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不会输 时间在你的这一边!(图)

原标题:香港,时间在谁的一边?

2019-12-13 08:45 作者:杨建利 桌面版 正體 3
    小字


香港国际人权日游行(庞大伟/看中国摄影图)

【看中国2019年12月13日讯】香港大规模抗议由反对“逃犯条例”的修订开始已持续半年时间,发展成为一场广泛参与的民主运动。这场民主运动因其社会动员之广泛、抗议意志之坚定、抗议策略之灵活,成为民主运动史上的奇迹和经典案例,有许多值得我们认真思考和学习的经验。但迄今为止,有两点并未超出观察者一开始的判断:其一、中共和港府不会对主要的民主诉求作出积极回应,抗议者将遭遇越来越残酷的打压;其二、中共和港府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消除香港民众的抗议声音。

我将香港局势在可见未来的发展概括为两点:赢不了,输不掉。总体上来讲,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香港政府和抗议民众的较量将处于僵持和拉锯状态。

就在港警的镇压近乎走向疯狂之际,泛民议员在区议会选举的胜利和美国《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通过再次凸显了僵持与拉锯状态长期化的趋势。最近,香港民间人权阵线发起的12月8日的游行获得批准,表明在这种僵持状态下,港警的打压依旧无法消除民众的抗争热情和意志,当然,无论多大规模的抗议,依旧暂时不会获得港府的积极回应。

那么,这样的僵持局面将会维持多久,时间将会站在谁的一边?

香港的抗争具有很强的特殊性。在一个人口700万的城市,最多时200万人参加单次游行抗议,这样的抗争人口比例,搁在其它地方,毫无悬念地将引发震撼性的政治变动,可时至今日,香港的政治结构基本没有发生变化,就连完全失去人心的林郑月娥,也赖在位子上拒不辞职,似乎令人无可奈何。其根本原因不是香港人在面对港府时的力量不够,而是他们面对的真正的对手是整个中国的独裁统治者,而中共是当今世界最强大的专制政权。

三十年来,中共消除内部政治反对者的能力无疑是非常强大的。但就中共的镇压命题来说,香港的特殊性让中共焦头烂额。除了殖民地政府留下的自由和法治传统,更重要的是,香港人在价值观上是与中共彻底背离的,而且香港公民社会的空间犹在,中共惯用的分化瓦解、闭塞信息、威胁利诱等手段,对大多数港人无效,港人的抗议虽然没有公认的领袖,但不代表没有各种层次的组织形式。由于不能在短时间内以消灭这些组织化或准组织化的力量,也无法以“绝对优势力量”和血腥恐怖制造寒蝉效应,中共和港警的镇压如同抱薪扑火,只会加剧民众与港府和中共的对立。

香港的特殊性还在于,自中共政起,到改革开放时代,甚至一直到今天,香港是中国经济的桥头堡,起到连接世界与中国的作用,是极为重要的国际经济枢纽,牵一发而动全身,中共在无法进行精密和全面计算的情况下,不敢贸然动用军队镇压。

香港的这种经济枢纽作用尽人皆知,但它的另一个枢纽作用今天也在更清晰显现,那就是香港作为世界与中国之间的信息沟通、价值观互动的枢纽作用。我们看到,在“反送中”抗议初期,尽管全球都在关注这一事件,但民主国家的反应是很有限的,这可能与两个因素有关:其一,一些民主国家因为自身面对的问题而对干涉国际事务采取保守和谨慎态度;其二,几乎所有国家都不愿轻易惹怒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所以,香港人获得的国际支持不是一开始就很大的,而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增加,美国《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通过作为一个转折点,说明人类共同价值仍具有摆脱经济诱惑的超越性。

在美国总统签署《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后,我注意到,几乎所有站在香港抗议者对立面的香港高官,没有人采取中共宣传媒体那样的高调对美国进行批驳,这也是香港的特殊性决定的,香港作为一个高度国际化的城市,其成员与中国之外的联系远远超出内地,《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对这些人具有很强的威慑作用,在很大程度上打击了香港镇压者的气势。这一特殊效果,通过香港这个枢纽,实际上也在向中国大陆传达极为值得关注的信息。

香港是不同于中国大陆之外的华人地区,相当数量的港人具有对中国身份的认同,所以才有三十年不断的维园烛火纪念六四,更重要的是,香港回归后成为中国的一部分,这就让香港议题比一般国际事务在中国大陆具有更强的传播力和更大的辐射作用,至于交通上的便利和人员交流的频率,自不必说。随着时间的推移,具有强大枢纽作用的香港必定会向中国内地扩散被中共封杀的消息,对中共来说,这是具有更大杀伤力的。我注意到,在最近广东茂名的抗议活动中,抗议者呼喊的口号就带有模仿香港抗议者的痕迹,即使在中国“大局域网”上,各种机智、风趣地模仿香港抗议者话语的信息也并不少见。

