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美国政治的部落化——党派弹劾(图)

2019-12-28 08:32 作者:何清涟 桌面版 正體 2
    小字


美国总统川普(图片来源:MANDEL NGAN/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9年12月28日讯】美国这三年最大的政治议题莫过于弹劾总统。美国民主党选战不利,对2020大选也缺乏信心,于是将弹劾总统当作该党摆脱政治困境的唯一政治出种。这种为弹劾而弹劾的政治行动的难处在于挖掘与罗织罗锅。为了寻找弹劾的证据,民主党煞费苦心。该党今年以来的数度弹劾及预备弹劾,表明弹劾这一国之重器已经沦为民主党的党派斗争工具,正如《华尔街日报》指出的那样,弹劾案标志着美国政治“部落化”几乎完成。

失去权力的恐惧导致轻启弹劾

2019年,从通俄门到通乌门,7月间还有两通连民主党重要领袖南茜・裴洛西女士也不好意思附议的种族歧视弹劾案(因为川普(特朗普)总统指责民主党参议员卡明斯所在巴尔的摩脏乱差、老鼠遍地),以及性别歧视兼种族歧视案(川普大嘴巴称AOC等四位少数族女议员为“天启四骑士”(《圣经》中的人类灾星)。第一轮通俄门还认真准备了一番,历时23个月,在发出500份搜查令、2300份传票和一系列起诉书后,美国负责“通俄门”调查的特别检察官穆勒于当地时间周四公布报告的删节版,竟然没法证明川普总统与莫斯科勾结,但大选在即,连一向沉稳的南茜女士都无法冷静,但最后准备了两个半月的通乌门弹劾案虽然于12月18日在众议院被通过(民主党三票不赞成,共和党全员不赞成),南茜女士却宣布暂时不准备提交参议院,要等到她认为参议院能够公正地对待这份弹劾案的时候。

我在推特上发了一条玩笑式的推文:裴洛西女士将她主持通过的弹劾案拿在手里,正陷入“哈姆雷特思考”:送,还是不送?这是个问题;什么时候送,还是个更大的问题。还是等等吧,等川普大嘴巴再说句“巴尔的摩老鼠”之类的话,就以雷霆之力一掌击毙他。

来自德克萨斯州的共和党参议员克鲁兹对此有很直白的分析,认为“说到裴洛西,她的威胁确实异乎寻常。她威胁参议院:‘按我的意愿做,否则我就不弹劾总统,我就不递交弹劾档。’”裴洛西的举动表明,无论她真正的考量是什么,她都明白:这弹劾案的成立太过勉强。也正因此,当她宣布通过弹劾案时,台下的民主党众议院高声鼓掌欢呼之时,她斜看了一眼,示意他们不要如此高调。

并非媒体玩笑:川普支持率上升

比较中立的拉斯穆森调查在12月21日发布一周的民意调查,并在推特上用调侃的口气表示:南茜送上的耶诞节礼物?该调查显示了川普12月15-21日支持率每日变化:周一47%-周二48%-周三49%-周四49%-周五50%。其中最值得注意的是支持者的人口构成:登记为民主党的人占22%,非裔占34%(黑人历来是民主党的铁票仓)。一向反川并力挺民主党的《国会山报》(The Hill)在12月20日发布的民调也得出相同的结论:川普的支持率接近50%。同样以批川为己任的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称,以18日公布的盖洛普最新民调为例,自众议院民主党人启动正式弹劾调查以来,发生了两件事:一是川普的支持率从39%上升到45%;二是弹劾罢免川普的支持率从52%下降到46%,“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弹劾实际上可能在政治上帮助特朗普。”CNN于12月20日公布民意调查显示,76%的人将美国的经济状况评为“非常好”,远高于去年同期的经济状况(67%),是自2001年2月以来对经济状况看好的最高比例。认为非常好的人当中,有97%的共和党人,75%的独立人士和62%的民主党人。一向乐于用任何形式贬低川普的CNN也不得不承认,这种情况有利于川普在2020年大选中争取连任。

佛罗里达已经基本转为红州了,这个奥巴两度胜出的州,经过2016总统和2018州长两场大选血拼后,川普和共和党州长胜出,现在共和党州长支持率总体达68%,支持者中87%共和党,57%民主党,67%西班牙裔,71%白人,63%黑人。

裴洛西女士估算错误?

