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北京301医院院长李其华病逝 江泽民曾点名迫害(图)

2020-03-17 04:41 桌面版 正體 4
    小字

因修炼法轮功被中共蹂躏的各界精英人士,(从左至右、从上至下)原空军指挥学院教授于长新遭判17年,解放军总医院院长李其华(图上左二)遭严密监控,国防科技大学计算机学院尖端人才李志刚被判刑5年,获美国“十佳维权律师”奖的王永航遭判7年,42岁北大才子、乐手于宙被迫害致死,辽宁女诗人伏英遭判9年,45岁广东珠海知名画家郑艾欣被迫害致死,广州市公安管理干部学院法律讲师、二级警督赵萍被迫害致死。
因修炼法轮功被中共蹂躏的各界精英人士,(从左至右、从上至下)原空军指挥学院教授于长新遭判17年,解放军总医院院长李其华(图上左二)遭严密监控,国防科技大学计算机学院尖端人才李志刚被判刑5年,获美国“十佳维权律师”奖的王永航遭判7年,42岁北大才子、乐手于宙被迫害致死,辽宁女诗人伏英遭判9年,45岁广东珠海知名画家郑艾欣被迫害致死,广州市公安管理干部学院法律讲师、二级警督赵萍被迫害致死。(图片来源:合成图)

【看中国2020年3月17日讯】(看中国记者林中宇综合报导)原中共军方总医院(又称301医院)原院长李其华于3月13日凌晨在北京逝世,享年102岁。李其华因为修炼法轮功,在1999年7月江泽民全面打压法轮功时,遭江亲自施加压力加重迫害。李其华向中共高层反映在法轮功修炼在受益,以及法轮功有益于国家,因而遭江泽民点名加重迫害。

陆媒《澎湃新闻》3月16日报导,从多名李其华亲友处证实原中共军方总医院原院长李其华逝世的消息。

李其华,1918年生,原籍湖北红安,1931年参加中共红军,第一军医大学毕业,一直在军队卫生、医院系统工作,曾任第二军医大学校长,总后卫生部政委,解放军总医院院长,立过大功,多次受奖,1984年离休。

据明慧网报导,原解放军总医院院长李其华,用自己修炼的事实,揭示出生命科学的真谛。

据悉,李其华1993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并有幸两次参加了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在北京开办的讲法传功学习班。

1999年7月20日中共宣布全面镇压法轮功信仰群体之前的几个月,时任中共党魁江泽民就已先行在军中布局。根据海外中文媒体报导,中共迫害法轮功军队先于地方,江泽民决意要镇压法轮功时,就想把军队的做法推向全国。

1999年“4.25”的法轮功学员到中南海上访事件发生后,中共军委下发了一系列准备迫害法轮功的文件,80多岁的李其华为了阻止中共作出错误的决定,将自己和老伴在法轮功中受益的经历,以及法轮功有助于国家精神文明建设的事实写出来,在中共高层散发。时任军委副主席张万年将李其华的公开信,附上张万年自己写的报告交给了江泽民。

江泽民随即写信给军委,军队系统率先开始大规模迫害法轮功,江泽民特别点名3人,李其华是其中之一。而因为李其华的身份、资历和影响力,迫害初期就被江泽民紧紧抓住这一“典型”不放,在官方高层公开点名批评,施加压力。因此军方当局开始天天找李其华谈话,逼其检讨并放弃修炼,并炮制了一个并非李其华本意的“检讨”。之后他的一切行动被派来的三个人严密监控起来,不准下楼,不准接电话,和外界隔绝。

李其华是老红军、老党员、医学专家、军队高级干部,功成名就,绝对不可能轻易相信什么,为什么相信并修炼了法轮大法?他曾在写给中共中央的文章《原则不是科学研究的出发点,科学更需要探索和实践》中,叙述了他老伴重病几十年,自己身为院长给予了方便的医学治疗也无济于事,学法轮功不久沉疴即消,因此使他也走上了修炼之路,不但身体受益,更重要的是法轮大法阐述的道理破除了他几十年形成的僵化观念,开启了生命的智慧。

李其华的老伴赵丽彬炼法轮功前,患冠心病、青光眼、高血脂、多眠症、肝炎等,脸色青黄,嘴唇黑紫,靠药物和吸氧维持生命。李其华写道:“老伴的亲身变化,对我心灵的震憾太大了。我不得不思考:我所在的解放军总医院,技术、设备虽不敢说都是世界上最先进的,但也是国内外数得着的。就这样也没有治好老伴的病,而他学法轮功那么短时间,不用打针、吃药就全好了,这是为什么呢?这些问号不断地在我脑中翻腾。事实胜于雄辩!我从怀疑、观望、关心到想亲自试一试,就这样我也走进了法轮功的修炼行列。”

从1993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之后,李其华自己一身的病也不药而愈了,身体越来越好。亲身经历的法轮功袪病健身的奇效,使李其华心服口服,他写道:“就我所知,我所在的北京老年学法组,人均年龄70多岁,80岁以上的就有好几位,……许多是被称之为‘老革命’、‘老干部’、‘老科学家’、‘老教授’的高级领导和高级知识阶层,这些人也都不是盲目的,不是头脑简单的,而是经过认真思考后,才走进修炼法轮功队伍里的。”这是李其华老人在没有任何外部压力下内心深处真实想法的自然流露,是完全可信的。他的这个心得体会影响很大。

李其华的文章结尾写道:“我苦苦追求、探索、思考一生中的许多重大问题,人生观、世界观的问题,医学中生命科学的问题,社会科学的问题,都在《转法轮》一书中迎刃而解了,而且从我得法以后,再也没有动摇过。因为我的思想境界可以说来了一个升华和提高。其实还不只是我一个人这样,就我所知,我所在的北京老年学法组,人均年龄七十多岁,八十岁以上者就有好几位,许多是被称之为“老革命”、“老干部”、“老科学家”、“老教授”的高领导和高知识阶层,这些人也都不是盲目的、不是头脑简单的,而是经过认真思考后,走进修炼法轮功队伍里的。他们也是和我一样,在古稀之年才得到李洪志老师的大法,都感到太幸运、太有缘、太珍贵了。同时大家也都有个心愿,愿我们的老战友、老同事、老领导;愿我们的中年一代、年轻一代,少年一代,也都能放下常人中“僵化了的观念”、“固有观念”,排除各种障碍,细心静气地读一读《转法轮》,炼一炼法轮功,然后自己再想一想,我们这些老者说的是否有那么一点儿道理;想一想,大法对我们的精神文明建设到底是有益还是有害。”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