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的资本市场:天下已有变

2019-10-10 08:30 作者:雷思海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看中国2019年10月10日讯】10月4日,大团的冷空气从北方而来,与暖空气在北京的上空相遇交锋,落下了2019年的第一场秋雨。北京的温度从30度跌落到最低9度,新闻报道说,不少没有准备的旅游人士,半夜被冷醒了。

下雨,并不一定意味着季节的变化,但季节的变化,一定会有一场标志性的雨。资本市场上的四季变化,也同样伴随着剧烈的冷暖力量对撞,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多空交战。

多空交战的雨,落在人心里,寻常看不见。不过,如果有数据图的话,我们一定能看到,成交量的突然放大。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10月开始的三个交易日,美股近乎1000点的回调,并不是场标志性的雨。美股的那场标志性的雨,其实在半个月前的9月20日,就已经落下。

那一天,历经“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的美股多头们,正在堆积一年多来的第四个高峰,试图打破“三而竭”的市场心理暗示。上半个交易日还是多头的天下,但下半个交易日,多头们一溃千里,毫无抵抗。那天,纳斯达克与道琼斯都以巨量的实体阴线收盘,抛压很大,纳斯达克的量,放出来平时交易量的3倍,道琼斯是2倍,也就是说是真正的下跌。

从那天起,多头们就再也没有发起一次像样的冲锋,更小的交易量,意味着没有人,也没有钱试图去逆转趋势

也从那天起,美股的五大金刚:脸书,苹果,亚马逊,奈飞,谷歌,也就是金融专业人士所乐道的FAANG,5家市值3万多亿美元,接近美股整个市值的十分之一,其中4家都走出了新低,除了苹果发力新机型,勉强给指数的拉升,回了一点血。

趋势总是向阻力最小的方向前进,所以,10月的千点回调,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没有什么“黑天鹅”,只是迟早的区别。千点的回调,意味着信心的衰减突然加速。

这个时候,领导是必须出来的。

川普(特朗普)总统的话总是太白,是不能在华尔街这里服众的,得专业+权威人士的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出面。鲍威尔周四说,美国经济状况总体良好,但面临一些风险。通胀在接近、但有点低于联储目标。

这话等于坐实了进一步降息的传言。而此前美联储已经悄悄地扩表了,从9月17日至25日,纽约联邦储备银行通过回购债券等操作,曾连续7个交易日向市场累计投放近5220亿美元资金。

按照美国信用货币乘数大概为3的情况去算,相当于最终会产生大约1.5万亿美元的信用货币。这是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后的第一次,很不寻常。下周,美联储可能还将决策,放松对中小银行的资本金要求,给一些银行松绑。

美国货币再宽松的第一支箭,已经满弓射出。

这个时间点,比我在2017年的旧文《2019,破局来临》中判断,晚了2个月:2019年7月,这个关键时点是目前看来,美国加息缩表能够走到的最巅峰时刻。后面的路,是要看对手的表现,再去定的。如果届时,中国不能挺住,出现信用货币崩塌的迹象,那么,美联储的加息缩表,有可能继续发力。反之,美元的这一轮信用周期收缩之路,就有可能到此为止。这样的话,美元加息到3%左右就是个头了,美联储的缩表也将在2019年停下步伐,重新开始扩表。

从出手的时机来看,鲍威尔也是操盘高手,毕竟是在华尔街真金白银厮杀过的,与索罗斯这样的大鳄有过互为对手盘交集的。美股因此而反弹,不过,我很怀疑,即使特总统与鲍威尔的红白脸配合得再好,也难抵御这趋势的洪流。

买盘已经无力,40万亿美元的多头们,一旦信心逆转,就会成为碾压性的空头,引发大崩塌。

君王城上竖降旗,妾在深宫哪得知。

川普总统把自己的声名押在美股上,是有一些冲动的。因为,决定美股走势的君王,并不是坐在白宫里的总统,而是美国经济这个真正的首脑。而对于美国经济复苏的判断,这里就不再赘言,笔者一直的看法是,美国还没有拿到新航程的船票,与其他国家依然是坐在同一艘船上。

美股是美国资产中,最至阳的多头,如今阳极而阴生。因此,如果没有其他大国的提前资产价格大崩塌,给美股带来避险的外部资金的话,未来大概率会发生的一个画面是:美联储将会继续射出货币再宽松的第二支箭,第三支箭,第N支箭,绝不能让美股这个至阳的力量,彻底倒掉,因为那意味着次贷危机后的大崩溃,会再次重演甚至更为激烈。

货币宽松将再回来。

在美联储的垂范之下,其他国家也将松一口气,全球性的货币再宽松,可能也将是大概率的上演。

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虽然水还是一样的水,都是央行释放货币。但是时间、空间、资产所在的位置,都已经改变。

