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肺已经全白了 医生却说没权力确诊!”(图)

2020-01-26 01:30 桌面版 正體 7
    小字


1月20日,李涵父亲在武汉市中心医院普通门诊打针的景象,人满为患。(图片来源:网络截图)

【看中国2020年1月26日讯】日前,中国武汉市民李涵在网上发表文章《79岁父亲双全部感染,求治无门》,引发网民关注。

她写道:我父亲今年79岁。1月18日晚上,他在南京路的武汉市中心医院,就是武汉的原二医院,被查出疑似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但医院说隔离病房床位满了,进不去。我们后续接连跑了几家医院,都不接收。经过努力,父亲现在有了病床,但不是专门的隔离病房,我们这些家属,也都处在暴露的环境中。现在,家里其他4口人都出现感冒症状了。

我是武汉人,嫁到了上海。1月18日,我们一家三口高高兴兴地回武汉过年。我看父亲精神不大好,问他怎么了,他说只是发烧而已,没关系。一家人团聚,老人很高兴。傍晚他出门给我们买菜,骑自行车,结果半路上腿软,倒在街上,被人送到社区医院。

父亲是很坚强的人,他们平时不想麻烦我们,压根就没跟我们提。那时候病毒肺炎疫情多严重,武汉也没有宣传,一直没人说,老人自然不太关注。我们当时觉得可能已经压下去了,因为新闻说只有四五例,而且没什么问题了,还说没有SARS严重。如果12月8日爆发的时候就提醒我们,我们早就把我爸妈接出去了。问题是他们一直说防控得很好,没事,我就没在意。

但在社区医院,医生说我父亲不大对劲,但社区医院只有X光片,建议我们赶紧去大医院看急诊,拍个CT。我们立刻去了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发现急诊科里全是这样的病人。我们下午5点多挂号,排队排到10点多才看上医生。医生说拍CT要排队到凌晨两点多。老人说受不了,第二天再来。晚上十二点多我们才回去。

1月19日我们到中心医院总院,按医生指引挂了呼吸门诊,门诊室里还是人山人海,全是咳嗽发烧的。九点多钟打完针,才轮到他拍CT。一般报告要第2天才能拿到,但晚上9点,医生就跟我说,片子不太好,赶紧去看急诊。去了急诊,挂号要等6个小时,我怕人受不了,决定第二天再来。医生给我爸开了三天的针。

1月20日,我们又来了,我拿到了诊断报告,医生说我父亲60%的肺已经感染,疑似新型病毒性肺炎,但这里不是传染病院,有一项筛查指标不能做,无法确诊。我说那赶紧转入隔离病房吧,他说没有隔离病房,又说没权力确诊,要上报,还说要请专家会诊。说了很多理由,把我推到发热门诊。


李涵父亲的CT片,明显存在被病毒感染的区域。(图片来源:网络截图)

发热门诊医生一看,也说可能是新型病毒肺炎,但是他们现在没床位,进不去,建议我们回家,明天再来打针,每天跑。我当时一听就火了。我说这么严重,是疑似病例了,却不给我们确诊,还让我们回家,等于把我们的病毒源全部带到家里去,到处散播。他说:“我们没办法”。傍晚6点,站在那没用,我们就回去了。

晚上八九点,我爸开始发烧,烧得脸都红了,呼吸困难,喘不上气来。接下来两三天都是这样,晚上烧,白天退。我们吓着了,打了120。电话里,我说老人疑似冠状病毒,能不能送到金银潭医院去?120说做不到,要我们自己联系好金银潭,他们再出车。我就蒙了。过了一会儿120还是来了,他们说试试看。我们就跨越了半个武汉,从汉口跑到金银潭。金银潭外面排满了救护车,全是我们这样自己送去的。

金银潭医院说,没有床位,不接收,还说,“哪里确诊的,去哪家医院治疗,让他们发转院通知单,我们才接收。”没办法,我让120帮我找医院,120就帮我联系了武汉六医院。途中120的人又跟我说,六医院进不去,已经封掉了。


