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失踪的青年达数百人 警方仍持续不作为(组图)

2020-03-16 19:30 桌面版 正體 11
    小字

武汉大学生失踪案始终没有线索,近年失踪人数达到了数百人。图为失踪于2014年11月28日的原华中科技大学学生程浩。
武汉大学生失踪案始终没有线索,近年失踪人数达到了数百人。图为失踪于2014年11月28日的原华中科技大学学生程浩。(图片来源:大纪元)

【看中国2020年3月16日讯】自从2017年媒体曝光30多名武汉大学生神秘失踪之后,这几年来数据一直攀升到了数百人,武汉平均每三个月就有1名大学生或是同龄社会青年失踪,而且都是有名有姓的。为了寻找孩子,父母总是耗费心神,甚至是写下酬谢承诺书。然而,公安就此事上,依旧是不作为。

2月17日,多名失踪孩子的家长一起写下承诺书表示,谁能帮助他们找到孩子,就给他(她)十万元酬谢金。根据家长提供的一份武汉失踪青年名单显示,统计近年来失踪人数多达372人,但是文件注明仅“找了一半”。

河南洛阳人,林飞阳,身高1.85米,2015年11月26日自莫斯科大学返回武汉之后,就在常青五路失踪。

林飞阳之父林先生告诉记者,林飞阳并没有告诉任何人回国的事,他只背了一个双肩书包。离开中国的时候超大行李箱满满装了两箱,因此大部分行李、衣服、电脑都留在宿舍里。推测他回国办事情或是见什么人,还要再回去的。

“当时查监控录像他就在常青五路上往前走,走到中央党校里换了件衣服出来,再走到换乘站那边,车辆特别多,人也多,就看不到了。再没有线索。”林先生如此说道。

让林父颇为遗憾的是,警方当时对人口失踪不立案,也不做处理。“当时他的手机号还能打通,但没人接听。我请求警方定位手机,当时的答复是人口失踪不能够立案,所以不能查手机地址。就这样把很重要的机会错过了。”

林先生接着在武汉贴寻人启事,到处寻找儿子,结果居然碰到好多在武汉丢了孩子的家属。到了后来,发现丢失的人口是越来越多,林父表示,“从网上查失踪人口的相关消息,近年来失踪的年龄段从十八九岁到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失踪的总数量在500-600人。”

林父在武汉期间一直在找各级的人大、政协,从省级至市级、区级的政府部门,一年之后,2017年6月,最终经过法院审理,才立了案。

至于为什么要写寻子承诺书,林父表示,“我们觉得只要孩子能回来,我们愿意付出一切,因为孩子就是一个家,没有这个孩子在,整个家庭就散了,没有生活的意义了。”林父希望失踪事件能够引起政府与国家相关机关的重视,“如果重视这个事情,后面可能会好一些。”

七十多个摄像头都看不到孩子踪影

江西九江人,罗浩,1994年7月出生,身高1.83米,湖南长沙学生。他于2015年9月10日前往武汉大学寻找同学,失踪于武汉洪山广场。

罗浩的父亲罗先生告诉记者,洪山广场附近多达七十多个摄像头,很繁华,道路四通八达的。但是,武昌分局刑警大队表示这是国家机密,不让家人看,只能够警方看,而警方又没看到。

林父说,“洪山广场什么路到什么路,有几个摄像头,有什么单位,我都记得清清楚楚的,七十多个摄像头捕捉不到我小孩的踪影?他就是不让你看。”林父又说,“失踪几年就是不给立案。我们到武昌区珞珈山派所报案,接警的潭(音)姓警官把我们亲戚的电话全部拉入黑名单。”

罗浩是家里的独生子。罗父这几年来是边打工边找孩子。他一听到武汉有贩卖器官组织,将小孩给控制起来了;又听人说是传销,但是传销会往家里打电话要钱的;还听人说是武汉的地下组织将小孩搞到缅甸参加果敢军。

罗父表示,“每年都有发生小孩丢失的,这个组织很庞大的,到处都有。还有好多孩子都是大学生,帅宗斌是武汉理工大学的、程浩是华东科技大学的,我们总共将近40个大学生都是那一年失踪的,而且每年都有发生。小孩人间蒸发了怎么可能的事情?”

罗父认为,武汉警察太黑了。他透露,“包括中共肺炎(又称武汉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我们11月份就在武昌区听说了。军运会(10月18日至27日)不让我们进武汉,(军运会结束后),11月份武汉人跟我们说肺炎有传染。中共肺炎早就有,它欺上瞒下。”

武汉部分失踪大孩子名单
武汉部分失踪大孩子名单。(图片来源:大纪元)

失踪数百人 只有三人找到尸体

时年21岁的程浩,湖北随州人,身高1.75米,他是华中科技大建规学院大三学生,在2014年11月28日,在长江二桥附近失踪。

程父表示,“孩子在江汉路附近失踪的,今年5年了,什么音信都没有啊,国家也不管。希望媒体帮助我们这些弱势群体。”

