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派天堂乌拉圭也变天(图)

2019-12-10 10:46 作者:《上报》蓝弋丰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乌拉圭国旗(Gabriel Millos/维基百科/CC BY-SA)

【看中国2019年12月10日讯】在南美洲众多左派执政发生严重挫败的邻国环伺下,乌拉圭可说是仅存的左派天堂,在左派广泛阵线(Broad Front)15年长期执政下,全球包括《经济学人》以及一众欧美左派媒体歌颂乌拉圭经济稳定成长,贫富差距低,还推动同婚、堕胎合法、解禁大麻等种种“进步价值”,简直就是左派理论家中梦想中的应许之地,很不幸的是,那是欧美媒体透过粉红色眼镜看的结果,乌拉圭人民可不认同。

仅22%人民对经济满意

乌拉圭2019年底总统大选,二轮投票双方差距极近,左翼联盟广泛阵线候选人马丁尼兹(Daniel Martinez)承认重新计票不会改变选举结果,主动承认败选并恭贺对手右派联盟拉卡耶(Luis Lacalle Pou),中止15年来左翼执政,消息传出让许多过去长期歌颂乌拉圭左派执政的欧美左派媒体不知如何是好,而民调则透露左派败选的最大原因:仅22%人民对经济满意。

不是说乌拉圭经济稳定成长?才怪,通货膨胀率高达7.5%,失业率高达9%,导致犯罪率高涨,谋杀案大增45%,这是哪门子的稳定经济呢?而政府预算赤字还高达9亿美元,占GDP的5%,新任总统接下烫手山芋,要是无法额外削减支出4亿美元,他就面临要不得加税,要不得调涨公共服务价格的两难境界。

乌拉圭现在的经济窘境,说明了过去15年来的吹捧完全是欧美左派媒体藉着读者不了解遥远外国而展开的蓄意造神行动,事实上,乌拉圭的天然资源得天独厚,就算什么都不做,经济本来就该很好,全国面积17.6万平方公里,最高处仅海拔514公尺高,几乎都是肥沃的平原,乌拉圭人口却只有345万人,人口密度每平方公里不到20人,相对来说台湾面积3.6万平方公里,人口2,360万人,人口密度每平方公里超过655人,而台湾有大部分面积是山地。

乌拉圭得天独厚的肥沃平坦国土,人口又不多,一切都能自给自足,譬如早年乌拉圭用电几乎全数来自水力发电,根本也不担心要进口能源,真是天生人间天堂,在这样的优渥条件下,光是凭着农业与畜牧业就足以让人民富到流油,这也是两次大战与之前的乌拉圭景象。

很不幸的是,什么都天上掉下来的幸运国家,很容易就患上天真病,不是把资源换来的资金用以发展多元产业以备不时之需,而是觉得,反正钱来得容易,来发放福利吧!

福利国主义者执政

1903年起间隔担任两任总统的巴特叶(JoséBatlle yOrdóñez)致力打造福利国家,结果在全球大萧条中遭受重创,引发1933年政变,乌拉圭进入短暂独裁,至1942年才恢复民主。之后乌拉圭因二战以及后续韩战越战造成的粮食需求再度成为拉美最富国家,乌拉圭人不思记取先前教训,又由巴特叶后人的福利国主义者执政,结果当越战结束,全球粮食需求恢复正常,乌拉圭顿时好日子过完,进入超通货膨胀与超高失业,通货膨胀一度达到60%。

经济崩溃使得社会动荡,左翼游击队趁机崛起,引来冷战时期有“共匪敏感症”的美国中情局介入,1968年乌拉圭宣布进入紧急状态,从此进入独裁时代,直到1985年才恢复民主,专制独裁带来的腐败无能,以及与左翼游击队的内战,大大破坏了乌拉圭的经济。这样一波三折的折腾,竟然把一个天生人间天堂搞成了一个贫困国家。

