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万右派从何而来?12岁童竟成右派(图)

2020-03-24 11:00 作者:甄华 桌面版 正體 2
    小字

中共发动“反右运动”
1957年,中共发动“反右运动”,将全国55万余人打成右派分子,并株连数以百万计的右派家人亲属。(网络图片)

1957年,毛泽东中共发动“反右运动”,号召党外人士“大鸣大放”,鼓励给共产党提意见,说是帮助共产党“整风”,以此“引蛇出洞”。随后,将全国55万余人打成右派份子,并株连数以百万计右派份子的家人亲属。

邓小平时任中央反右办主任,是反右运动的具体实施者。

中共规定,在一个单位必须有5%的人被划定为右派份子。于是,全国各地突然冒出无数大大小小的“右派、反革命分子、坏分子”。仅在河南一省,有9万人被划右派。学校教职员中被划右派的比率更高,有的地区达50%。固始县把48%的教师划成右派;遂平县则为52%。

最大右派——章怡和父亲章伯钧

最大的中央级“右派”是著名作家、《往事并不如烟》作者章怡和的父亲章伯钧,以及罗隆基、储安平等五人。章伯钧在1949年前,是中国民主同盟副主席,农工民主党主席。后任中共交通部长和《光明日报》社长等职。

1957年毛泽东“引蛇出洞”,章伯钧批评中共独断专行,提出建立“政治设计院”以制约中共权力。被打成头号大右派,至今依然是中共不予改正的中央级“五大右派”之一。

最小右派——画漫画的12岁学童

1957年,四川达县干部,一再动员下属鞋帽生产合作社的冉某鸣放,鼓励他批评官僚主义。共产党干部天天来催,冉某被逼得急于脱身,便请儿子小学的同学张克锦画张讽刺官僚主义的漫画。

于是,小学生漫画便成为“恶毒攻击伟大共产党的罪证”,冉某因此被打成“右派”,不久跳下大桥自杀身亡。小学5年级学生、12岁童张克锦被定为“童右分子”,抓去劳教7年。

黄炎培六个子女和一个女婿被打成右派

黄炎培是国民时代的大知识份子,著名教育家。国民党统治大陆时期,黄炎培特意跑到延安跟毛泽东大谈所谓天下兴亡之事。返回重庆后,黄炎培便大肆鼓吹毛泽东中共如何得人心,如何民主、

黄炎培的儿子黄万里是中国水利专家,美国工程博士,清华大学水利系教授。1957年,黄万里反对黄河三门峡大坝工程动工,在清华大学校刊《花丛小语》上发表散文表示不满。毛泽东看到这篇散文以后不满地批示道:“这是什么话?”黄万里因此被打成右派。

黄炎培有六个子女和一个女婿均被打成右派。

给“深入裙中”的书记提意见

甘肃金塔县团委书记祁钥泉积极响应共产党号召,给中共老革命、县委书记秦高阳提意见,他说:

“今天我发个言,给县委秦书记提些意见。我的第一条意见是作为一个县的县委书记,当在金塔县最高领导人,应该注意一下个人的生活作风,行为要检点一些。现在金塔县的老百姓中流传着这么一句顺口溜:秦书记下乡鸡儿遭殃,给个婆娘还要个姑娘。第二条意见,关于统购粮过头问题。我今年上半年在双城乡下乡,看见那里的农民连带菜色,问啥原因,说是去年的统购粮够得过头了,老百姓没吃的,返销粮又跟不上,老百姓挖野菜吃……我希望县委领导要关心老百姓的疾苦,要合理收购统购粮……”

祁钥泉还想继续讲下去,县公安局局长赵正芳不容分说,便命令警察将“右派”祁钥泉抓捕。一个月后,祁钥泉被押送夹边沟劳教,同行的劳改犯人中,居然就有抓他的公安局局长赵正芳。原来赵某因为收到几十封举报秦书记乱搞男女关系的举报函,拍马心切,想私下提醒领导注意,结果被秦书记划入以祁钥泉为首的“反党集团”,一同劳教。

地委书记:“你就是右派!”

为了向上邀功求赏,河南信阳地委书记王某要求下属19个县市开展向地委“报喜”的活动,结果划右派的人数一浪高过一浪。党校副校长董玉宝实在划不出右派来,这位书记便厉声斥责:“你就是右派!”如此便将董玉宝打成了右派份子。

安徽省委书记:“这不就是右派言论吗?”

安徽省嘉山县某单位,只差一个名额未能完成中共下达的右派指标。恰逢安徽省委书记曾希圣亲临该县视察。单位领导向曾希圣汇报说:“该抓的都抓了,实在没有右派了。”曾希圣大怒,拍案而起:“这不就是右派言论吗?”于是,这名单位领导只好乖乖的将自己也划为右派。

1977年,邓小平在毛泽东死后复出,仍然坚持说“1957年的反右本身没有错。”(《邓小平文选》第2卷,人民出版社)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