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4死4濒危 揭武汉中心医院“至暗时刻”(图)

2020-03-13 10:28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中共肺炎
一名中共肺炎患者于2020年3月10日在一辆公共汽车中。(图片来源:Stringer/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3月13日讯】中共肺炎(又称武汉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持续,武汉市中心医院多名医护人员相继感染、去世,其中包括“吹哨人”李文亮医生。大陆《南方人物周刊》12日披露,该院在疫情爆发初期,不但上报机制混乱,还严禁医护人员对外发布消息,医护人员甚至被警告不得戴口罩,以免引起恐慌。

报导引述武汉市中心医院一名前线医生指出,目前武汉市中心医院还有4名感染中共肺炎得医生濒危。他强调,这4人都出现包括呼吸衰竭在内的多器官衰竭症状,同时伴有各种不良并发症,“有的全凭外部医疗手段支持、维持生命”。

报导称,武汉市中心医院的后湖院区是距离华南海鲜批发市场最近的医院之一,相距1.6公里,步行仅需23分钟。去年12月29日,后湖院区急诊科医生通知公共卫生科接诊4起华南海鲜市场病例,病情异常。医院致电江汉区疾控中心,但对方称之前上报的类似病例,查了各项病原均无结果,需要汇报领导。

但6天后,该区疾控中心仅回复:“等上级通知后再报,具体上报病种等通知。”接着官方机构出现互相推诿的情况:区卫健委说是市属医院管辖,报给市;市卫健委则说,这是属地管辖,应报给区。

1月8日起的3天,医院上报14个病例,但其中一个无法确诊,区卫健委竟要求院方联系区疾控中心自行采样,区疾控中心则推说等区卫健委通知。13日,院方再将一名患者无法采样的信息报告区疾控,得到的回复却只有一个字“等”。

从1月11日到16日,该院收到26起员工疑似感染报告。但据武汉市卫健委公告,截至1月15日,全市医护人员“零感染”。

一名前线医生透露,1月初就有许多患者没有接触华南海鲜市场史,但有临床症状和影像学依据。此外,陆续有医护人员在接触患者后出现同样征状,“这就是人传人的直接证据”。但他们将个案上报后,所收到的要求是不允许填“不明原因肺炎”或“病毒性肺炎”,只能写“肺部感染”。

早期武汉市中心医院统一要求,“不能说,不能戴口罩,怕引起恐慌”。根据该院一名医生回忆,疫情开始不久的一天,临近下班,院里所有中层召开紧急会议,口头传达,不得对外提起“中共病毒(又称新冠状病毒,COVID-19)”字眼。该医生又指,曾听到多位同事提及,1月上旬,甲状腺乳腺外科主任江学庆戴口罩去开会,被院领导批评。此后,该院多位医生都看到他没戴口罩。几天后,江学庆因受感染被确诊,最后去世。

报导还指出,在他接触到十多名医护人士中,过半数人表示曾受到院方的干预,包括训诫、谈话、被要求删除发布内容、被电话提醒不能公开有关消息等。而该院危重症、去世医生所属的科室,来自眼科、甲状腺乳腺外科、消化内科等,与治疗中共肺炎没有直接相关,究其原因在于初期预警不足,且与防护设备简陋有关。

有医生透露,有段时间曾把家里的垃圾袋拿去医院当防护服,即使是所谓的防护服,也是薄如蝉翼,“简直就是裸奔,真的是敢死队”。

报导称,多名采访对象在受访时表达了对该院书记蔡莉、院长彭义香的不满,包括认为他们临床经验不足,“一个原来是搞教学的,一个是卫生部门官员”,不但摆官威,还要医护人士封嘴,又不尊重下属意见,令不少医护人员“愤愤不平”。

武汉市中心医院始建于1880年,前身为汉口天主堂医院。它是武汉市28所三级甲等医院之一,属于武汉市属的公立医院。该院有三个院区,其中后湖院区是武汉市征用的第二批定点医院,南京路院区后来也进入定点医院名单。

目前该院有员工4300余人,其中博士、硕士1206人。

(编者按)导致武汉肺炎爆发的病毒是来自中共统治下的中国,由于中共当局隐瞒真相致使疫情在全球扩散。武汉人、湖北人,乃至所有中国人及全世界人民都是受害者。中共不是中国,也代表不了中国,因此,中共治下出现的这种病毒应叫“中共病毒”。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