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城那么久 这个武汉工厂一直未停工的背后隐情(图)

疫情汹涌 武汉长江存储芯片生产不停工

2020-03-19 20:52 作者:赵晓彤 桌面版 正體 4
    小字

武汉肺炎 芯片 停工
武汉长江存储芯片生产不停工。(图片来源: Fotolia)

【看中国2020年3月19日讯】(看中国记者赵晓彤综合报导)中国湖北省武汉市,是疫情最严重的地方,严格的“封城、封路”至今未解禁,但武汉长江存储的内存芯片制造却一直未停工。由于中美贸易战,中国芯片产业面临困境。

日媒曝武汉长江存储“封城”也未歇

自从武汉“封城”后,列车便不再停此地,不过消息人士向《日经新闻》披露,从2月开始,有一些“专列”开始停靠武汉,下车的人不是前往医院,而是去一家叫做“长江存储”的公司;据公开信息显示,这间公司是有中国紫光集团和官方合资,是中国目前技术最先进的内存芯片公司之一。

报导引述消息人士表示,这些人都是从各地招来的工人,他们被要求上工后不许离开公司范围,大部份人每天要工作10到12小时,并且政府特批,中国法律禁止加班超过36小时的规定,在这里并不适用。北京当局冒着传染的巨大风险也要让这间工厂运作。

报导引述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学者卡普里(Alex Capri)指出,依赖外国技术,不能技术自主,是北京扩张地缘政治野心的“严峻阻碍”。

《每日经济新闻》引述CINNO Research半导体行业首席分析师杨文得指,据行业数据,若月产量十万片的存储器制造厂停工,会造成月收入减少1.5∼2亿美元左右,同时,停工也会给上游设备厂商与材料供应商造成损失。

疫情之下 要“芯”不要命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导,长江存储把2020年视为最关键之年,因为今年,该公司既想要在技术上突破96层3D NAND闪存,也想要推动64层3D NAND快闪存储器的大规模量产。

报导引述长江存储1月的说法,“停工停产不在其计划之内”。

由此可见,疫情汹涌危及生命,这家企业也不愿停下生产线和产线上的工人。

目前该公司正在加紧生产的产品,64层堆栈3D NAND快闪存储器,正广泛应用于智能手机、笔记本、数据存储设备、数据中心等,特点是可以在断开电源的情况下进行数据存储,并且可以给用户提供更大容量的快闪存储器。

由于目前该技术和产品被广泛应用,拥有巨大的市场和利润,所以各个科技大厂都在积极研发3D NAND。

据报导指,存储芯片的市场规模约达2,000亿美元,而NAND快闪存储器占存储芯片约1/3的比例。目前,三星、东芝、西部数据、美光、SK海力士和英特尔掌控了99%的市场份额,而中国的厂商在技术上和市场上仍不具备和这些大厂竞争的能力。

巨额利益背后的知识产权问题

北京将半导体作为其所谓的“中国制造2025”计划的关键支柱,斥资数十亿美元钜资,计划在2025年,可以生产70%的半导体。但是,在过去两年,随着中美贸易战升级,以及因中国盗窃知识产权行为,美国逐渐收紧对华技术出口,中国的芯片产业面临自给自足的困境。

2019年12月彭博社的一篇报导援引官方统计数据说,过去三年来,中国从美国进口半导体、集成电路与芯片制造设备在急剧增加。在中美贸易战期间,2019年8月从美国进口了价值约17亿美元的芯片和相关设备,10月份的进口额也逼近这个水平。

除了大量进口,北京当局也同时加大对国内芯片产业的投资。2019年10月,北京当局成立了一项由国家支持的基金,该基金主要投资和扶植以清华紫光为龙头的半导体存储产业。

芯谋研究首席分析师顾文军对《每日经济新闻》指出,采用新技术并不一定能规避所有竞争对手设计好的专利门槛。

在2018年11月,美国司法部曾起诉一间中国国企及一间台湾公司,指控其涉嫌窃取美国内存芯片制造企业美光科技的商业机密。

科技杂志《尖端技术》(Extreme Tech)曾于2019年6月发表了一篇文章“中国芯片设计若无美国技术将无法达标”。该文作者杰尔‧赫鲁斯卡指出,只要中国有购买美国半导体的途径,他们就会购买美国产品,除非这些通道完全切断,那就别无选择,只能依靠中国自己的半导体设计专业知识,那样,中国无疑会落后很多很多。

(编者按)导致武汉肺炎爆发的病毒是来自中共统治下的中国,由于中共当局隐瞒真相致使疫情在全球扩散。武汉人、湖北人,乃至所有中国人及全世界人民都是受害者。中共不是中国,也代表不了中国,因此,中共治下出现的这种病毒应叫“中共病毒”。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