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场对台湾校园的“无声入侵”(图)

2019-10-28 07:30 作者:主笔室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台湾青年支持香港反送中(SAM YEH/AFP/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9年10月28日讯】2015年末,澳洲国立大学的中国学联会长陶品儒怒气冲冲地走进位于校园内的大学药局,他指着药局里一叠法轮功的报纸《大纪元》,对药剂师吼叫:“谁让你散发这个?”药剂师后来说,她被吓到了,尤其陶品儒扬言要抵制药局,也让他紧张,所以就让陶把那一叠报纸拿走,扔进垃圾筒。

一群狂热的中国学生在校园里进行政治审查,最令人讶异的其实澳洲大学校方的反应。当被问及这件事会如何处理时,它们先是宣称由于没人报警,所以无法处理,然后含混地批评了这件事,说希望外界能够“尊重差异”。没有谴责,没有调查。澳洲查尔斯史都华大学教授汉密尔顿(Clive Hamilton)在他的著作《无声的入侵-中国因素在澳洲》(左岸文化出版)批评,因为澳洲大学长久以来都对台湾磕头。

根据统计,在2017年7月,澳洲的高等教育有13万1千名中国学生,比起2008年多了一倍有余,相比于人口规模,澳洲的中国学生是美国的六倍多;出事的澳洲国立大学的国际学生中,有六成来自于中国。学校依赖这些中国学生的学费,校方也曾认为这不正常。计划要减少对中国学生的依赖,但总是不了了之。

就如同中共常用观光客与商业实力惩罚不同的国家,当澳洲的中国学生到达一定程度的“经济规模”后,就开始干涉澳洲各大学的运作,例如雪梨大学的一位讲师,只因为使用了印度版的中国边界地图,结果就被课堂上的中国学生拿到微信上面讨论,结果中国学生群起抗议威胁要退学,该名讲师以道歉收场,环球时报得意地宣称:“中印边界争端在澳洲校园内爆发,中国胜!”汉密尔顿说,中国锐实力已充斥在澳洲各大学校园,他所认识的中国研究学者总是对言论考虑再三;若他们过了线,北京会怎么惩罚他们?

日前,台大学生会、台大研究生协会等团体公开表态拒绝参与国台办赞助、统战色彩浓厚的“海峡两岸青年学生领导力论坛”。学生会指称,邀请函写有“《告台湾同胞书》”、“31条措施”等字样,要招募台大、清大、交大、辅大等“政治可靠的学生骨干代表”到访,统战意味浓厚,他们将拒绝派出代表参加,但台大校方仍坚持透过其他管道寻得愿意参与者,带队出团前往中国。他们呼吁全台学生停止参加统战交流团、旅游团;校方也须停止招募、宣传相关予协助相关活动。

这件事情后来不了了之,想必台大等顶尖大学最后依旧如约组团前往访问。网络上,只搜寻到没有配图的“2019年海峡两岸青年学生领导力论坛开幕”短稿,显然也因为之前的抗议抵制新闻而刻意低调。

在学生团体群起抗议下,为何台大、清大等学校仍坚持要遴选“政治可靠”的学生参与这统战论坛,得由校方自己说明。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连台大、清大这种台湾顶尖大学对共产党别有目的的交流都得“卖面子”、“捧人场”,那些极为仰赖陆生配额的私立大学,拿什么抵抗对岸政府要求配合?先前台湾若干私立大学对声援香港的连秾墙展现了与公立大学截然不同的态度,不就印证这“无声的入侵”正发生在台湾的各大校园?

一场两岸大学生的论坛交流当然未必影响学生的政治态度与意向,不过,论坛背后的绵密政治操作,以及共产党对台湾政府、大学校方以及学生个人分而治之的细腻手法,才是骇人之处。“中国因素”对全世界民主国家都是个新的挑战,交流未必带来改变,自恃体质好恐怕还更容易让细菌入侵;中共的“锐实力”既非想挫败你也不是要赢得你对它的好感,而是进入民主社会的游戏规则,弄得你天下大乱、鸡犬不宁。

《无声的入侵》这本书里揭露了无数个澳洲大学自我审查、言论设限,陆生反客为主,引导校园言论方向,甚至进行政治审查的案例。澳洲尚且如此,对于各种以交流为名义,发生在台湾各级校园的统战案例,实在很难让人一笑置之。

(本文为《上报》独家授权《看中国》,请勿任意转载、抄袭。原文链接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作者主笔室相关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