关键作用的人物华国锋、汪东兴和叶剑英现在中共党内没有。

但有网民认为,中共领导人无论“谁上谁下”都解决不了根本问题。从1949年毛泽东到邓小平时代,从江泽民到习近平时代。事实证明,中共历届领导人始终把中共的权力放在民众利益之上。

2019年年末武汉发生肺炎疫情导致中国社会陷入严重的公共卫生危机以来,有多名学者、律师和公共知识分子发表文章或发起公开信联署活动,批评中共领导人处理疫情严重失误,呼吁进行体制改革,其中包括遭拘捕的公民运动发起人许志永,以及受到不同程度打压的清华大学法学教授许章润、北大法学教授张千帆、原广州中山大学教授艾晓明、原中央民族大学教授赵士林等人。

近期中共宣传部门主导推出的多语种新书《大国战疫》,新任武汉市委书记王忠林动员市民接受“感恩教育”,这些颂党颂习的形象工程均引起舆论强烈反弹并接连遭遇挫败。这些不寻常的时政讯息似乎从不同层面佐证了中共高层内斗加剧的猜测。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