酌古鉴今 在郭县令任中 没有犯法的官吏(数文)

2020-01-20 08:03 作者:郑重整理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一、林四娘

清代,福建有个陈宝钥,在青州(今山东益都)作道台。一天在家中书斋闲坐,忽然一个女孩,十四五岁,姿容很美,掀开帘子进来说:“林四娘进见。”陈宝钥很惊讶,不知怎么一回事。这时,四娘已拜了几拜,她穿着朱红色衣裳,配上漂亮的背心,着长统鞋,腰上佩带双剑。陈宝钥怀疑她是仙侠,不得已,请她就坐。

四娘说:“我是已故明代衡王的嫔妃,生长在金陵,衡王以千金聘我入王宫,在嫔妃中,我最受宠爱,但不幸早死,葬于宫中,不久,明代被清所灭,我的魂魄,还眷恋这王宫的故墟。现在宫殿荒芜,想借你的亭馆宴客。固然无益于你,也无害于你,请不必怀疑。”陈宝钥只好允许。从此每天必来一次,每次设宴,不见有宾客,只听见笑语酬酢之声。看来又宴请陈和同陈同乡入京会试的举子十余人,美酒佳肴,同人世一样,可是不知从哪里弄来的。饮酒尽兴之际,四娘回忆宫中往事,悲不自胜,唱出哀怨的歌曲,举坐感伤不已。这样过了一年多。一天,表情黯然,有离别之意,四娘对陈宝钥说:“我尘缘已尽,要往终南山去,因同你情谊甚厚,故来告别。”

诗人程周量,曾写有一诗,专记此事:“静锁深宫忆往年,楼台箫鼓遍烽烟,红颜力弱难为厉,黑海心悲只学禅。细读莲花千百偈,闲看贝叶两三篇,梨园高唱兴亡事,君试听之亦惘然。”

(据清王士祯《池北偶谈》)

二、宰相大度

河北宝坻人杜立德,身为宰相,忠厚老诚,道德高尚,喜怒不形于色。有一天,杜宰相外出。京都有个无赖,同他的随从争吵,乘着酒醉,就在杜的轿子后面,辱骂,杜装着没听见;无赖随着到了宰相邸第,还在辱骂不休。过了一会儿,杜才叫人对他说:“骂可以停了罢?”这无赖才回去。

第二天,无赖酒醒,人告他醉后骂了宰相,他大惊失色,慌忙来谢罪。杜仍不责备他,还给他二两银子,叫他找个正经事谋生。

无赖感激而去,后来变成了好人,每至年节,必至公门叩拜致谢。

(据清代王士祯《池北偶谈》)

三、刘以平坚持要娶病妻

明神宗万历年间,山西徛氏县,有个刘以平,初聘蔡处士的长女为妻,长女因久病,损坏了健康,岳家便以次女代替其姐。花烛之夕,刘以平见新娘并无病容,心里疑惑,问了媒人,媒人告之原委。刘以平说:“我所聘定的,就是那患了病的女子。抛弃她是不义的,而且这样做会促使她病重、以至死亡。但是她妹妹已坐花轿到了家,也不好再回去,就叫她妹妹做我弟弟的妻子吧!”

于是,另派轿子去迎接病女,病女哭泣不来,不愿连累刘以平。刘家硬把她接来,到夫家之后,心情愉快,不久病愈,恢复了健康。兄弟同日完婚,传为佳话。

(据清代王士祯《陇蜀余闻》)

四、林知州作官,有宽有严

林云铭当徽州知州,有一府吏,作恶多端,林查访确实,准备杖毙。府吏说:“小人之罪,固然当死,但以不能改过为善,饮恨九泉之下。”林把他放了,后来他作了许多善事,为人所称赞。林将离开微州,府吏送别时,说:“您若不严,我将作恶终生;你若不宽,我竟因恶以死。”大家都说他的话,很有道理。

(据清代王晫《今世说》)

五、在郭县令任中,没有犯法的官吏

郭文雄去当江苏昆山县令。这个县素称难治,吏人多豪横狡滑。离县城还有五百里,就有十几个吏人来迎,郭装病住在旅社,吏人也留在那里等他。他却拿着任命书,夜里走小道,一昼夜到达县府。守县的吏人,正在大堂上会宴,见一老书生,朴讷平实,却坐在县令座上,大家都大声呵斥他,撵他出去。但他不去,出示手中文书,大家一看原来是委任书!于是大惊。

那边,迎接县令的人,发现郭文雄县令跑了,也急着赶回来。大家向郭文雄叩头请罪。郭大笑说:“你们的所作所为,我已全知道了。你们今后如果再舞文弄法,肆意妄为,图痛快一时,就将身陷刑戮。如果奉公守法,就将饱食暖衣,家庭欢乐。何去何从,你们决定吧!”

吏人都愿今后为善。郭说以前全宽恕,今后再有犯法,杀无赦。自此之后,在郭文雄任中,几乎没有犯法的。

(据清代王晫《今世说》)

正是:

长官下属无贪吏,

这种衙门有正气。

衙门里边出贪淫,

这个长官不可信!

中共上黑染下黑,

致使全窝一团墨!

保党之人最狡猾,

保党就是保自家。

定于一尊害百姓,

到头必会自磒命!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