中共宣传媒体一开始就把香港的抗议定义为“港独”活动,这对中国大陆的部分民众是有一定欺骗性的,但由于时间的延续和类似《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这类信息的传播,大陆民众对香港真实情况的了解和看法必定会发生改变,时间越久,党媒的抹黑和歪曲性“报道”便会越来越难以自圆其说,越来越无法欺骗大陆民众,越来越多的人会开始留意与此相关的“负面”信息,这种改变必然是趋向于对抗议者有利的。

过去四十年,中国经济有了很大发展,尤其是政府掌控的资源越来越多,这让中国统治者误以为中国真的具有某种“制度优势”,并以国家经济实力为依托,侵蚀西方社会及其价值观。在很多现实事务面前,价值观并不总是在起作用,但不代表不存在,专制者对其底线的触碰是有风险的。香港是人类自由价值的一部分,在这一点上,国际社会尤其是西方国家具有难以回避的道义责任。如果说川普(特朗普)的贸易战一开始更多地考虑经济利益,并非专门针对中国,甚至在一定程度上破坏了西方的盟友关系,但在香港问题上,西方仍具有高度一致的价值判断。美国《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主要的推动力是国会,代表了几乎没有分歧的美国民意,一经推出,就引起了西方社会的共鸣,目前多个国家内部正在凝聚力量,试图推出类似法案。

我认为这一前景是值得预期的。因为在过去三十年里,西方面对中国的人权问题几乎无能为力,久而久之,挫败感让人权退居与中国交往关系中的次要关注议题的地位。但香港问题不同,西方国家会发现,在香港这一特殊的着力点上,对人权侵犯的警告可以起到相当大的作用。这不仅会让更多国家起而效仿,还可能开启一种模式,那就是针对中国人权侵犯者的国际惩罚机制被提上议程。

香港人借助香港的特殊地位,持续凝聚一开始并太不积极的国际支持力量,并处在向中国大陆传导民主自由能量的最佳位置:突破信息封锁、挑战中共越来越严厉的社会管控、结束中共一度顺风顺水的国际环境。

所以,香港这个小小的城邦,可能成为一场国际针对中共采取联合行动的导火索。这是香港人以坚持不懈的抗争引发的结果。

还要看到一点,中国近年来越来越严格的社会管控实际上掩盖和压制了很多的社会矛盾,而中国本身的经济增长早已出现乏力迹象,中共固然可以通过官媒继续抹黑香港的抗议活动,继续掩盖中国大陆内部严重的人权侵害和各种社会矛盾,但真相只能被压制一时,不可能长久。香港虽小,但僵持和拉锯的状态为港人和内地国人争取了时间,对中共来说,港人的持续抗争等于在他们的权力游戏中注入了永远无法预测的因素,未必不可能打破顽固的平衡,毕竟香港不是三十年前的北京,那一次,抗议者的时间只有短短56天。关键在于持续性。

对香港人来说,如何以最小的代价坚持长期的抗争,不仅对香港至关重要,对中国大陆也深具意义。我感谢香港人的坚持,并相信他们具有足够的勇气和智慧取得这场持续抗争的胜利。通过他们的坚持,世界各地的力量将会凝聚,香港是这些力量凝聚的中心和关键。

审视人类近代史,我们会看到,科技推动经济发展,进而形成教育的普及,最终造成权利意识的形成和自由民主观念的扩展,这是不可阻挡的人类潮流,即使在一些地方某些民主运动在短期内的效果并不总令人满意、时间会拖的长一些,但自由、平等、人权观念是蕴含在人类天性之中的,十年禁网不如一朝“煽动”。香港这个多重意义的桥头堡正在向中国大陆扩散极为丰富的信息。事实上,即使在中国大陆内部,支持香港抗争者的人也不在少数,只是信息封锁和警察治国屏蔽了他们的声音,只要用心观察,仍然可以在中国内部清晰看到这种力量的存在。

我相信,香港人为自己争取的时间,让越来越多中国人看到:选择抗争,你未必会输!

站在香港这个特殊的位置,抗争者一方面调动国际社会力量,另一方面可以刺激中国大陆内部的各种力量,让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意识到大陆南端的这把无法被浇灭的火炬的燃烧,看到她的光亮,意识到其中蕴含的意义。香港人不怕暂时赢不了中共,中共却惧怕香港人一直输不掉。减少牺牲,坚持抗争,争取更多理解、声援和支持,变数—-香港的和北京的—-都存于时间中。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