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的肺已經全白了 醫生卻說沒權力確診!」(圖)

2020-01-26 01:30 桌面版 简体 7
    小字


1月20日,李涵父親在武漢市中心醫院普通門診打針的景象,人滿為患。(圖片來源:網路截圖)

【看中國2020年1月26日訊】日前,中國武漢市民李涵在網上發表文章《79歲父親雙全部感染,求治無門》,引髮網民關注。

她寫道:我父親今年79歲。1月18日晚上,他在南京路的武漢市中心醫院,就是武漢的原二醫院,被查出疑似感染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但醫院說隔離病房床位滿了,進不去。我們後續接連跑了幾家醫院,都不接收。經過努力,父親現在有了病床,但不是專門的隔離病房,我們這些家屬,也都處在暴露的環境中。現在,家裡其他4口人都出現感冒症狀了。

我是武漢人,嫁到了上海。1月18日,我們一家三口高高興興地回武漢過年。我看父親精神不大好,問他怎麼了,他說只是發燒而已,沒關係。一家人團聚,老人很高興。傍晚他出門給我們買菜,騎自行車,結果半路上腿軟,倒在街上,被人送到社區醫院。

父親是很堅強的人,他們平時不想麻煩我們,壓根就沒跟我們提。那時候病毒肺炎疫情多嚴重,武漢也沒有宣傳,一直沒人說,老人自然不太關注。我們當時覺得可能已經壓下去了,因為新聞說只有四五例,而且沒什麼問題了,還說沒有SARS嚴重。如果12月8日爆發的時候就提醒我們,我們早就把我爸媽接出去了。問題是他們一直說防控得很好,沒事,我就沒在意。

但在社區醫院,醫生說我父親不大對勁,但社區醫院只有X光片,建議我們趕緊去大醫院看急診,拍個CT。我們立刻去了武漢市中心醫院後湖院區,發現急診科裡全是這樣的病人。我們下午5點多掛號,排隊排到10點多才看上醫生。醫生說拍CT要排隊到凌晨兩點多。老人說受不了,第二天再來。晚上十二點多我們才回去。

1月19日我們到中心醫院總院,按醫生指引挂了呼吸門診,門診室裡還是人山人海,全是咳嗽發燒的。九點多鐘打完針,才輪到他拍CT。一般報告要第2天才能拿到,但晚上9點,醫生就跟我說,片子不太好,趕緊去看急診。去了急診,掛號要等6個小時,我怕人受不了,決定第二天再來。醫生給我爸開了三天的針。

1月20日,我們又來了,我拿到了診斷報告,醫生說我父親60%的肺已經感染,疑似新型病毒性肺炎,但這裡不是傳染病院,有一項篩查指標不能做,無法確診。我說那趕緊轉入隔離病房吧,他說沒有隔離病房,又說沒權力確診,要上報,還說要請專家會診。說了很多理由,把我推到發熱門診。


李涵父親的CT片,明顯存在被病毒感染的區域。(圖片來源:網路截圖)

發熱門診醫生一看,也說可能是新型病毒肺炎,但是他們現在沒床位,進不去,建議我們回家,明天再來打針,每天跑。我當時一聽就火了。我說這麼嚴重,是疑似病例了,卻不給我們確診,還讓我們回家,等於把我們的病毒源全部帶到家裡去,到處散播。他說:「我們沒辦法」。傍晚6點,站在那沒用,我們就回去了。

晚上八九點,我爸開始發燒,燒得臉都紅了,呼吸困難,喘不上氣來。接下來兩三天都是這樣,晚上燒,白天退。我們嚇著了,打了120。電話裡,我說老人疑似冠狀病毒,能不能送到金銀潭醫院去?120說做不到,要我們自己聯繫好金銀潭,他們再出車。我就蒙了。過了一會兒120還是來了,他們說試試看。我們就跨越了半個武漢,從漢口跑到金銀潭。金銀潭外面排滿了救護車,全是我們這樣自己送去的。

金銀潭醫院說,沒有床位,不接收,還說,「哪裡確診的,去哪家醫院治療,讓他們發轉院通知單,我們才接收。」沒辦法,我讓120幫我找醫院,120就幫我聯繫了武漢六醫院。途中120的人又跟我說,六醫院進不去,已經封掉了。