“我们武汉失踪了几百名大学生啊,政府都不管。你去报案怎么搞?多长时间写个失联,过2个月、半年以后立为失踪(加入全国人口失踪信息库),也不当作刑事案件去侦办。你去找就是敷衍一下,踢皮球,武汉政府腐败得很。”

今年50岁的程父,只有程浩这个男孩子。“我们家条件本身就不是很好,为找这个孩子家底都找干了。以前我的眼睛视力很好,现在看什么都模糊,为这个孩子流泪流得太多了,身体状况也不好。很多家庭都是这样,好多家庭有的父母为这事都不在了。”

程父说,“我们告状都摸不到门,像湖北省和武汉市政府我们去了多少次,大门都进不去,旁边有卫士站岗,他不管你有什么冤情,你进那个大门他还打你,我们吃的苦都说不清,一下子说不完。”

程父又说,武汉失踪了几百人,都是有名有姓的,只有三个人找到了尸体,而公安都说是自杀。程父表示,每次发个贴子,几天后就被封杀了,发不出去。

程父说,“就我这几年找孩子的经验,他们都说国家有贩卖人口器官,卖心脏啊、肾啊,一个人的供体可以卖到上百万,还有当官的换这些东西(器官),一般的普通人不要,就要身强力壮的,十多岁的,大学生的,也有说大学生好上当受骗,有这样分析的。”

程父目前正在广州打工,当地复工时间不长,他担心自己将来没人管,趁年轻能动一下(工作),否则到哪一天动不了没人管。

调查:失踪学生或成为器官移植受害者

2017年9月,原北京传知行社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杨子立曾经针对武汉失踪大学生做过调查,还帮助家长建微信群,联系律师、记者来调查此事,但是他很快就被武汉警方跨省抓捕,还被公司开除了。

杨子立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说道,他在调查期间发现一些规律性,最可疑的就是失踪的主要都是男大学生,女大学生偶然也有,却很少。此外,基本上都是来自普通家庭,没有高干。

目前只有一个例子例外。杨子立从家长处得知的,他说,“有一个家长曾经带着亲戚朋友去武汉市青山区公安分局去要人,接待他们的负责人说,每年要失踪好些人,每年找不回来的至少上百人,说好几年了一直找不到人这很正常。还说他们区有一个常委,家里孩子丢了,也是没有找到。他没有说具体的人,是真是假,无从判断。但是报出来的这些丢失的确实都是普通老百姓的孩子。”

对此,杨子立认为,丢了孩子是家庭最大的变故,家人是一直熬着,政府不将他当回事。若是一个区找不回来的至少得上百人,那么武汉十几个区每一年至少多达上千人。

杨子立声称,失踪人口警方开始一般不给立案,就算录像也不是都能调查的,而且也只能查普通治安的那种录像。北京当局虽然建立一套天网,但是天网系统必须得权限更高的人才能够使用。

相关新闻如下:
你未必知道的人面识别:只要拍到背影 就能找到其人
中国天网监控台湾?“合作金库”爆装中国监视器
恐怖!中国天网已2亿部 预测2022后1摄像头监控2人
港人“解剖”智慧灯柱 疑与中共“天网”有关
美媒:中国天网监控人民 英特尔等多家科技大厂沦帮凶

杨子立说,“据我所知2017年抓高智晟律师的时候用过。所以这个天网只是为它统治服务,不是为老百姓服务,中国每年都丢失很多人,做奴工的,也可能器官移植的,这种受害者,我估计应该很多。”

杨子立进一步分析说,第一,男大学生失踪之后,不容易引起警觉;第二,男大学生的智商比较高,不会轻易被骗,且年轻、身强力壮,在这些大学生里有一半以上是1.8米以上,身体很棒的人。可是,不留痕迹地把他们灭掉也是不容易的。不过,大学生毕竟不是很成熟,而警方往往不会立即立案,经过一、二个月之后,很多线索就不好寻找了。

大学生失踪已被认为是敏感话题。杨子立表示,“从轻里来说是破不了案;往重里来说这里要是有什么阴谋,器官移植之类的,犯罪团伙跟这些医院能不勾结吗?现在中国这些卖淫嫖娼也好,吸毒贩毒也好,没有公检法做后台,它能干得了吗?贩卖人体器官这种事情肯定也得有政府内部的后台,一定要触犯某些黑后台。”

当年一位腾讯驻武汉的记者报导了大学生失踪案被抓捕,中国官媒央视则声称这名记者造谣。对此,杨子立直言,“调查的结果证明他说的都是真事,而且有些事他只是点了一下,还没有展开说。他说的全是真的,就这武汉就把他弄起来了。”

杨子立还强调,实际上各个大城市都有失踪人口,央视《等着我》节目组在网上能够查到,按比例来看,北京、上海失踪的总人口数都比武汉还多。不过,如果加上一些过滤条件,武汉就处于男性青少年阶段,以及身高高一点的条件来看,失踪人口的比例是高于其它城市。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