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萬右派從何而來?12歲童竟成右派(圖)

2020-03-24 11:00 作者:甄華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中共發動「反右運動」
1957年,中共發動「反右運動」,將全國55萬餘人打成右派分子,並株連數以百萬計的右派家人親屬。(網絡圖片)

1957年,毛澤東中共發動「反右運動」,號召黨外人士「大鳴大放」,鼓勵給共產黨提意見,說是幫助共產黨「整風」,以此「引蛇出洞」。隨後,將全國55萬餘人打成右派份子,並株連數以百萬計右派份子的家人親屬。

鄧小平時任中央反右辦主任,是反右運動的具體實施者。

中共規定,在一個單位必須有5%的人被劃定為右派份子。於是,全國各地突然冒出無數大大小小的「右派、反革命分子、壞分子」。僅在河南一省,有9萬人被劃右派。學校教職員中被劃右派的比率更高,有的地區達50%。固始縣把48%的教師劃成右派;遂平縣則為52%。

最大右派——章怡和父親章伯鈞

最大的中央級「右派」是著名作家、《往事並不如煙》作者章怡和的父親章伯鈞,以及羅隆基、儲安平等五人。章伯鈞在1949年前,是中國民主同盟副主席,農工民主黨主席。後任中共交通部長和《光明日報》社長等職。

1957年毛澤東「引蛇出洞」,章伯鈞批評中共獨斷專行,提出建立「政治設計院」以制約中共權力。被打成頭號大右派,至今依然是中共不予改正的中央級「五大右派」之一。

最小右派——畫漫畫的12歲學童

1957年,四川達縣幹部,一再動員下屬鞋帽生產合作社的冉某鳴放,鼓勵他批評官僚主義。共產黨幹部天天來催,冉某被逼得急於脫身,便請兒子小學的同學張克錦畫張諷刺官僚主義的漫畫。

於是,小學生漫畫便成為「惡毒攻擊偉大共產黨的罪證」,冉某因此被打成「右派」,不久跳下大橋自殺身亡。小學5年級學生、12歲童張克錦被定為「童右分子」,抓去勞教7年。

黃炎培六個子女和一個女婿被打成右派

黃炎培是國民時代的大知識份子,著名教育家。國民黨統治大陸時期,黃炎培特意跑到延安跟毛澤東大談所謂天下興亡之事。返回重慶後,黃炎培便大肆鼓吹毛澤東中共如何得人心,如何民主、

黃炎培的兒子黃萬里是中國水利專家,美國工程博士,清華大學水利系教授。1957年,黃萬里反對黃河三門峽大壩工程動工,在清華大學校刊《花叢小語》上發表散文表示不滿。毛澤東看到這篇散文以後不滿地批示道:「這是什麼話?」黃萬里因此被打成右派。

黃炎培有六個子女和一個女婿均被打成右派。

給「深入裙中」的書記提意見

甘肅金塔縣團委書記祁鑰泉積極響應共產黨號召,給中共老革命、縣委書記秦高陽提意見,他說:

「今天我發個言,給縣委秦書記提些意見。我的第一條意見是作為一個縣的縣委書記,當在金塔縣最高領導人,應該注意一下個人的生活作風,行為要檢點一些。現在金塔縣的老百姓中流傳著這麼一句順口溜:秦書記下鄉雞兒遭殃,給個婆娘還要個姑娘。第二條意見,關於統購糧過頭問題。我今年上半年在雙城鄉下鄉,看見那裡的農民連帶菜色,問啥原因,說是去年的統購糧夠得過頭了,老百姓沒吃的,返銷糧又跟不上,老百姓挖野菜吃……我希望縣委領導要關心老百姓的疾苦,要合理收購統購糧……」

祁鑰泉還想繼續講下去,縣公安局局長趙正芳不容分說,便命令警察將「右派」祁鑰泉抓捕。一個月後,祁鑰泉被押送夾邊溝勞教,同行的勞改犯人中,居然就有抓他的公安局局長趙正芳。原來趙某因為收到幾十封舉報秦書記亂搞男女關係的舉報函,拍馬心切,想私下提醒領導注意,結果被秦書記劃入以祁鑰泉為首的「反黨集團」,一同勞教。

地委書記:「你就是右派!」

為了向上邀功求賞,河南信陽地委書記王某要求下屬19個縣市開展向地委「報喜」的活動,結果劃右派的人數一浪高過一浪。黨校副校長董玉寳實在劃不出右派來,這位書記便厲聲斥責:「你就是右派!」如此便將董玉寳打成了右派份子。

安徽省委書記:「這不就是右派言論嗎?」

安徽省嘉山縣某單位,只差一個名額未能完成中共下達的右派指標。恰逢安徽省委書記曾希聖親臨該縣視察。單位領導向曾希聖匯報說:「該抓的都抓了,實在沒有右派了。」曾希聖大怒,拍案而起:「這不就是右派言論嗎?」於是,這名單位領導只好乖乖的將自己也劃為右派。

1977年,鄧小平在毛澤東死後復出,仍然堅持說「1957年的反右本身沒有錯。」(《鄧小平文選》第2卷,人民出版社)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