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词在香港普及 可看清谁是骨子里的暴徒(组图)

2019-11-19 23:40 作者:夏闻 桌面版 正體 97
    小字

11月13日,港警逮捕一名抗议女子。
11月13日,港警逮捕一名抗议女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9年11月19日讯】在香港谁是施暴的一方?暴力源起于谁?是香港的抗争者,还是港警、港府和北京?

在北京的宣传中,把抗争者们描绘成暴徒,在洗脑媒体灌输下,大陆有很多民众不明真相,更不用说中共所组建的五毛大军,更是在网络上极尽煽动仇恨之能事,把香港学生们污蔑成十恶不赦,为不断升级的镇压做铺垫。

其实不需要和中共网军们去纠缠某件事情的某个细节,只要从抗争者常用的一个词,就可马上区分出双方截然不同的心态,看清谁才是骨子里的暴徒。

这个词就是“天灭中共”,在反送中爆发以来,这个词被抗争者们广泛使用,推敲一下这个词,就能明白大问题,尤其这个词里面的“天”字是关键。

“天灭中共”,是说中共干了太多残害善良中国人的坏事,对之的天谴即将到来。

只要是愿意使用“天灭中共”这个词的人们,就说明他们是相信这个世界是有天理,是有善恶报应的。这样的理念,是符合中华文明传统的,持有这样理念的人们,相信人在做,天在看,他们行事必然是有底线的,绝不会是党媒所炮制的无人性的暴徒。

11月17日,港警与抗议者在香港理工大学对峙。
11月17日,港警与抗议者在香港理工大学对峙。(图片来源: 庞大伟/看中国)

10月6日,“反极权反紧急法大游行”路线上的标语。
10月6日,“反极权反紧急法大游行”路线上的标语。(图片来源:李天正/看中国)

10月5日,香港人“禁止蒙面令”游行路线上的标语。
10月5日,香港人“禁止蒙面令”游行路线上的标语。(图片来源:李天正/看中国)

10月4日,香港市民在荃湾尖咀道游乐场集会现场的标语。
10月4日,香港市民在荃湾尖咀道游乐场集会现场的标语。(图片来源:李天正/看中国)

11月17日,在愿荣光归香港集会及祈祷会上的标语。
11月17日,在愿荣光归香港集会及祈祷会上的标语。(图片来源:李天正/看中国)

对比这下,中共却一直是无视天理的,他们只敢把“止暴制乱”喊的很响,却从来不敢说自己所作所为是堂堂正正,能对得起天地,对得起良心。

中共在香港不断的让警察暴力升级,不断的激怒香港人的情绪,被刺激了的香港学生就会激烈反抗,然后就让警察大批量的抓捕学生,从而把香港人反抗的生力军消失掉。在这个过程中,它还要污蔑学生们是暴徒。

不相信善恶报应的中共是没有良心底线的。1970年12月18日,毛泽东在会见美国亲共记者埃德加・斯诺时,说:“我不怕说错话,我是无法无天,叫‘和尚打伞’,无发(法)无天,没有头发,没有天。”

作为马克思的忠实信徒,毛泽东不信天,所以才敢害死那么多中国人,才要砸烂中国的传统文化,他成了20世纪害死人数最多的罪魁。

1966年8月到9月,在首都北京城,被红卫兵活活残酷打死的就有1772人,文革后,《北京日报》也发表过这个数字。很多老师当众被学生殴打折磨致死,是什么样的团伙才能让人变成魔,制造出这样的暴力?

1969年1月,不满16岁的习近平由北京下乡到陕北梁家河,当时习近平算是出身“黑五类”,父亲习仲勋已被打倒。2O04年习近平接受延安电视台采访时,回忆由北京出发的列车:“全部都哭啊,就是我在笑。”,“我不走才得哭啊,我不走,在这儿有命没命,我都不知道了。”

但现在北京当局却仍然在宣称马克思是千年第一思想家,把毛泽东的罪恶美化成是在“探索”,这也是“无法无天”的表现。

然而,在人类文明历史上,还没有谁能够一直作恶,无法无天。恰恰相反,邪恶的政权和个人遭到天谴,才是历史的规律。

中共的坦克车仍然开不上香港的街头,“天灭中共”却已经在香港普及,在强权的坦克和天理之间,被淘汰的终将是前者。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