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你那从不道歉的形象一点也不招人喜欢(图)

2020-03-09 08:25 作者:汪刚强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3月5日,北京一居民楼消毒(图片来源:Kevin Frayer/Getty Image)

【看中国2020年3月9日讯】早年刚学会骑自行车的时候,当了回窦娥:明明是对方分神撞我了,可那家伙不仅不道歉,反而给我一顿臭骂,问我怎么骑车的。看那家伙满脸横肉的样儿,加上自己又是菜鸟,只能忍气吞声。

后来我把委屈说给同事听,一位资深“骑手”说你太不知深浅了,我们遇上这样的事,不管有理没理,先给对方一个猛虎洗脸。谁抢了先机谁占上风。后来我活学活用,果然灵验。遗憾的是我不够争气,用了一次,觉得我被人涂改了,心想还是该咋样就咋样吧。好在我素来谨慎,后来类似的磕磕碰碰几乎没有再找我。

那个资深“骑手”是大家公认的精明人,虽然从不吃亏,但混得并不咋的。这不奇怪,成天算盘珠子噼里啪啦响,稍有品位的都不带你玩,你能混到哪去?顶多几个混不上台面的小喽啰做你跟班。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不是?

不过,并不是所有的舍都会有得。让“南京法官”暴得大名的彭宇就是。发现一老太太摔倒,这位倒霉哥赶紧去扶,谁曾想那老太太摔伤了,需要支付医疗费。著名的“南京法官”就说了,不是你撞的你干嘛要扶,这不合情理啊。这扶就相当于道歉了,貌似也对啊,没有错你干嘛道歉?

看到新闻里的彭宇案,当时心里就添了个很大的堵。想我小时候,不论是我,还是我姐我弟,在外面和人家闹不痛快,我妈只要出现在现场,肯定是给我们一顿臭骂,然后给对方大人孩子道歉安抚。即便我们有天大的委屈,回家再细说。后来我姐嫁人,小家闹矛盾,打死也不回娘家告状,直接找婆婆——当然她婆婆也是少有的大好人。

我妈那个老村官在我们老家那一带口碑特好,退休好多年了,乡邻们闹别扭,还时不时到她那里要她主持公道。辞世好多年了,老一辈乡邻们还时不时念她的好,说她的故事。

我妈教导我们,许多事并不是你道歉了你就输了。其实世界上聪明人很多,你只要完全没错或者错得不多,你的诚恳道歉会让人看作高风亮节;如果错得厉害,更需要道歉,求得别人谅解。事实上,即便你错得厉害,你只要诚恳道歉了,别人大多不会对你不依不饶,毕竟人心都是肉长的……

在这样的言传身教中长大,我和我姐我弟都有个共性,特别讨厌那些从不认怂的“强者”,喜欢那些敢于示弱的谦谦君子。

我姐说,她时不时在课堂上和学生讲当年某位领导的故事:2008雪灾,老人家去长沙火车站看望滞留旅客,表示深深的歉意;2009教师节,老人家深入课堂听课,评课时出了点枝节错误,完全可以忽略不计,后来愣是致信新华社纠错并道歉;2011温州动车追尾事故……

当今颇多家庭因为“强者”气焰太高而分崩离析。这样的家庭总有那么个成员,从来正确,永远不错,永不认输,永不道歉。对方一忍再忍,最终突破忍受底线——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社会上混,其实也一样一样的。老家人常说,不怕你狠上天,就怕你人不沾。当高品位人士都不带你玩了,你混啥混?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编者按)导致武汉肺炎爆发的病毒是来自中共统治下的中国,由于中共当局隐瞒真相致使疫情在全球扩散。武汉人、湖北人,乃至所有中国人及全世界人民都是受害者。中共不是中国,也代表不了中国,因此,中共治下出现的这种病毒应叫“中共病毒”。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