民主党以乌克兰电话为由弹劾川普注定失败,但民主党与共和党认定的失败理由却完全不同。民主党与支持民主党的媒体一口咬定,因共和党人在参议院占多数,因而弹劾案不可能获得通过。共和党则认为弹劾缺乏事实根据。来自德克萨斯州的参议员克鲁兹说,美国历史上两次弹劾总统均指向联邦犯罪,但“这个案子异常脆弱,既不符合重罪也不符合轻罪的宪法标准。这就是为什么裴洛西知道递交到参议院后,会有一个公正的审判,但(弹劾)不会成功,因为众议院的案子站不住脚。”

不少人认为这次南茜・裴洛西估错形势,下了一步臭棋。更有人猜测她与拜登不睦,有意通过这事让拜登儿子腐败等情事曝光陷入尴尬处境。裴洛西女士从政多年,其女儿对其母佩服之极,曾这样形容过裴洛西女士的精明:她往往将人的头砍下了,对方还不知道自己的头是如何被割下的,克林顿、小布什都有过类似遭遇。这么一位精于政治算计与争斗的老手,当然有她的算计,但应该不是狭隘到给拜登挖坑。我认为这次她铤而走险,在缺乏证据的情况下选择弹劾,其实是为了保证拜登稳稳当当做民主党总统候选人。

自从2016年大选失败之后,追随桑德斯的各种社会主义者集体加入民主党,虽然帮助民主党赢得了2018年国会选举,重新掌控了众议院,但民主党却急剧左倾,建制派特别代表们用来掌控大选的总统提名权被废除。民主党竞选者的左倾口号连奥巴马都看不下去,在11月16日不得不发出警告,劝本党“不要在左的路上走得太远,我们必须植根于现实”。民主党的大金主华尔街早就明言,他们决不支持沃伦、桑德斯等主张向富人征重税的反资本者。与其他的极左派总统提名竞争者相比,拜登是传统民主党建制派与华尔街最能接受的总统候选人。

但拜登儿子早在拜登做副总统之时,就利用父亲位势与乌克兰、中国结成利益关系。2014年5月曾有媒体披露,乌克兰的能源企业高薪聘请美国副总统拜登的儿子和国务卿克里家人的好友担任要职。而且也指出,美国不少政要的子女们并非像美国梦所说的那样,靠自己的努力白手起家。美国豪门望族的年轻一代们,可以很方便地利用现成的政治关系、人脉和财富资本获取经济上的巨大利益,尤其是在能源业、游说业、投行业等暴利行业颇为常见。过去,由于美国主流媒体钟爱民主党,不多报导。但这次参加提名竞争的民主党候选人,除拜登之外,基本都是Far Left,为了胜出,在竞选辩论中自然不会对拜登留情。如何才能让这些Far Left闭嘴不提?当然就是利用本党的主要凝聚力:对川普的仇恨。只要将拜登儿子的腐败等不堪情事与川普一通电话挂起钩来,并安上川普利用总统权势打击竞争对手这一罪名,是否真能打击川普权且不论,但本党提名竞争者为了表示自己是民主党一份子,不好意思再拿此事寻开心拜登,这样拜登就能多几分获得提名的把握。

尽管众议院传召的证人当中,没有人听过这通电话的录音,都是“听某人说”,而其提供的资讯源“某人”还是听说,但波洛西的目的达到了。六轮辩论过去,民主党总统提名竞争者共有三位退出,但从无人拿拜登儿子的腐败之事开撕拜登。据12月出炉的全国民意调查显示,前副总统拜登在民主党阵营中领先。

《华尔街日报》刊发社评称,撇开媒体的欢呼不谈,民主党人甚至可能帮助特朗普赢得连任。只有《纽约时报》仍然坚称,无论结果如何,众议院通过弹劾条款已经给特朗普的总统任期留下“不可磨灭的污点”——莫须有的罪名能给被污名化的人留下污点,从这种罔顾事实的逻辑就可看出该报完全陷入意识形态优先的泥潭。这家百年老报曾创造过许多辉煌,但如今却因意识形态的执迷,成为民主党党报,美国政治部落化的第一舆论推手。

美国政治部落化,就是美国政治衰败的一种表现,容以后撰文分析。

(本文为《上报》独家授权《看中国》,请勿任意转载、抄袭。原文链接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