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中国人早日隐私自由(图)

2019-09-19 08:34 作者:智先生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在中国,你想获取一个人的隐私,一点都不难,因为有太多环节泄露隐私。(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9年9月19日讯】我常看的一个手机新闻app,里面经常会有一些广告推荐,但不影响阅读体验,我就没太在意。

后来,广告内容有点不对劲,频繁出现我所在城市的一些楼盘开业情况。

我不舒服,知道被定位了。

接着,广告的试探尺度再次下滑。

有一次,我所住的小区名字甚至出现在了广告里,内容是买卖二手房。

愤怒,我除了投诉、卸载,没有办法。

再仔细回想,我这一年来的隐私泄露情况,似乎越来越严重。

比如我去年买的一套房,今年年初交房,因为没时间弄,也没有装修计划,就一直空着。

但营销电话频繁打来,平均一天会有三个。

先是卖瓷砖的、卖窗帘地毯的、卖电器的、卖家具的,然后是各种二手房中介平台来咨询的、贷款的……买了一个车位后,车贷抵押的电话很快打过来,防不胜防。

我当然清楚他们是怎么拿到我的具体资料,从开发商、银行、物管到建材、装修公司,一条龙转卖客户资料,已经是明面公开的秘密。

可惜我没证据,无法投诉、维权。

想维护自己隐私,太难了。

上面提到的装修公司,电销态度最为积极,每天换着话术骚扰,无论我客气还是冷脸,对面就是死缠烂打,毫不松懈。

其中有家公司的销售挺狡猾,说自己是XX栋的物管,要拉我进业主群投票,聊了好一番后,成功骗到我微信。

然后话锋一转,说他是某公司的设计顾问……我反手就是一个拉黑,同时取消了通过手机号码搜索到微信的设置。

我郁闷,但不想去骂,因为自己的手机身份证房产地址等信息都在别人手里,真惹不起。

短信骚扰也很多,年初我在某个很正规的网站开设了基金账户,之后P2P、股票、配资、私募和信托的短信就亲自上门来拜年。

当然还有一个最庞大的短信骚扰来源——淘宝商家。

这些短号集群网的“退订请回T”套路,我两年前就见识过了,直接从短信分发端口屏蔽,不留对方任何继续骚扰的机会。

然而两年过去了,我还在一个个输入“0000”屏蔽端口,数量没有任何减少。

越来越觉得,这只是移动给我的私人安慰而已。

我用过许多屏蔽短信的软件,什么360、腾讯助手、百度等大厂,没用;

买了付费软件“XX吃短信”,一开始还有点作用,后面也开始装死,挡不住这些垃圾短信。

2、

中国,你想获取一个人的隐私,一点都不难,因为有太多环节泄露隐私。

除了上面我讲到的租房买房和理财外,任何涉及到信息来往的地方,比如婚介平台、外卖物流快递、家政服务、火车站、司考公务员、银行保险等,都是重灾区。

只要你在上面某个环节留下个人信息,隐私就一定会泄露,只是早晚的问题。

一个很糟糕的感觉是,你明知道隐私会被泄露,但别无选择,还是要低头办理业务,最后只能祈祷自己的信息平平无奇,不会被大数据整合打包卖出去。

网上有个段子说,注册时用“姓名+企业名字”,比如“袁百度”、“袁建设”、“袁新浪”,那样骚扰电话打过来,“请问是袁新浪先生吗?”你就知道是谁泄露的。

现在没用了,因为全部实名制,或许手机号码可以找一个备用的,专门接收验证码,但身份不可能再注册一个。

我曾试过用自己的手机号码,让朋友去查信息,结果几乎什么信息都能查出来,被扒个底朝天。

如果稍微花多点钱,去请专业公司,甚至连我的银行资产余额、交通轨迹、实时定位、开房记录都能查到。

所以我能怎么办。

只能平时备几张手机卡,不去用任何理财记账软件,不随便用网红换脸软件,不随便连公共WiFi,不随便点开朋友圈的测星座信息……有点警觉的普通人,真的只能做到这一步了,其它听天由命。

或者说,这样做,只会让自己没那么难受而已。

你会说,大数据时代,绝对的隐私保护根本不可能做到,每个人适当让渡一些隐私,就能获取生活便利,何乐而不为。

话是这么说,我也认同这种自我安慰的话,但每个人究竟“让渡了多少隐私”,这些隐私又拿去做了什么“便利”,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任何实际监管。

