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洞宾大仙显灵 为何惠益周生

2019-10-13 03:13 作者:庄敬整理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丹徒县有个读书人,姓周名玉声,从小供奉吕洞宾大仙,十分虔诚,丙子年,将参加南京科举考试,因此向吕仙神像祈祷。即刻从砚匣中得到一张纸片,上面用红笔写着这样两句话:“功名只问三娘子,不待朱衣暗点头。”周玉声(以下简称周生)在家排行第三,因此以为答案在自己妻子口中,于是趁与妻嬉戏玩耍之际,突然发问。妻子毫无准备.随口回答道:“中,中。”周生大喜过望,以为是联捷中举的预兆,高兴地坐车出发,其实并不知道仙意,究竟是指什么。

等到考完省试,发榜之日,他竟名落孙山,以为受了吕仙欺骗,颇感怅然。不久,家中又寄来书信,说他妻子卧病在床,已经奄奄一息,于是,周生日夜兼程,赶回家来,到家一看,白幡高挂,妻子已逝,周生抚胸恸哭,沮丧万分。加之考试失利,百忧交集.从前的事情,早已不再纪念。

过了几个月,忽然想起吕仙之言,顿然觉悟,说:“我在兄弟中虽排行第三,然而合各位堂兄弟计算,则排在第十二位,所谓三娘子,或许另有所指,只是以前没有细加思量罢了。”于是重新向吕仙祈祷,但是毫无结果。

周生一人独居,天长日久,十分无聊,便打算到淮上走访亲戚,借此寻觅缘中之人,临行前,做梦之中忽然出现从前的两句诗,其它几个字,历历在目,惟独“三”字金光灿烂,梦醒后,周生牢记不忘,可是其中缘故,却百思不得其解,

船行驶至某县,周生有一个姐姐出嫁在本地江村的一户人家,便停船前往探望。登岸独行,还没走出一里地,听见芦苇塘中,有二人恰在窃窃私语道:“金三娘子乃是天上仙人,怎么会与一个穷书生配对成双?”另一人说:“老天撮合成这一段姻缘,书生命中也正不该穷。”周生听后,不觉怦然心动。投眼望去,说话的二人好像是渔夫,光着双脚,头戴草帽,从芦苇丛中走出来。周生急忙上前打听,二人答道:“朝东走二三里,有一座向北的大宅,叩门相问,自会明白。我们现在正忙着做事,无法为你领路,不过重新相见,为时也不会太远。”说完,匆匆往前走了。

周生想起他们的话,与吕仙谶言正好相符,由此看来,自己一生的官运和姻缘,全在其中了。于是顾不上野荒路远,寻路走去,往前走到一个地方,树林茂密,绿荫深浓,一栋楼宅巍峨美丽,坐南朝北,朱漆大门向外敞开。周生走近敲门,没人答应,便跨步迳直朝里走去。走过一道粉墙,猛然听见有人大声斥责:“哪里来的年青人,如何擅自闯入人家住宅?按规矩应当挨打!”,周生大吃一惊,仔细一看,原来是一个老婆子,笑吟吟从庭堂中走出来,满头银发,服装鲜艳,双目炯炯有光采。周生自知举止唐突,暗喜老婆子并无怒容,就向她作揖道:“天晚迷路,无处安歇,请借住一夜,不知姥姥是否允许?”老婆子对他看了好一会,才慢慢地说:“我家原有空房,让给秀才郎住一住,也不失为一段佳话。”

老婆子引导周生走入东边的一道夹弄,刚走了几步,看到其中另有院落房间。三间精美的居室,四周种着各种花木,房门掩闭,门帘低垂,环境极其幽雅。老婆子亲自打开门栓,将客人请入房里。架上插满牙签,四壁尽是图书,一床一桌,微尘不染,仿佛专门是为来宾准备的。老婆子叫了一声,即刻有老仆人端茶进来,老婆子便走了出去。周生心里又惊又疑,更对自己如此大胆冒犯,感到好笑,然而既然已经到了这地步,不应该马上一走了之。在踌躇之际,他观览了壁上悬挂的诗画,均古雅无比,又见到红纸上的一联诗句,用硕大的字体,写着十个字。“鸣鸾金作佩,挥尘玉闻声。”落款则题“道人吕洞宾”书写。周生大惊,恰逢老仆人端上酒肴,就向他打听主人的官职、门阀和族望,老仆人低头不答,周生反复询问,他才说:“你因为听说了一些什么才到这儿来,何必还要如此喋喋不休地盘问呢?”周生心里暗喜,以为此处即是金三娘子的家。一时毫无顾虑,欣然放怀举杯。菜肴、果核甘美可口,酒也香醇异常。刚有几分醉意,老仆又献上异果,说道:“这是娘子亲手摘的,愿献上供你下酒。”周生越加喜悦,尝了几颗,清香沁肺,酒力俱消,他对娘子一片盛情深感欣喜,只是未见她的容貌,心中不免忐忑难平。过了一会儿,他点亮烛灯,翻阅书籍。等到二更时,始上床就寝,老仆送来被褥枕头,上面绣着美丽的图案,香气袭人,让人身酥骨软,周生辗转反侧,卧不安席,整整一夜不曾合眼。

