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中国制造”危机加剧(图)

2020-03-23 01:48 作者:赵晓彤 桌面版 正體 3
    小字

中共病毒 中国制造 供应链
疫情重创全球经济,令“中国制造”面临的危机加剧。(图片来源:Ivan Traimak/Adobe Stock)

【看中国2020年3月23日讯】(看中国记者赵晓彤综合报导)中共病毒(又称新冠状病毒,COVID-19)疫情持续蔓延,虽然北京官方公布的复工率越来越高,但由于疫情向海外扩散并恶化,重创全球经济,反而令“中国制造”面临的危机日益严重。

美、日政府欲减少对“中国制造”的依赖

中共病毒疫情严重冲击的汽车行业中,日本和韩国的车厂受影响最为严重。但随着疫情在全球发展,欧美越来越多的车厂也开始暂时关闭,而日本政府已另有考虑。

据《日经新闻》报导指,日本政府正在考虑,是否让该其主导的“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步协定”(TPP)接纳包含台湾,泰国以及印尼、菲律宾等更多地区。

泰国是日本汽车业除中国外另一个重要的生产基地。目前日本已派高级代表前往泰国协商,预计泰国会在4月表达其意愿。

日本制造企业进口的中间材料中,约有21.1%来自中国。报导指出,在疫情冲击中国供应链而影响日本企业之后,日本政府有意以TPP来促进多元化,且“分散中国依赖”的构想,现已得到日本企业界的支持。

同时,日本政府就疫情而推出的刺激计划中,也在考虑补贴那些将产线移回日本或移至东南亚的企业,特别是过于依赖中国供应链的汽车产业。

同样美国政府已开始鼓励减少对中国制造医药的依赖,在本土建立药品及医疗产品的制造。

近期,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编制了一份有150种药物(如抗生素)的清单,发现在美国销售的产品中,有14%的药物的关键原料来自中国,而8%的成品药在中国生产。并指出,有20种药品完全依赖中国供应链。

据估计,在美国市场,有近97%的抗生素来自中国。美国的降血压药的原料主要来自中国大陆,四环素、青霉素等老牌抗生素药,美国已经不进行生产,都从中国进口。而治疗肺炎的头孢菌素,专家相信,中国是唯一的原料供应国。

美国参议员鲁比奥表示,川普总统将发布行政命令,将加强对药品和医疗设备的“购买美国货”要求。中共肺炎疫情的爆发为美国敲响了警钟,暴露了美国经济关键领域中供应链的脆弱性和对中国制造的依赖。

美国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Peter Navarro)在上周接受《CNBC》采访时表示,正游说川普总统发出行政命令,要求美国药品企业把药品与医疗用品供应链迁回本土。

疫情跑赢“中国制造”转型 关键芯片仍短缺

在全球供应链中,中国大陆的制造业主要集中于组装、装配等中间加工业务,其上游零部件供应中,对于产品附加值低的部件,在全球或中国大陆较易找到替代供应商,但是对于原材料中高精度的零部件则大量依赖海外进口。当海外高精尖领域的供应出现问题,则中国制造将无可避免的受到阻滞。

深圳的一家跨国电子企业高层对《路透社》表示,智能手机、服务器、计算机等电子设备中必须用到的存储器、显示面板,而面板所需要芯片主要进口自美国、日本及韩国。而疫情也正在这几个地区蔓延。

报导引述中国电子电路行业协会近日的一封公开信称,电子电路的上下游产业链要抱团发展,带动产业链尽快回到正轨。

但高端芯片一直是中国制造业在技术环节上无法突破的一个领域。一位外贸协会负责人告诉《路透社》,目前中国在全球供应链中的短板领域就包括通信装备产业的高端芯片,在这些环节上中国的产业基础相对较弱,领域的核心关键技术受制于人。

据《日经新闻》引用消息人士披露,仅管武汉对市民执行严格的“封城”、“封路”管控。从2月开始,而一家叫做“长江存储”的公司却一直未有停产。这间公司是由中国紫光集团和官方合资,是中国目前技术最先进的内存芯片公司之一。

《每日经济新闻》引述CINNO Research半导体行业首席分析师杨文得指,据行业数据,若月产量十万片的存储器制造厂停工,会造成月收入减少1.5∼2亿美元左右,同时,停工也会给上游设备厂商与材料供应商造成损失。

行业海外布局已形成 “中国制造”或已结束

供应链风险管理软件公司Riskmethods的报告指出,在经历疫情的冲击,目前中国制造业仍需要数月,甚至几个季度的时间才能恢复,且从2019年12月至今年2月,中国大陆宣布遭遇“不可抗力”的公司约增加了44%。

3月20日,《CNBC》引述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学者卡普里(Alex Capri)表示,疫情的爆发,导致在中国建立的大量供应链正发生快速变化。

卡普里指出,虽然外企在在过去十几年甚至几十年大力投资“中国制造”,但随着中美贸易战,各国公司已开始将其供应链,转移或分散到中国以外,这在制药和科技领域尤其明显,疫情爆发加速了外企将供应链撤离中国。他称“供应链将会大规模重组”,但中国仍是重要市场,由于企业须尽快实现供应链多元化以分散风险,所以可能实行“中国+1,中国+2或+3”的采购战略。

卡普里预期,全球供应链将不会恢复到过去几十年的状况,过去人们所知道的全球化,已经结束。

出口企业经营资金困难

不仅全球范围的供应量重组对中国制造业造成危机,出口加工企业自身的财务资金情况也在影响着“中国制造”的可持续性。如果这些企业不能坚持到疫情结束,则订单也很难在疫情结束后再回到中国。

宁波中基集团副总裁应秀珍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目前进出口企业的压力很大,公司平台下的很多企业都面临因订单取消、减少,并且疫情在海外发展,导致产品已经生产了,可是却无法发货并得到回款,库存也积压在仓库,令企业资金周转出现困难。至于已经生产但被取消的出口订单部分,是否考虑采取履约保险的形式? 希望可以在保险、流动性方面给这些企业提供一些支持。

报导还引述杭州纺织品进出口企业的一位负责人表示,进入三月,欧洲采购商要求推迟发货,还有供应商取消、或减少了订单,但产品都生产出来了,货物都困在手里。企业要承受着工资、房租、库存、资金流转都多重流动性压力。

(编者按)导致武汉肺炎爆发的病毒是来自中共统治下的中国,由于中共当局隐瞒真相致使疫情在全球扩散。武汉人、湖北人,乃至所有中国人及全世界人民都是受害者。中共不是中国,也代表不了中国,因此,中共治下出现的这种病毒应叫“中共病毒”。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