恢复民主后的乌拉圭虽然经济重新有了生机,却仍然一波三折,国营企业私有化改革相当不顺利,又因出口太过倚赖巴西,在1988~1989年巴西经济危机受创惨重,1999年濒临国家破产,三分之一的国民生活低于贫穷线,雪上加霜的是口蹄疫重创乌拉圭,危及牛肉出口。

当时执政的是来自巴特叶家族的巴特叶总统,与祖先不同,他站在右派阵营,力主自由贸易,反对保护主义,力抗政治压力也要维持国家信用,因而得到美国融资15亿美元,避免了破产危机,但撙节政策则让他在国内极不受欢迎,口蹄疫在他的努力下,到任期尾声恢复非疫区资格,但是为时已晚。巴特叶生不逢时,虽然为国家解决问题,这些问题却解决了他。于是,乌拉圭迎来首次左派执政。

左派联盟可说运气相当好,执政期刚好遇上全球大宗物资上涨潮,主要出口品畜牧产品与大豆,在中国需求飙高下,获利滚滚,其实什么都不用做,农产出口就带动了经济高速成长,结果成为欧美左派媒体吹捧的左派天堂。

其实,乌拉圭本来就应该是人间天堂,广大肥沃土地不仅农牧丰收,在可再生能源时代更是得天独厚,过去乌拉圭曾经靠水力发电就满足电力需求,如今虽然经济成长到不可能完全靠水力,但是充足的日照,平坦的地形,适于发展太阳能与风能。

在这样绝佳的“靠天吃饭”条件下,乌拉圭2015年就达到95%电力来自可再生能源,2017年竟达98%电力来自可再生能源,三分之一电力来自风能,再加上太阳能则达42%,其他的则为水力,全都是“靠天吃饭”,完全不用考虑进口燃料的成本问题。不仅不用花钱买能源,乌拉圭满足自己的用电之余,还能出口23%电力给邻国。

帮左派擦屁股

这样一个“躺着赚”的国家,不要太乱搞,本来就应该富裕到不行,现在的乌拉圭还远远没有二战以前富有,所谓“经济成长”,说穿了只不过是独裁时代砸烂了,从零慢慢恢复到正常的过程而已,实在不值得特别称道。

倒是值得一提的是,乌拉圭一样有奇怪的高经济成长伴随高失业率的情况,左翼执政时期,最高经济成长率来到7.5%,但是失业率最低只来到7%,常常观察同样状况的读者们,此时一定会去检查乌拉圭的最低工资政策,宾果!2010到2019年执政的何塞・穆西卡总统(JoséMujica),任内把最低薪资提高了250%。

不仅如此,穆西卡总统醉心于全面强化“劳权”,给了工会最大的自由,几乎全球最高的谈判权,以及最自由的罢工权。嗯,完全可以想像,乌拉圭的雇主对雇用劳工会是多么戒慎恐惧,一个雇主把雇用当洪水猛兽的国家,如何会有就业?

穆西卡总统努力开发绿能,算是有累积了一些国家资源,但除此之外,执政十年来,完全没有利用大宗物资难得的高档,投资于国家经济的多元化,而是醉心于推动各种左派价值,到头来,乌拉圭主力事业仍然是畜牧与大豆。很自然的,当中国过热的乱买狂潮收缩,使得全球大宗物资价格反转,乌拉圭就要倒大楣,经济成长率突然掉到最低剩下0.4%,而本来就已经偏高的失业率继续上升到超过9%。

于是,左翼政权只好下台一鞠躬了,又轮到了右派上台,来帮左派擦屁股,欧美媒体这时也忙着落井下石,说:右派上台别得意,财政赤字拖垮你,超高失业看你怎么办!真的,刚上任的拉卡耶总统必须面对与解决这些问题,也的确很可能被这些问题解决,但是,追根究柢,这些问题到底是谁留下来的呢?

(本文为《上报》独家授权《看中国》,请勿任意转载、抄袭。原文连结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