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是否真的带给习近平危机?(图)

2020-02-23 09:36 桌面版 正體 15
    小字

观点认为,最近《求是》杂志发表的习近平那篇讲话的论调和语气,就是自我辩护的语气,肯定就是他在政治局常委里头遭到某些尖锐的责难,否则这种讲话是不应该外泄的。
观点认为,最近《求是》杂志发表的习近平那篇讲话的论调和语气,就是自我辩护的语气,肯定就是他在政治局常委里头遭到某些尖锐的责难,否则这种讲话是不应该外泄的。(图片来源:Lintao Zhang/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2月23日讯】(看中国记者林中宇综合报导)中共肺炎疫情除了影响到每个中国人生活的方方面面,危机中医疗公共服务的缺失,数亿人生活被隔离封闭带来的人道灾难,“吹哨人”李文亮之死引发的舆论海啸,以及经济停顿瘫痪带来的压力,等等,都让外部世界普遍相信,同时,这次疫情被认为是中共1989年天安门事件以来最大的执政危机。有人说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地位动摇,但也有人认为习会借此强化集权统治。到底如何呢?

在美国之音昨天(22日)发表的报导中,政论作家陈破空认为,官场换人充斥习家军似乎对习近平有利,但也可以解读为其它派系想要作壁上观。他认为,习近平现在可能也是无人可用,他本人在党内的威望和地位也受到影响。

加州州立大学洛杉矶分校图书馆教授宋永毅也认为,表示不太同意外界的评论说习近平反而加强了他的权力。因为目前所造成的执政危机毫无疑问是削弱了他的权力,是削弱了他的影响。

宋永毅认为如果说习要加强他的权力,他必须能够做出成绩来,还必须找出新的方向来。而当前的危机对中共国内的改革派、民间要求改革的势力来说都是一个机会,可以推动言论自由,冲破种种倒行逆施的企图。但从历史的角度看,把一刻的危机马上说成是一个决定性转变的时刻是言之过早的。他认为中国的民主仍需耐心和不断的博弈。

香港畅销专栏作家陶杰认为,目前党内高层政治的局面跟1976年10月毛泽东死后的局面有所不同。毛泽东的极左做法那时弄得天怒人怨,外加唐山大地震,以及所谓的教育革命,都是乱来的。但当时党内有一个叶剑英,还有一个汪东兴,再加一个华国锋。华国锋当时还是党主席兼任总理,只要他本人一点头,叶剑英就给他枪杆子的支持,当时就把江青等四人抓起来。但是现在的上层中并不具备这几张清晰的面孔。中共这个黑箱很难判断。习近平一上来后反贪,据说有很多档案都攥在他手里,这些人现在动不了。或者是中组部或中央办公厅把他们这些人盯得很死。这也是习近平能先下手为强的地方。

在屡遭批评贻误时机不作为之后,习近平动作频频,至少常委会政治局会不断。党刊《求是》杂志日前公布的习近平2月3日那次常委会的讲话,似在回应舆情的指责,用意是说习近平早就知情,1月7日他就已亲自部署指挥应对武汉疫情了。直到2月21日的政治局会议,新华社通稿再次强调“习近平总书记时刻关注疫情形势,把疫情防控作为头等大事来抓,亲自指挥、亲自部署”等等。

陶杰表示,最近《求是》杂志发表的习近平那篇讲话的论调和语气,就是自我辩护的语气,而不是一锤定音的圣旨。肯定就是他在政治局常委里头遭到某些尖锐的责难,否则这种政治局常委的讲话是不应该外泄,不应该透露的。

陶杰表示,现在到底是怎样的解决方案,会不会出现赫鲁晓夫的解决方案,我们都还不知道。这个瘟疫难以控制,病毒这东西不听指挥,比大跃进引起的失收更猛。今天这个局面是人类历史上从没有见过的-13亿人口的大祸,国际性的大瘟疫,一个人亲自部署、亲自指挥说了算,而下面各层我们明显能看到是在怠政懒政,就是双手交叉不怎么干事。

陶杰认为,现在不是一个农作物没有收成的问题,是天天死人在增加的问题。而这个决策人的想法很多又是自我矛盾的,既要复工,但也要抗疫。这不符合基本的科学逻辑的。这个新冠肺炎(又称中共肺炎、武汉肺炎,COVID-19)就是人聚在一起的时候扩散。那你复工不就是人的高密度聚集吗?那这样如何能让地方政府有效抗疫呢?

他表示,地方政府看得清清楚楚,这套是行不通的。但是没办法,这是上面的命令。所以人们也看到,在某些城市里,能够看到联邦式的或者是各地自治的非常粗糙的雏形,但这能不能成为一个机制,那就要看这瘟疫是否能控制下来。这是非常微妙吊诡的问题。

陶杰表示,现在出这么大乱子的情况下,那些极力吹捧的文宣就像是一种类固醇。假设这个体制已经得了癌症或脑瘤,如果标靶药、伽玛刀都没办法治疗,那只能用类固醇把这个危机拖延着。

自2012年执掌中共最高层以来,习近平已迅速巩固了自己的权力。2016年,习近平被称为中共领导层的“核心”。2017年,习近平思想正式纳入中共宪法。2018年,习近平制定了宪法修正案,使他能够在2023年连任第三届。这些事态发展使许多人相信习近平在中国的统治地位可能会与毛泽东相提并论,这打破了邓小平所支持的集体领导模式。

《国家利益》此前报导也认为,对于习近平而言,武汉疫情的爆发是一个严峻的挑战。习近平的大权独揽使其很难把武汉地方当局当成替罪羊。

被称为疫情吹哨人的李文亮医生因感染病毒丧生后,很多中国民众在社交媒体上表达了对当局的不满与愤怒,尽管这些帖文很快在网上消失得无影无踪。而中国著名敢言学者、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发表了“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惧”的文章,痛陈当权者“无耻之尤,民心丧尽”。许章润后被证实被软禁。流亡的中国知识分子许志永则发表劝退书,要求习近平让位,虽然他也很快在广州被捕。

在香港中文大学历史系中国研究中心担任客座教授的林和立,在美国智库詹姆斯敦基金会网站上撰文说,北京忧虑疫情对中国经济带来冲击,但中共领导人更担心的是国家权力的可持续性和北京维护社会稳定的能力。他们能否做到这一点很大程度上要看习近平的表现,但是北京未能遏制病毒的惊人传播表明习面临着自2012年底上台以来最严重的危机。

中共肺炎(又称武汉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影响,中共全国人大和政协会议(两会),自1995年以来中共建立定期举行“全国两会”制度之后,首次推迟举行。

香港《明报》2月20日有文章援引消息称,习近平本不想延期,但一来疫情确实凶猛,上万人聚集北京风险极高;二来李克强坚决要求推迟。而政治局常委也多数赞成两会延期。习近平最终被逼让步。

如果以上内情属实,是否意味着习近平号称“定于一尊”的地位真的已经动摇?

(编者按)导致武汉肺炎爆发的病毒是来自中共统治下的中国,由于中共当局隐瞒真相致使疫情在全球扩散。武汉人、湖北人,乃至所有中国人及全世界人民都是受害者。中共不是中国,也代表不了中国,因此,中共治下出现的这种病毒应叫“中共病毒”。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