第二天一早起床,老仆慇勤地备好盥洗用具。还说:“顺着这间房往东走,有花园亭台,颇值得观赏,可以消除烦闷倦意。”周生更加心花怒放。等不及吃早餐,就前往游览。刚跨过一道门槛,眼前豁然开朗,别有一番佳境。园内画亭楼台,互相掩映,布置安排,充满画意。还有奇花数百株,五色缤纷,异香浓厚,在疏落的篱笆下争艳斗奇。周生乐而忘返,越走越远。忽然听见一阵环佩叮当的响声,似有人朝这里走来,周生赶紧隐匿在树后,偷偷窥视,只见几位侍女,穿着嫣红姹紫的服装,有的用篮子,有的用手巾,盛装采掇的花卉。走在最后的是前面见过的老婆子,伴随着一位美人,年纪约十七八岁,清晨的妆束妩媚动人,容貌倾城,那肌肤,那容颜,都是生平从来不曾见过的。周生看得如痴如醉,神魂颠倒。美人摘了一枝花。往鬓发上插,婢女赶紧递上镜子。美人停步照镜,姿态十分娇美。

眼看她们将走过去了,周生准备出来相见,老婆子忽然用手一指,说:“碧桃去看树后面有人,阿姊宜赶紧回避。”美人转身往回走,周生担心她急急返去,赶紧从树后站出来,大声说道:“小姐已经现出全身,使人渴慕万分,难道竟忍心这样一走了之吗?”美人的秋波朝周生暗暗投来,微笑中带着几分羞涩,小声地对老婆子说:“木将成舟,好事旦夕总会发生。看他那副慕色如渴的猴急相.真叫人受不了。”说罢以扇障容,低着头,温柔地站在那里。老婆子走过来说道:“娘子原本是天上谪仙,命中注定要与你结成眷属,所以预先在这里建造了楼宇.等待你来。你如能不为人言所惑,自当与你订立百年之好。”周生早已六神无主,欣然答应。美人放下扇子,与周生相见,于是二人并坐在小轩内,命婢女供上酒肴,相对而食。周生此时已经俨然是温存体贴的乘龙怏婿。

吃罢饭,美人对周生说:“美好的婚姻,由上天安排,再加上吕仙作媒撮合,本当立刻举行婚礼,但是郎君前程似锦,不敢以儿女欢娱之事,耽误你的未来政绩。今给你黄金百斤,另有若干仆从,前往京城,定会有奇遇发生。一切都要等到你青云展翅,实现宏愿.才能重圆鸳梦,无忧无虑。请你不要怨责我拖延婚期。”说罢,让老婆子唤来二人。周生一看,虽然他们故意头戴矮帽,身穿青衣,样子像是家中奴仆,其实就是芦苇塘所见的那两个渔夫。周生心里暗自惊讶,却也不敢多说什么。美人对两个仆人,吩咐了一些事情,便催促周生,起身上路。周生心中虽然不愿意,但是迫于大义,不便再依恋温柔之乡。

他们来到江边,另有小舟一叶,餐具用品,样样齐备,便扬帆远航,两个仆从虽然名义上是下人,态度却十分傲慢,一切事情自作主张,并不向周生请示说明。周生考虑到大家一起出家谋事,还是忍耐、省事为好。沿江北上,经过自家门前,他也无心回去。周生问两个仆人的姓氏,一人姓解,一人姓杨。他们的行踪显得非常诡异。周生也不敢寻根究底。