在全球债务顶端的放水,其最大的作用,是给那些在过去几年中,贷款买买买的杠杆大军,提供一个喘息的空间,阻止恐慌抛售的可能蔓延。因此,它已经没有了10年前,5年前的推升资产的效应,能托住一些大资产的价格,比如股市与房地产,不让它们从顶端崩塌,回调得慢一些,尽量让更多的人来摊薄代价,就已经是很好了。

情况不好的话,一些国家将不可避免的走向日本当初的漫长通缩之路。预示这一可能的一个现象已经出现,那就是:目前,全球的负利率债券存量规模已经增至16万亿美元,而2016年,这个数字是7万亿。

利率为负,没有利息就算了,还有侵蚀部分本金的风险,还有人会买这样的债券。为何?无非两种预期,未来的收益率可能负的更多,比如今年是-1%,明年-2%,那么就可以赚1%;另外一个就是担心通缩会来,通缩一来的话,股票、地产都要跌,债券反而会足额返回本金,因此,更安全。

它说明至少这16万亿美元的持有人,是看衰未来世界经济的。

一句话,未来有一段时间,钱表面看起来更好借,利率会更低,但是赚利润却更难,而抵押品缩水预期严重的行业,则更难。因此,利率越是低,经济越是差,借钱做事的人反而越是少。除非你是借钱不用还的主。

上个世纪70年代,通胀曾困扰所有发达国家,至少十年。

上世纪90年代,日本第一个吃了螃蟹,经历了罕见的20多年的通缩。未来,日本的这种情况,有可能蔓延,美国、西欧的一些国家,都有可能部分走走日本的那条路。

如此,则一个漫长的大国角力相持阶段,将会到来。

天下已有变。

我们将见证与过去20年不一样的未来。

此前的成功经验与逻辑,都要变化。既定战略,也需要调整,否则就可能成为自我的陷阱。比如,历史上的隆中对:“将军既帝室之胄,信义著于四海,总揽英雄,思贤如渴,若跨有荆、益,保其岩阻,西和诸戎,南抚夷越,外结好孙权,内修政理;天下有变,则命一上将将荆州之军以向宛、洛,将军身率益州之众出于秦川,百姓孰敢不箪食壶浆以迎将军者乎?诚如是,则霸业可成,汉室可兴矣。”

诸葛亮的一生,就是一部隆中对。前半部成,后半部败。后世有人认为,蜀汉之败,败在没有执行隆中对的北伐战略,没有等到真正的天下有变时,再去北伐,比如司马懿夺曹氏的权时。

其实,不然。

细看诸葛亮的5次北伐,基本都是在“天下有变”时。

第一次北伐在公元228年春,诸葛亮一出祁山,此时曹丕刚死、原蜀将孟达在新城起兵造反。

第二次是同年冬,魏军主力东下攻打吴国,关中兵力虚弱,诸葛亮再次发动北伐。第三次北伐,在公元229年春,理由同上。

第四次北伐,公元231年初,诸葛亮亲率大军,二出祁山。之前,东吴进军合肥,曹魏兵力东调,内部再次空虚。接着,辅政大臣、抗蜀统帅曹真病死,他死了才有司马懿的出头,可谓内丧主帅。

第五次北伐,公元234年,这次勉强可算曹魏内部无大变故,但诸葛自己创造了个“有变”,邀孙权再次打合肥。

曹丕死,内部叛,吴魏战,统帅死,在当时看来,完全可算天下有变。但这些变,都是常变,不能代表新的趋势走向。

真正的变,不在战场上,而在粮食上。

曹操死后,曹魏的军民屯田的制度,得到了更大推广,而屯田制在三国中,最发挥效益的国家,就是北方多平原地带的魏。曹魏因此有了持久战的本钱。诸葛一生,最擅断人粮道,但曹魏屯田制推广到边疆前线,让他最后竟无粮道可断。

曹魏军可安心守城而不击。而诸葛的军队,则没有屯田跟随,只能追求速战速决。10万兵马,吃喝是个庞大的工程,一个不胜,就要退兵。直到第五次北伐时,才搞军队屯田,但蜀国山川陡峭,此制效果并不如曹魏。

隆中对时代,天才般的思路与逻辑,20年后,竟成了蜀汉败落的自我陷阱,让人唏嘘。

至道在微,在寂静处,在喧嚣的人群之外。

种种迹象显示,一轮新逻辑作为根基的大趋势,正在到来。就如同这场秋雨之后的秋冬演进,万物枯荣,无可回避。在今后相当长的僵持时间里,谁先找到那个内生的新力量,谁就是下一个螺旋前进领导者,下一轮财富创造与分配的主导者。

这个人或者这个国,一定是率先进化自身结构的,从骨架到肌肉,到看世界的方式。

亢龙已有悔,潜龙正腾渊!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