李涵父亲19日的CT诊断报告,“双肺多发感染”,疑似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但至今未确诊。(图片来源:网络截图)

当时我有个朋友提议,可以去省人民医院看看。我们就掉头,准备去武昌的省人民医院。120的师傅说,现在送去他们肯定不收,不如你去重新挂个号,别说你确诊了。那时候已经12点了,我说不行,我们一进去,120就走了,万一又不收,我不就傻眼了?我让120的人陪我进去看一下什么情况。

拖着老人进了省人医的发热门诊,里面人山人海,我一看就傻眼了,这样排到明天还不一定看得上,老人不折腾死啦。我当机立断,说,我不管,你不能走,你再把我就送到二医院去,我在二医院看的确诊了,片子也是他拍的,就去二医院。

120的师傅也挺好的,就又把我们拉到了二医院的急诊部。二医院当然还是不收。我和我丈夫急了,真的跟他们发火了,骂了他们,也砸了东西,他们也打了110。我说请你们理解一下,我拖着老人跑了武汉4个医院,都不收,你们要再不收,我爸就肯定没了。他们仍然不收。

我们就不走了,赖在急诊室,父亲那一天的针已经打完了,我给我爸找了一张急救车床躺着。我又去求医生。我说所有检查都做了,血也抽了,CT也做了,抗生素也打了,吊针也打了,还可以做什么治疗?他说没什么了,只能等明天医生来了再说。

我和我丈夫就坐在旁边,熬了一晚上。急诊室里面全是我们这样的家属,医生还穿着防护服,我们没有任何隔离措施,我们自己买了口罩,戴个眼镜,每天在医院里跟病人接触。

1月21日我去问医生,有什么治疗方法?医生跟我说,没有抗病毒药物,新型冠状病毒的药物还没有研究出来,只能常规治疗。然后他建议,如果经济条件好,就打球蛋白。后面三天,我每天给我爸打8瓶球蛋白。球蛋白一瓶570,其他花费每天1000块钱,每天要花去近7000块。我们也住进了普通病房。

但还是按照常规方法治疗。我觉得这样不行,我们也很危险。21日听说增加了几家定点医院,我到处打市长热线,打市建委、区卫健委电话,所有人都在踢皮球。我看二医院隔壁病房的病人已经转移走了,要求进去。他又说,现在不是定点医院了,隔离病房取消了。没有了。我要求把我们送去定点医院,他说他们没有权力转院,要么我们自己去找。

这三天里,我每天心急如焚。今天急诊室又去世了2个人。正常人的血氧饱和度应该是95,我爸肺不行了,只到80多。但我父亲是可以救过来的,他能吃,人也清醒,打了球蛋白,退烧了,但还是呼吸困难,情况一天比一天差。

第一天进来的时候,他还可以把呼吸罩拿下来,自己去上厕所。第二天就喘不上气了。第三天更喘了,今天就不行了,穿着成人纸尿裤,根本不能离开呼吸机。

四五天了,我天天问主治医生,打院办电话,他们说他们没权力、没接到通知。我每天忙得团团转,我隔壁的一个女士却清闲得很。我问她,她说她爸的血氧饱和度不到70,老人太痛苦了,家人已经放弃,就在那里等着父亲死。

父亲住院,我跟丈夫轮流倒班照顾,我早上他晚上。家里还有80岁的老妈妈,还有我女儿。回家后,我们用消毒水把衣服擦一遍,把衣服拎到阳台上去,洗脸洗澡。但这几天,我女儿感冒了,老妈感冒了,我和丈夫也感冒了。过几天我们准备都去拍个片子。我们不确定是不是在医院被传染了,但急诊室天天人山人海,全是这种病人。你说这种环境我们能好吗?

我父亲的肺恶化得很快。看片子,我父亲的双肺感染的面积,之前只有60%,现在几乎全白了。但我们还是得不到确诊,不能转院,不能隔离。两个医生私下跟我说,要做好心理准备,病情发展很快,可能只有四五天了。我当时就哭了。

谁能告诉我,我要怎么样才能救我爸?怎样保护自己和家人?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