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选参议员 谷歌前高管爆料:我没有变 谷歌变了(图)

2020-01-10 08:06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谷歌(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谷歌(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1月10日讯】“我没有变,谷歌变了。不作恶原来是谷歌的座右铭,但是现在这变成了公司使命书中小小的脚注”。

说这番话的是谷歌前高管,其国际关系部总负责人罗斯·拉吉尼斯(Ross LaJeunesse)。拉吉尼斯在上周在美国博客型媒体“媒介”( Medium)上撰文,说他在不断推动人权项目后被谷歌排挤出公司。

拉吉尼斯在2012年成为谷歌全球国际关系部负责人,这个职位上,他处理谷歌与外交官,公民社会和国际团体的关系,以及负责诸如国际贸易,互联网治理和言论自由等事宜。

他指出,他在2017年了解到了谷歌打算为中国市场开发具有审查功能的搜索引擎“蜻蜓”(Dragonfly),该项目公开承认谷歌将遵守“某些原则”,并允许产品和工程团队寻求对其项目的人权审查。他对这个项目表示反对,并一再向董事会进言。

拉基尼斯说,在这个项目开始后他被“靠边站”,在一次又一次的提议被否决后,他于2019年4月决定离开谷歌。

“每次我推荐一个人权项目,高管们都会找一个理由说不。我意识到,公司从未想要将人权原则纳入其业务和产品决策。就在谷歌需要加倍致力于人权问题的时候,公司转而去追求更高的利润和股价”,拉基尼斯在文中写道。

商业伦理真空

“这篇文章中点出的最大问题就是谷歌在商业伦理和人权方面缺乏责任制”,圣塔克拉拉大学商学院教授、全球商业与人权学者联合会主席迈克尔·桑托罗(Michael Santoro)对美国之音说,“一个公司中应当明确谁在董事会和高管层级对商业伦理和人权议题负责,但是这篇文章显示谷歌存在责任真空”。

华盛顿大学法学教授安妮塔·拉马萨斯特里 (Anita Ramasastry)对美国之音说:“底线是这些公司应当有人专门负责人权政策,并向董事会汇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这篇文章点出了一个让人忧虑的问题,那就是这些公司里应当有懂人权问题的人,并帮助公司来处理这些时刻变化的问题”。

谷歌则表示,拉基尼斯并没有被排挤,而是在公司重组中自行决定离开谷歌。谷歌在回应拉基尼斯的声明中说,“我们对支持人权组织和努力有着坚定不移的承诺。罗斯是因为政策团队重组而离开的 。在重组中,他得到了一份与原来相同层级的职位和报酬,但他拒绝了。”

美国之音也就此事致电谷歌公司进行评论,但是截至截稿前没有收到回复。

管理结构“硬件”不灵

此前,谷歌是第一个拒绝接受网络审查而退出中国市场的美国科技公司。拉吉尼斯在他的文章中解释了谷歌如何在2006年决定将进入中国市场,又如何在2010年决定离开。“谷歌在2006年首次进入中国市场。那时的谷歌的创始人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表示,只有在谷歌存在于市场利大于弊之时,谷歌才会留在中国市场”,他写道。

谷歌在2010年离开中国市场,原因是当时的高管认为中国政府的审查要求与谷歌“不作恶”的座右铭无法协调。拉吉尼斯被认为是当时谷歌决定推出中国搜索市场的关键人物。

而根据他的观察,现在的谷歌已经不把“不作恶”作为公司的座右铭。桑托罗教授认为,这是一个“硬件问题”。

他说:“总的来说,像谷歌这样公司的在管理结构也就是其‘硬件’上,与价值观也就是其‘软件’上同样存在问题。文中谷歌看似存在软件问题,也就是他们没有尊重人权,没有恪守不作恶的价值观,但是实际上,最大的问题是公司里没有机制来确保符合商业伦理的行为。”

利润与道义 孰轻孰重?

对于像谷歌这样的美国公司来说,中国这个拥有13亿潜在客户的国家是一个赌注极高的市场。美国公司都希望能够进入高利润的中国市场,但同时面临不赞同中国人权记录的美国顾客的压力。随着中国日益加强对言论的控制以及对人权问题的强势态度,这些公司是否需要在中国市场的利润和捍卫人权理念上做出选择?

华盛顿大学法学教授安妮塔·拉马萨斯特里对美国之音表示,退出市场应当是最后一招。

“我不认为这是个二选一的议题。压力会带来改变和创新”,她认为国家和企业以及企业联盟在这个方面都需要承担起各自的角色。

她谈到了很多国家都签署了《联合国工商企业与人权指导原则》(United Nations Guiding Principles on Business and Human Rights),这是2011年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全票通过的决议。这其中不仅仅谈到了政府的角色,同时也谈到个企业在全球运作中尊重人权的角色。它要求企业以《原则》中的人权标准作为自己的商业行为的基准,不要在商业运作中造成伤害(do no harm)。

与此同时,政府应当承担起进行规范的责任。拉马萨斯特里教授说,目前很多美国政府的方向是正确的。举例来说,在监控科技领域,美国政府为企业设立了在出口监控科技方面的一些指导原则。这其中聚焦的问题就是人权议题,并使用联合国《人权指导原则》作为工具。

另一方面,撰写这篇文章的谷歌前国际关系部总负责人罗斯·拉吉尼斯目前正在竞选缅因州的联邦参议员。如果当选,预计他会将公司在利润与道义的取舍再次带入美国国会的讨论之中。

 

原标题:谷歌前高管爆料称因推动人权被排挤 利润与道义是否必须二选一?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