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孙小果案重审再判死刑 1副部5厅级受处罚(图)

2019-12-23 16:53 桌面版 正體 3
    小字

孙小果案重审再判死刑1副部5厅级受处罚
2019年12月23日,孙小果犯强奸等罪的再审案件公开宣判,再被判死刑。(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9年12月23日讯】(看中国记者苗薇综合报导)12月23日,曾惊动中共高层的云南涉黑人员孙小果,因1997年犯强奸等罪的再审案件公开宣判,孙小果再被判死刑。一周前,涉孙小果案的19名相关人员获刑。其中孙小果继父、母亲分别获刑19年、20年。

据陆媒报导,云南省高级法院认为,2007年9月、1999年3月做出的原判决有错误,维持1998年2月昆明市中级法院对孙小果判处死刑的判决,再加上孙小果涉黑案被判处25年的终审判决合并,决定对孙小果执行死刑,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孙小果被指,1994年10月犯强奸罪,于1995年12月被昆明市盘龙区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3年,上诉后仍被维持原判。1997年3月27日,其父母通过伪造病历帮助孙小果非法取保候审、保外就医,故未执行刑期长达2年4个月12天。

在取保候审期间,即1997年4月至6月,孙小果以暴力和胁迫手段强奸的四名未成年少女,年龄分别为17岁、两名15岁及一名未满14岁的幼女。孙小果行为已构成强奸罪,还犯下非法限制被害人人身自由、强奸罪再犯、强奸未成年人等多个从重处罚情节。

1997年7月13日、10月22日, 孙小果伙同他人在公共场所追逐、殴打他人致三名被害人受伤,情节恶劣,其行为构成寻衅滋事罪。同年11月7日,孙小果及同伙在公共场所,挟持两名17岁少女,对两人进行暴力伤害和凌辱摧残,致一名被害人重伤,犯罪手段极其凶残,其行为构成强制侮辱妇女罪和故意伤害罪。

1998年2月18日,孙小果因强奸、侮辱多位女性,其中包括数位未成年女性,且有当众强奸情节,及犯有故意伤害、强奸罪等罪名,被昆明市中级法院一审判处死刑。后来孙又上诉,但被云南省高院终审判处死刑。

但是在1999年3月,云南省高院改判孙小果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又于2007年9月改判为20年。

2010年4月11日,孙小果经屡次弛刑后刑满释放,实际服刑12年零5个月。

他不仅躲过了死刑,还更名换姓变成了夜店老板,出狱后,孙小果先后担负云南咪兔投资办理有限公司、云南银合投资有限公司、昆明玺吉商贸有限公司等企业股东,以及原昆明昆都M2酒吧等多家酒吧股东或实际控制人。

2018年7月21日晚,孙小果等7人到昆明市官渡区金汁路温莎KTV,聚众斗殴,对王某涛等人殴打,致王某涛重伤二级。官渡区法院于2019年3月18日决定对孙小果逮捕。

2019年11月,孙小果等13人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等犯罪一案开审,孙小果数罪并罚被判有期徒刑25年、其余12人则判处有期徒刑2年6个至15年不等有期徒刑。

19名被查涉案公职人员、重要关系人全部获刑

据陆媒报导,2019年12月15日,19名涉孙小果案公职人员和重要关系人职务犯罪案,在云南省多个法院公开宣判。19名涉案者全部罪成,其中,孙小果母亲孙鹤予判囚20年,继父李桥忠判囚19年。

另外,云南省司法厅原巡视员罗正云、云南省高级法院审判委员会原专职委员梁子安、云南省监狱管理局原副局长朱旭等17人亦罪成,分别获刑2至12年不等。 

报导说,法院审理查明,2004年至2009年在孙小果服刑期间,孙小果母亲孙鹤予、继父李桥忠向时任云南省监狱管理局政委、省司法厅副厅长罗正云贿赂;罗正云安排时任云南省第一监狱政委刘思源等狱警特别照顾孙小果,并让孙小果在省一监服刑期间多次记功、表扬,甚至被评上“劳动改造积极分子”;刘思源至少三次违法帮孙小果减刑,还为孙小果创造“实用新型专利减刑”的条件。

孙小果案发后,继父李桥忠又请托时任云南省公安厅刑事侦查总队副总队长杨劲松打探案情,杨劲松收受李桥忠所送财物。经查证,杨劲松还利用职务便利收受了他人巨额贿赂。

2007年至2008年,李桥忠、四川王氏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德彬向时任云南省政府办公厅秘书二处副处长袁鹏(另案处理)行贿,为孙小果再审从轻处罚说情。

除了19人涉案外,还有更高级别的官员参与

据报导,云南省高级法院原党组书记、院长赵仕杰,利用担任云南省高级法院院长的职权,在孙小果案申诉再审过程中,徇私舞弊,授意和要求审判人员枉法裁判,致使孙小果由死缓被改判有期徒刑20年。赵仕杰被留党察看一年,按二级巡视员确定其退休待遇。

除了副部级的赵仕杰涉案以外,云南省还有5名厅级官员参与其中:

2006年6月,冯家聪在担任云南省人大常委会委员、内务司法委员会主任期间,利用职务影响干扰云南省高级法院对孙小果申诉案启动再审;冯家聪受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2006年,刘明在担任临沧市委副书记、市长期间,受李桥忠请托,请时任云南省高级法院院长赵仕杰为孙小果再审改判提供帮助,收受李桥忠送给的财物;刘明受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2007年9月,郑蜀饶在担任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期间,在主持召开审判委员会研究孙小果案再审改判过程中,违规提议将对孙小果的刑罚由死缓改判为有期徒刑20年,审委会通过其提议;郑蜀饶受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1999年3月,孙小虹在担任云南省高级法院院长期间,在孙小果案二审过程中,将对孙小果的刑罚由死刑立即执行改判为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孙小虹受党内警告处分。

2004年至2007年,许绍政(云南省检察院副检察长)在担任云南省委政法委办公室主任期间,收受四川王氏集团法定代表人王德彬给予的财物,受王德彬、李桥忠所托,许绍政曾电话向时任云南省政府办公厅秘书二处副处长袁鹏询问孙小果案情。许绍政受党内警告处分。

孙小果正科级的继父何以能搞定副部级?

对官方公布的获刑内容,引起网民议论纷纷,有网民评论,“李桥忠可算得上是天下第一好继父。”

李桥忠为何会为了嚣张跋扈、凶残暴虐的继子孙小果如此尽心尽力找这么多关系、给他操作减刑等严重违法犯罪的事情?

外界普遍认为孙小果案有更大的力量在背后运作。有网民爆料,云南省高级法院前院长孙小虹被指是孙小果舅舅。官方对两人此关系未予以证实。

网民披露指,孙小果的母亲是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刑侦大队警察孙兰兰;姥爷是2001年已经死亡的、曾任云南省委副书记、省政协主席的孙雨亭;大舅是云南省公安厅副厅长、禁毒局局长孙大虹;小舅是曾任昆明市中级法院院长、又任云南省高级法院院长、现任云南省人大财经委员会主任孙小虹;二舅姥爷是周恩来秘书、国务院办公厅纪检组组长孙岳。

稍早前,外界盛传孙小果的生父是前云南省纪委书记、前14集团军40师政委陈培忠。爷爷是2016年已经死亡的、中共11军军长、曾任昆明军区副司令员兼云南省军区司令员的陈家贵。

来源:看中国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