李涵父親19日的CT診斷報告,「雙肺多發感染」,疑似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但至今未確診。(圖片來源:網路截圖)

當時我有個朋友提議,可以去省人民醫院看看。我們就掉頭,準備去武昌的省人民醫院。120的師傅說,現在送去他們肯定不收,不如你去重新挂個號,別說你確診了。那時候已經12點了,我說不行,我們一進去,120就走了,萬一又不收,我不就傻眼了?我讓120的人陪我進去看一下什麼情況。

拖著老人進了省人醫的發熱門診,裡麵人山人海,我一看就傻眼了,這樣排到明天還不一定看得上,老人不折騰死啦。我當機立斷,說,我不管,你不能走,你再把我就送到二醫院去,我在二醫院看的確診了,片子也是他拍的,就去二醫院。

120的師傅也挺好的,就又把我們拉到了二醫院的急診部。二醫院當然還是不收。我和我丈夫急了,真的跟他們發火了,罵了他們,也砸了東西,他們也打了110。我說請你們理解一下,我拖著老人跑了武漢4個醫院,都不收,你們要再不收,我爸就肯定沒了。他們仍然不收。

我們就不走了,賴在急診室,父親那一天的針已經打完了,我給我爸找了一張急救車床躺著。我又去求醫生。我說所有檢查都做了,血也抽了,CT也做了,抗生素也打了,吊針也打了,還可以做什麼治療?他說沒什麼了,只能等明天醫生來了再說。

我和我丈夫就坐在旁邊,熬了一晚上。急診室裡面全是我們這樣的家屬,醫生還穿著防護服,我們沒有任何隔離措施,我們自己買了口罩,戴個眼鏡,每天在醫院裡跟病人接觸。

1月21日我去問醫生,有什麼治療方法?醫生跟我說,沒有抗病毒藥物,新型冠狀病毒的藥物還沒有研究出來,只能常規治療。然後他建議,如果經濟條件好,就打球蛋白。後面三天,我每天給我爸打8瓶球蛋白。球蛋白一瓶570,其他花費每天1000塊錢,每天要花去近7000塊。我們也住進了普通病房。

但還是按照常規方法治療。我覺得這樣不行,我們也很危險。21日聽說增加了幾家定點醫院,我到處打市長熱線,打市建委、區衛健委電話,所有人都在踢皮球。我看二醫院隔壁病房的病人已經轉移走了,要求進去。他又說,現在不是定點醫院了,隔離病房取消了。沒有了。我要求把我們送去定點醫院,他說他們沒有權力轉院,要麼我們自己去找。

這三天裡,我每天心急如焚。今天急診室又去世了2個人。正常人的血氧飽和度應該是95,我爸肺不行了,只到80多。但我父親是可以救過來的,他能吃,人也清醒,打了球蛋白,退燒了,但還是呼吸困難,情況一天比一天差。

第一天進來的時候,他還可以把呼吸罩拿下來,自己去上廁所。第二天就喘不上氣了。第三天更喘了,今天就不行了,穿著成人紙尿褲,根本不能離開呼吸機。

四五天了,我天天問主治醫生,打院辦電話,他們說他們沒權力、沒接到通知。我每天忙得團團轉,我隔壁的一個女士卻清閑得很。我問她,她說她爸的血氧飽和度不到70,老人太痛苦了,家人已經放棄,就在那裡等著父親死。

父親住院,我跟丈夫輪流倒班照顧,我早上他晚上。家裡還有80歲的老媽媽,還有我女兒。回家後,我們用消毒水把衣服擦一遍,把衣服拎到陽台上去,洗臉洗澡。但這幾天,我女兒感冒了,老媽感冒了,我和丈夫也感冒了。過幾天我們準備都去拍個片子。我們不確定是不是在醫院被傳染了,但急診室天天人山人海,全是這種病人。你說這種環境我們能好嗎?

我父親的肺惡化得很快。看片子,我父親的雙肺感染的面積,之前只有60%,現在幾乎全白了。但我們還是得不到確診,不能轉院,不能隔離。兩個醫生私下跟我說,要做好心理準備,病情發展很快,可能只有四五天了。我當時就哭了。

誰能告訴我,我要怎麼樣才能救我爸?怎樣保護自己和家人?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