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反送中”看生命与自由(图)

2019-09-01 09:02 作者:平心 桌面版 正體 2
    小字

生命需要自由
自由是生命个体与世界联系起来的纽带。(图片来源:Adobe Stock)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这是匈牙利诗人裴多菲的诗句,学生时代的我,读的朗朗上口。那时,我对生命是热爱的,对爱情是向往的,对自由却是懵懂的。

6月9日至今,香港的“反送中”运动如火如荼,蔓延不绝,他们维护自由的抗争,让我又想起了这首《自由与爱情》。

维基百科:自由,可以自我支配,凭借意志而行动。包括各国宪法规定的言论信息自由和新闻自由,当然还有诸多的自由,例如:思想自由、宗教信仰自由等等。

香港人为什么要这么反引渡条例修订,决不归属;坚定地捍卫自由,不屈不挠?是因为在中国大陆的确存在着太多的不自由!

比如生育。大陆有计划生育的政策,一对夫妇只能生一个,还很费力。想生孩子得先写申请,需层层部门批准,最后到计划生育部门排队,排到了发准孕证,拿到准孕证才可以怀孕,哪天怀上孩子了,再到计生部门用准孕证去换准生证。没有准孕证,不能怀孕;没有准生证,就是侥幸、偷怀了孩子,挨到生产的时候,哪家医院也不敢收住产妇;如果冒着生命危险、自己偷生下来, 那是“黑”人,没有户口可上。

比如信仰。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的母亲因为信仰基督教,外出躲避过两次,其中一次是到了远在洛阳的舅舅家,躲了个把月之久。那时还小,不大清楚是咋回事,只听到母亲说,政府不让学,要抓人。到九十年代末,我修炼了法轮功,也遭遇到被降薪、停职,被抓捕、关押。我走的更远,来到了台湾。

更多的不自由,这里不谈。在大陆工作时,我担任过单位的薪资员,也兼任过计生专员,也还记得那些年,升工资或发奖金时候,接到的红字文件上都特别标注——“习练法轮功和违犯计生条例”者不得升薪资和发放奖金。

大陆人不理解香港人的抗争,除了受到大陆媒体一言堂的宣传、误导,以为是搞“港独”、“暴动”,更主要的一点是,他们不知道自由的滋味。象笼子里的鸟,没尝过飞翔的美妙,就不知道囚禁的辛酸。

美国作家索尔•贝洛写过一篇《自由与生命》,记述的是在他十二岁时候捉到一只小画眉鸟,关在笼子。第二天,画眉鸟妈妈口含食物飞到笼子跟前,让小画眉把食物吞咽下去。第三天,小画眉鸟竟然死掉了。

小索尔•贝洛觉得惋惜又奇怪 。适逢鸟类学家阿瑟•威利来看望他父亲,对此作了精辟的解释:“当一只母美洲画眉发现它的孩子被关进笼子后,就一定要喂小画眉足以致死的毒莓,它似乎坚信孩子死了总比活着做囚徒好些。”

从此以后,索尔•贝洛再也不捕捉任何活物、关进笼子。

自由为什么重要?因为,自由是可贵的,自由是生命个体与世界联系起来的纽带,失去了自由,生命便与世界撕裂。

谁不喜欢自由?自由引导生命所做的一切,如清水般纯净没有杂质,如蝴蝶般自在飞舞花丛,是满满的欢喜与绚丽。

不自由毋宁死。画眉鸟用生命实践了这句话,享受过自由的生命,知道自由的可贵 。正如香港人,他们生长在自由体制的社会中,深知失去自由的惋惜和悲哀,因为自由、民主及法治一旦倒退将无法回头。

生命需要自由。但没有生命,又何谈自由?

希望当权者能够有着索尔•贝洛那样的宽仁和怜慈,理解生命,尊重生命;更希望香港人不要有美洲画眉鸟儿那样的决绝和惨烈,珍惜自由,珍爱生命。因为,拥有生命才能追求自由、享受自由。

时光荏苒,似水流年。由香港“反送中”运动而想起裴多菲这首小诗的我,已然由法轮大法中领悟到生命之真谛,也品尝过爱情、婚姻之甘苦,对自由更是不再模糊、有着自己所理解出来的意义。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