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坦承中共肺炎形势严重 却要求强化党治维稳(图)

2020-01-26 00:30 桌面版 正體 39
    小字

2019年12月20日,习近平出席澳门主权回归20周年仪式
2019年12月20日,习近平出席澳门主权回归20周年仪式(图片来源:PHILIP FONG/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1月26日讯】(看中国记者林中宇综合报导)习近平25日召开政治局常委会议,坦承“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中共肺炎)疫情”处于“加快蔓延的严重形势”。会议强调要对进出武汉者“严格管控”,坚决防止疫情扩散。又要求加强所谓舆论引导工作和“维护社会大局稳定”,认为打赢疫情防控战要靠强化“党的集中统一领导”等。

中共新华社报导,这次政治局常委会议要求湖北省把中共肺炎(又称武汉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防疫视为“头等大事”,采取更严格措施“内防扩散、外防输出”。同时提及加强有关药品和物资供给保障工作及医护人员安全防护工作;各地减少新年大型公众活动,尽量避免人员大规模聚集。

会议并要求加强所谓舆论引导工作和“维护社会大局稳定”。

当局由中共中央成立“应对疫情工作领导小组”,在政治局常委会领导下展开工作,并向湖北等疫情严重地区派出指导组。

习近平称要“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他坦承面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加快蔓延的严重形势”,却声称要靠“加强党中央集中统一领导”和强化“四个意识”、“四个自信”、“两个维护”等等。

这是习近平和中共的危机

从武汉开始的中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势头凶猛,至25日官方数据已超过1300个确诊病例,从疫情萌发到全城乃至全国戒备时隔一个多月,中共政府的处理速度及隐瞒问题引发争议,外界质疑,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政权是否有能力打赢这个看不见的敌人?

疏理报导发现,从12月8日确诊第一例“中共肺炎”,到1月23日武汉封城。超过一个月时间的关键转折点是1月20日习近平作出指示,之后是病例激增,各地陆续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封城、进入所谓战时状态。但病毒已随人流蔓延全国和全球多个国家和地区。

但在疫情当前之际,武汉政府一度还召集过万家庭举办“万家宴”庆祝新年。地方官员的迟钝和无为引发群众愤怒和专家批评。

《华尔街日报》报导援引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中国问题专家Jude Blanchette表示,习近平的领导风格令官员只敢观望:“武汉政府官员的应对缓慢迟疑,他们在等待中央表态后再采取行动。”

知情人说,当地官员们仍过于乐观,认为疫情会得到控制,他们把注意力放到了其他优先事项上,包括当地的中共年度会议。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资深制作人格里菲斯(James Griffit)发文指出,从下到上的信息过滤、官僚主义的不作为和习惯性掩盖都耽搁了防治时机,习近平真是“天高皇帝远”。

文章指出,有关中共肺炎最初爆发及可能持续隐匿的指控,外界依然没有答案。疫情原本可以是中国一劳永逸驱逐严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幽灵的机会,但从发展轨迹来看,中国应对这类危机的基本缺陷仍然存在,而未来可能还有更大威胁。

发生在2003年的SARS,初期疫情遭地方政府隐匿,直到军医蒋彦永揭露外界才得知,但已经大规模蔓延,世界卫生组织(WHO)宣布SARS为国际公卫紧急事件,几个月后政府对疫情揭露延迟道歉,时任卫生部长与北京市长也被解职以示负责。

文章认为,尽管在习近平领导下,中共权力掌握更甚以往,但合法性却更脆弱。SARS丑闻及类似的处理不当危机,都可能对其合法性带来毁灭性影响。习近平的集体领导也意味着,像中共肺炎这样的危机将考验他对中共与国家的控制,也考验高度集权体制。

政论作家,时局分析人士陈破空则认为隐瞒是从上而下的,在中国,实际上是中央政府直接垄断信息。虽然说是透明公开,但只能由中央政府发布,由当局发布,民间和其他机构都不得发布,甚至地方政府都不能做主。

对于中共下令封城,法广报导认为,这是当局一个极端激进的决定。一个超过千万人的巨型城市,市内公交禁令能够维持多久令人生疑,如果强行维持,会不会导致城市无法运转,酿成严重的人道灾难?

人权组织“公民力量”发起人杨建利对美媒表示,每次危机都有可能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有消息说,武汉封城的决定导致大批恐慌的民众逃离。这有可能反而加剧病毒的蔓延。“如果疫情继续蔓延下去、控制不住,就很有可能成为威胁政权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事件。”

灾难面前:中南海的维稳思维和人民的自由权利

本次政治局常委会议特别提到加强所谓舆论引导工作和“维护社会大局稳定”。

时评人士胡少江发文批评说,在中国官方的语境里,这些话意味着要求加强舆论控制,镇压那些揭露官方不想让世人知道的真相的人们,一句话,在人命关天的时刻,他们还念念不忘扼杀公民的言论自由。

文章说,在一个言论自由的社会里,尤其是在一个保障言论自由、人民能够决定官员去留的政治制度下,官员们无法任意压制真实情况的传播,这样的制度便有利于全社会更早地警觉灾难,尽早地对大型灾难进行防预和救助,而不会为了少数人的面子、为了一个政党的统治的所谓“稳定”而贻误时机,这样的机制一定能够减少社会和人民生命财产的损失。

文章指出,2002年冬至2003年春,发生了由中国开始、在世界蔓延的非典型肺炎,当局对实情的隐瞒和控制也是导致事件发展恶化的一个重要原因。这一次,当公安部门拘留并处罚向公众传递武汉冠状病毒肺炎信息的那8位公民的时候,他们似乎在重蹈覆辙。

胡少江吁习近平:请控制疫情的肆意蔓延,而停止扼杀公民的言论自由!

(编者按)导致武汉肺炎爆发的病毒是来自中共统治下的中国,由于中共当局隐瞒真相致使疫情在全球扩散。武汉人、湖北人,乃至所有中国人及全世界人民都是受害者。中共不是中国,也代表不了中国,因此,中共治下出现的这种病毒应叫“中共病毒”。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