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悠悠 不认己银(数文)

2019-10-19 02:46 作者:华翰整理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一、宋仁宗敬业守成

宋仁宗敬业守成,事不分大小,一律遵照先朝法度。当时,已很久没有嫁公主的事了,仁宗晚年只有一位公主,便想很隆重体面地将她嫁出去。可是,他又怕超越旧例,便向皇姑询问当年下嫁的体例。皇姑魏国大长公主,觉得皇帝只有一个女儿,不可与自己相比。嫁妆如果说多了,与事实不符;说少了,又恐怕扫了仁宗的兴,于是就回答说,时间已久,全都忘了。仁宗听罢,便以稍微丰厚一些的嫁妆,将女儿嫁了出去。

朝吏们认为:宋仁宗敬业守成,什么都讲中规中举,适可而止。

《能改斋漫录》

二、张清剜眼,治母目疾

北宋徽宗大观二年,邓州南阳东海村有个张三婆,患眼病,双目疼痛,一片模糊,看不见光亮。她的儿子张清为了给老母治病,用左手抠出自己的眼睛,以铜针穿过,然后用小刀子割下来,让老母吃了。从此,张三婆所患的眼病豁然而愈,不曾再疼痛过。朝廷知道此事后,特降旨补张清为太医助教。

张清抠眼给老母治眼病的行为,不是医疗之术!其母眼病之愈,实是神佛施展神功所成。

孝子之心,感动神灵。至诚至孝,千载留名!

《能改斋漫录》

三、陆羽善别水味

唐代的陆羽,以嗜茶出名,他认为扬子江的南零水,在煎茶用水中,可排第七。有一次,他曾让船夫去扬子江里取南零水。不久,船夫把水取来了,陆羽用杓子舀起水又倒下去,说:“这确实是江水,但不是南零水,好像是岸边的水。”他将取来的水倒了一半,又用杓子舀起来旁边的水,又倒下,仔细看了看说:“这是南零水了。”

那个船夫大吃一惊,说:“我昨天取的确是南零水,但刚到岸边,就洒了一半,我害怕水少,就又取了一半岸边的水。两种水都被你分辨出来了。”

《能改斋漫录》

四、滕宗谅办学清廉高尚 

北宋时期,滕宗谅任湖州知府。他为了集资办学,花费了民钱数千万,但是,这项工作,尚未完成,他就被调离了。他走后,有人说办学的这笔巨款,出入不明,账目不清。于是,通判以下的官员,都不愿意在财物出纳的账簿上签名。当时,滕宗谅的继任者是胡宿,他知道了这一情况后说:“滕侯这样做确实不合适,但你们为什么不早说呢?等他走了之后,你们才提出非议,难道是想推卸责任吗?”

众人听了,都十分羞愧,便纷纷在账簿上签了名,后来发现滕宗谅的帐目清楚,丝毫不差,终于成就了办学大业。后来学子皆颂其清廉高尚!

《能改斋漫录》

五、不认己银

北宋人张知常,还在国学读书时,家里曾给他送来十两银子。和他住在一起的一个学生,乘他外出的机会,打开他的箱子,将十两银子偷走了。事情发生后,学官将同一舍的人,都集合起来,细加检查,终于发现了他的银子。

但是,张知常却不承认是自己的银子。使那个偷银子的同学,未受处分。

半夜时分,那个偷银子的同舍生,将银子揣在袖子里,悄悄还给张知常。张知常知道他很穷,就将银子的一半,送给他。他们的前辈,知道后,对张知常说:“你将银子送给别人,这是人们都能做到的;但你看到了自己的银子,却有意不认。这就不是人们所能做到的了。”

《能改斋漫录》

六、章丁二友赌博

北宋时,有一年的寒食节,本是好友的章得像,与丁谓赌钱,结果章得像获胜,赢了丁谓一大笔钱。第二天,丁谓将输掉的数百两白银封好,交给章得像。

第二年寒食节,两个人又以赌钱为乐,结果章得像却输给了丁谓,丁谓急着向章讨账,章得像便拿出去年赢丁谓的银两,来赔给他。丁谓一看是去年旧物,银两的封条,还和原来一样,上面已积满了尘垢,不禁油然而生钦敬之情,佩服章得像的雅量。

《能改斋漫录》

七、为何富驸马满面有愧色 

北宋仁宗当朝时,他有两位驸马,一个叫柴宗庆,一个叫李遵勖,他们是一对连襟。

有一次,李驸马到柴府,只见柴氏夫妇,全身盛装,华贵异常。而左右的人,却都穿得很平常。

轮到柴驸马到李府,李氏夫妇,仅穿着朴素的布装。而左右的人,却都穿得非常漂亮。

李氏夫妇,又慢慢叫出两个儿子,对柴驸马说:“我们家中所有的,也就是这两个儿子罢了。”

柴驸马听了,不禁满面愧色。

请问:为何富驸马满面有愧色?

(均据宋代吴曾《能改斋漫录》)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