一天,船将驶过天妃闸,听到从北方过来的行人说起:“某公子所乘的船,整个儿沉没水中,无从捞救。风险浪急,务请谨慎。”周生听后,心里惴惴不安,两个仆人,却相视而笑,说:“这倒是可以囤积待售的奇货呢。”姓解的仆人,竟跃入水中。周生正欲呼救,姓杨的仆人,急忙用手制止。船行驶了十来里,只见解仆身背一人,劈浪游来。那人身上的衣服十分华美,头上帽子已不知去向,解仆登上船,将那人放在船头,进行抢救,不久便苏醒过来,杨仆又向周生授意,取出新衣让他穿上,又给绝斟上美酒,那人渐渐恢复了精爽的仪态。问他情况,得知他便是那位落水的某公子,他的父亲是京城一名大官,很有文名。公子有事回江南,恰逢翻船遇难。周生宽言相慰,情意十分诚恳,并告诉他:“兄既然是溺水被救,不可再坐船,行驶于不测之江。”于是上岸,找到一处集市,为他买了几匹健壮骡子,并雇用了随从,重新为他整理衣装,添置行李,大约花费了数百两银子。公子感激涕零,知周生北上京城,就给父亲写了一封信,希望他将周生看作自己亲生骨肉,好好照颐。二人挥泪告别。

船到京城,周生拿着书信,去拜访公子的父亲。他得知周生从水中救起自已儿子的大恩德后,请他住进内屋,以贵宾之礼相待。有时给他讲解书中要义;分析文章脉络关节,传授写作方法秘诀。周生经过高手拨点,造诣一日比一日深进,再加上公子父亲,为他多方周旋,最后终于考中北京考区的举人。于是对解、杨二仆,更加敬重,与他们同睡共食。

第二年,将参加礼部会试,公子父亲读了他的文章,觉得一般,没有点头同意,周生忧虑重重。一天,杨仆忽然带来一个人,身穿青袍,沾满灰尘污渍,不知他究竟是谁。解仆抢先一步走入房中,叮嘱周生对来人要厚礼相待,馈赠重金。周生言听计从,问他姓名,方知此人姓王,也是举人,一向以明达知名,因家中贫困,而落魄潦倒。周生念他与自己同为举子,所以毫不介意。

等到会试这一天,想不到二人竟邻屋而坐,中间只隔一道板壁。王生对周生的礼遇感激不尽,当周生第一道命题刚做完,王拿来一看,认为难以入选,于是放下自己卷子,为周生代拟文章,一会功夫,三道题都已完成。他对周生说:“你的才华胜过曹丕十倍,只是不能迎合时尚。你待我义如鲍叔牙,我感激图报,因而贸然代笔,写的是否合适,由你自己裁定。”周生把王的文章细细体味一番,内容丰富,声调宏亮,毫不犹豫,将它誊写在自己的卷面上。等到全部考完,他俩一起离开考场,到公子父亲那里,以答卷呈上请教,只见他满脸堆笑,许诺周生必然名列前茅。发榜一看,果然名次在前,王生也榜上有名。廷试时,周生又获第一。

周生想起与金三娘子海誓山盟,急欲向圣上告假,锦衣还乡。解仆劝阻道:“娘子就在京城内,何必还要远求。”于是为他向一户大族求婚,恰是公子父亲的连襟。公子父亲极力想撮合他们成婚,周生很不情愿,而解、杨二人再三吩咐,不可推辞。他无可奈何,只得答应,而心里总是闷闷不乐。新婚之夜,入了洞房,周生看见新娘子的姿容与自己的心上人,长得一模一样,感到十分奇怪。夜深了,女子自我介绍说:“你认识我吗?其实我就是金三娘子。承蒙吕洞宾大仙撮合,深怕引起他人非议,所以借助一片帆,一路风,让你直登青云,金榜题名。恰好某家女子命中注定早死,我得以假托她的身躯,来侍候夫君,这样就可以堂堂正正地与你结成眷属,他人再也无法说三道四。”周生这才满怀喜悦。

早晨起床,解、杨二人,已经不知去向。周生急忙向新娘子打听,她回答说:“功成而身退,理所当然。何况这二人都是水中神仙,受吕仙差遣而来,我与他们本是同辈,没有资格指使他们的。”周生这才恍然大悟,于是,刻了他俩的神像,摆在吕仙像旁边,加以祭祀。

从此金三娘子成了周生的贤内助,美名盛传于朝廷馆阁。而周生从此勤劳为国,鞠躬献身,夙兴夜寐,忧苦万民。知道他们故事的人,都十分敬重,赞不绝口。

外史氏曰:世人常称羡于神仙。周玉声所以能够飞黄腾达,说到底是得福佑于神仙。吕洞宾大仙显灵的迹象,世上多有出现。我(原文作者、外史氏)从这则故事中,又见一斑,也仅是一斑!神仙的济惠施恩于贤人志士,汗牛充栋,枚不胜举!让我们都来敬神顺天,爱民自勉,都能获得神佛的光辉和温暖!

(事据清代长白浩歌子着《萤窗异草》)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