更不要觉得隐私泄露的危害,仅仅只是营销骚扰而已。

我曾接到一个陌生电话,粗犷男音,话一上来就开始报我姓名和身份证,全部对上。

然后他说自己是广州天河区xxx分局的警察,前段时间破获了一起大型走私案,而我名下有张银行卡涉嫌违法洗钱,要配合调查。

接下来就是要套出我的所有银行账号密码,我当时没有心情陪他聊,他被识破后,骂了我几句立刻挂断。

我没有回骂,因为敌暗我明(我有个朋友骂了电销员,结果电话被轰炸了一个星期)。

这种诈骗电话太多,确实,大部分人或许都不会受骗,可那些不谙世事的年轻人,那些识别能力低的耄耋老人,就是最主要受骗人群。

像徐玉玉这类刚高考完的学生,根本无法分辨电话里头的人,到底是不是教育局工作人员,也不会知道,这群电信诈骗犯的手里为什么会有山东省2016年的高考考生信息。

所以泄露的源头在哪里?

查不了,没法查。

还有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课堂人脸识别,更是一个笑话。

今天家长们支持课堂上的学生人脸识别,明天自然会被老板监督自己的工作表现,一个月后,这些“面部表情隐私数据”以及“监控视频”就会被批量打包卖出去,再通过大数据精准营销。

可能被精准营销,还是最好的处理手法,再往黑暗点想,你家孩子的日常喜怒哀怨、户外活动举止,上下学的准确时间、吃的零食和玩具偏好等等,足够犯罪集团去执行一个几乎没有纰漏的计划,比如说,拐卖。

所有看似便利的背后,都有陷阱。

一踏空,就是深渊。

而现在,他们却想让这个深渊挖得更大、更深、更致命。

3、

中国人的隐私数据太容易获得,以至于稍微一个懂得技术的人,都可以随便撞库,将网站数据扒下来。

那些公司所谓的AI、所谓大数据、所谓机器算法,最喜欢标榜自己的技术中立,用技术无罪来洗脱。

但从某项技术落地的开始,他们就很清楚会用在哪个领域,哪个人群,要怎么高效地获取,以及盈利有多大,市场前景有多广阔。

所以强行卖无辜人设的一众互联网大佬,既然敢昧着良心赚钱,就要有被骂的觉悟。

只要利润丰厚,哪怕其中一家公司因为良心未泯,而停止布局课堂监控,也还会有无数人脸识别公司继续冒头,继续做下去。

只因为,全国下至托儿所幼儿园,上至中学大学,以“安全”名义开展的校园人脸识别监控市场,这块蛋糕实在太大了。

你当然可以说,这些用户不注意保护自己隐私,但绝对没有哪个用户是真的不注重自己的隐私,更不会为了所谓的便利而放弃。

相信我,如果一开始ZAO的霸王条约先摆在前面,绝对不会像今天那样火爆;

如果用旧手机换脸盆的代价,是整个家庭的信息被泄露出去,那大妈大婶宁愿将手机放在抽屉里吃灰;

如果连接公共WiFi的代价,是让你的手机处于裸奔状态,我相信所有人都不会吝啬那一点4G费用。

没有谁不介意自己的隐私,只要他能“明确”知道其中的风险。

可悲的是,隐私泄露确实不是什么能引起大众神经敏感的话题,隐私泄露的最可怕后果,是没有人会“主动重视”起来,像钝刀子割肉。

当迪士尼翻包成为一种习惯和文化,直到被一个大学生站出来戳破时,我们才发现,他似乎做了一件很“伟大的事”,但只是一件再小不过的正常行为,之前却一直没有人去尝试。

我们一点都不缺事后声援的人,不缺各种呐喊声援,就唯独缺少一些爱较真的人。正是有了这群人的执着,我们离隐私自由才更进一步。

你可以说他们蠢,浪费所有时间精力去打官司,没问题;你说他们钝,不懂得审时度势,不会私开高价,没问题;你说他们爱出风头,想红想疯了,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没问题。

但不要落井下石,更不要成为帮凶。

因为爱较真的人,真的越来越少了。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