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我们应该尊重别人保持愚昧的权利吗?(图)

2020-02-08 09:12 作者:petriv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2月5日,北京一商业街(图片来源: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2月8日讯】回龙观一小区2号晚开始严格控制,身份证不是110开头的,一律不准出入。我一个哥们外地考入清华,毕业留京,现在给朝廷办事。

这是一个小时前他的直播:

我昨天没下楼,刚才下楼散步,走到唯一开放的小区南门,看见一群人在吵。

物业的人在吼:“租户一律不给办!!”。

我挤进去一看,有张桌子,在办通行证。

我就自豪的说:“我是业主!办一个!”。

办证大妈抬头一瞅:“身份证!!”。

递过去,她给扔回来了。

我说,“我是北京户口!西城区的!”。

大妈吼:“110开头的才是北京人!!!”

我说:“你们哪部分的!你们经理呢!!”

旁边一个小姑娘怯生生的说:“他们是办事处的,我们物业做不了主。”小姑娘问我要出去干啥,我说不干啥。善良的妹子给我指点,小区底商有个超市,已经把后窗户的铁栅栏拆开了。如果家里没吃的了,可以去跟他们说,要啥,让他们备好了,从窗户递出来。

大妈没跟我吵,算是好好说,只是嗓门巨大。转头又去战其他人了,舌战群儒。有一家人说要去做产检。大妈说:“出去随便啊,没人拦你们”。那哥们说:“你给开个手写的路条,一次性的”。大妈不给开,说:“谁知道你们出去干嘛,是不是接触武汉人”。

还有一哥们是当兵的,当兵的可能是山东人,听口音。拿出军官证了。

大妈说,“甭跟我说这些!只办110的!!”“外地人等通知!!!”

此时旁边110开头的人悠闲地遛狗吹牛看热闹。

我们小区还有老外,一家巴基斯坦人,夫妇俩带两个孩子。刚才男的也在围观吵架,他也没通行证。

那个巴基斯坦人挺开心的

一直在那看,喊virus

他家夫妇俩都黑不溜秋的

刚才我对大妈高喊一声,这还有外宾呢!!

大妈看看小巴,理都不理

小巴朝我笑,可开心了

我们小区几千人,外地人比例很高。今天据我观察,小区外被堵住进不来的外地人有五六十,里头和大妈互喷的外地人有100不到。土著怡然自得,并没人参与。有几个外地人哥们正准备把消防通道的挂锁剪开。好几个脾气不好的骂骂咧咧,cnmd武汉人。但并没有人骂北京大妈。

过了一会儿,有人开车把大门塞住了。两台车堵住大门内侧,外地人出不去,110北京人也别想出。

这时候,真110来了。但是,警察也没办法,互不相让,调解失败,已经走了。警察也拗不过大妈,他们跟大妈说,市府有规定,不准禁止出入,大妈完全无视,她说她是临时工,不管你什么政策,不知道,有啥话找领导说去。警察铩羽而归。实际执行封锁的是物业的保安,物业不敢不听社区大妈的。

听口音警察也是外地人,不是帝都土著,估计外地人考上的。跑了已经。

警察走的时候,堵门的车已经增加到4台,彻底堵死。

现在外地人发出了最后通牒,明天中午12点,如果还不开放,外地人会用车堵死人行通道。让土著一起饿死在里头。

之前小区在人行门里头修了栅栏,形成一个狭长走廊,一台车塞进去,谁也出不去了。不过真想出去的话,栏杆很低,连刺都没有。

外地人还有很多没回来的,今天有一批被堵在了外头,正在骂阵。人们纷纷祝大妈早日感染中共肺炎(又称武汉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并愿病魔战胜她。

现在情况是这样,帝都搞网格化防疫,分片包干,社区根本没这么多人手,于是他们就临时雇人,每天500块钱,从闲散的土著人里头雇佣,发个蓝背心,就来搞防疫了。这些人平时就无业,文化水平很低。当年蔡知府赶走氐专,就是临时雇佣的土著铁骑军。那时候铁骑军是集中扫荡踹门,现在是分散守点。

楼下小超市也有点菜,鸡蛋黄瓜西红柿白菜土豆啥的。但根本没人去买。现在各家各户都有存粮,得封锁几天才会见效。

超市老板扒窗口看撕逼。我怕被传染,没凑到人群里去,就站超市窗外,还加了老板微信。需要啥,预约好,备货,我下来取。然后我又收了一单狗东,小哥从栅栏上扔了进来。

超市老板是江西人,一家子,就住在店里,看得直乐,还发我一根烟。他的门在街面上,不属于出入小区的。

延伸阅读:

是许愿吖:

从武汉回来后,已经自己居家隔离了10天,没有任何症状。昨天,第十天,也是我人生中最灰暗的一天。

昨晚社区主任说要来给我测体温,我给她我家地址后,她说找不到,打电话让我跟她视频,出去接她。

我戴上口罩一走在路上就找到她了,结果她也没测体温,只是随便问了几句有的没的。

回去后我安心打游戏,突然卫健委给我打电话,说社区主任举报我出去逛街,给我视频的时候还在大街上,还说拍了我在街上的照片。让我去定点隔离。她说我是武汉开车回来的,也喜欢开车出去逛,事实上我根本没车,是动车回来的,可她就是不听。

接下来我爸电话就炸了,好多邻居打电话来问我的情况。(我很宅,没有出过门,邻居不出意外认识我的人不超过一个。)

后来派出所,市政府的人陆续打电话跟我说,那些邻居都举报我天天出去逛街逛超市(我家很偏,附近500米没有超市,也没有可逛的街。)

后来才知道是跟我视频的社区主任害怕,见完我挨家挨户说这里有个武汉人天天出去逛街,鼓动那些邻居举报我,于是就人云亦云。

我一个害怕传染爸妈,回家后用消毒水喷了全身东西一遍的人,在家跟爸妈说话都戴口罩的人,吃饭都单独吃的人。

就这样被诬陷了一晚上要被送去定点宾馆隔离了。

跟政府打电话哭诉举报,得到的只是威胁(反正我们这种武汉回来的人没人权),让我不要把事情闹大,我可以隔离,只是想要一个社区主任还有那些一言不合诬陷我的人工作人员的道歉而已。

隔离我并不反感,但是真的挺反感这种方式的。

这个世界好魔幻阿。

算了,就这样吧。

虽然我的身体暂时没问题,可是我却真实的抑郁了。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petriv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作者petriv相关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