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贪官为何爱主动供出淫乱女下属?(图)

2019-08-13 04:32 桌面版 正體 10
    小字

不少落马官员的性乱史,都是自己交代的,特别是那些卷入权色交易的女下属们,往往很快被贪官主动供出。这是为什么?图为中共女官员。
不少落马官员的性乱史,都是自己交代的,特别是那些卷入权色交易的女下属们,往往很快被贪官主动供出。这是为什么?图为中共女官员。(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9年8月13日讯】(看中国记者林中宇综合报导)中共官场中,贪官男上司与女下属淫乱事频发。但是见诸报导的丑闻,多是由落马男贪官自己曝光的,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潜规则?有熟知中共官场者说明内幕。

海外时评人张杰8月12日发表评论表示,中共官员淫乱早已不是新闻,华融资产公司前董事长赖小民被爆有100多个情人;江苏省建筑厅前厅长徐其耀有146个情妇,并通过MBA管理模式进行操控;中央编译局局长衣俊卿的淫乱史被其情人学生常艳副教授写成12万字报告文学;中铁总公司前安监局局长黄钢同时占有一对母女;前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金道铭长期同时与一对姐妹淫乱。

张杰说,中共官员的淫乱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它有一个明显的特点,那就是与公共权力密切相连,从本质上说就是腐败。权力可以与金钱交换,自然也可以与性进行交换。

6月6日,工商银行上海分行党委书记、行长顾国明落马,马上引起舆论广泛关注。贪官落马在中国本是平常事,何况顾国明也不过是个地方厅级干部。为什么这样受关注呢?

事出有因。张杰指出,顾国明之所以引起舆论的关注其实是因为他做了类似的一件非常事,他主动招供自己潜规则了32个女下属。

但顾国明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张杰说,潜规则女下属是道德问题,并不能减轻自己的罪责,相反中纪委可以通过调查这些异性发现他的新犯罪证据。如此损人不利己的事为什么要去做呢?

据说上海复瑞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施力勤因此怒斥顾国明:“为什么要讲出来,你让这几十个女人怎么见人,怎么面对家庭、孩子和朋友同事?”

的确,人们发现,不少官员的性乱史,都是自己交代的,特别是那些卷入权色交易的女下属们,往往很快被贪官主动供出。当然,那些女下属或许也不值得同情。自古万恶淫为首,这句古训现在已成了“性开放”者的耳边风,但是报应却会仍旧到来。

公开报导显示,被判刑14年半的前云南省委副书记仇和,被曝涉权色交易,获其提拔的23个党政系统女下属均先要和他发生关系。仇和曾在江苏最早公开搞“五毛党”,被网友称为“五毛鼻祖”、“五毛之父”。

据称,仇和在向中纪委交代问题时,亲笔写下他在昆明市委书记任上,与他睡觉得提拔的23个党政系统女下属的名字,这23个女干部现在有一个统一外号:仇宝宝。通常都是他在办公室找女干部谈话,谈完话后,就到办公室里间的卧室睡觉。睡过觉的女干部都得到提拔。

张杰评论则举了一个朋友的例子以说明贪官为何自曝淫乱丑闻让女当事人出丑。

他说自己有一个朋友(编者暂取代号为A),曾担任某市的团委书记,人长得很帅,口才很好,演讲从不看稿,一口气讲半小时或一个小时,没有废话,慷慨激扬。当时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他前途无量。他妻子是他的大学同学,美丽贤惠,对A充满钦佩。后A离开团市委,调任该市一个区任区长。该区的工作难度大,因为它是省政府所在地。A上任后工作大刀阔斧,又冷静稳妥,很快得到省市领导的信任。五年后,他被调到另一个区当区委书记。由于工作业绩突出,A被市委组织部公示为市委宣传部长的候选人,未来可能很快成为副市长。

但天有不测风云,一日市纪律检查委员会收到一封协查函,原市长调任其他省当副省长,后被双规,原市长想立功检举A收受贿赂。市纪委认为不可信,于是通知A解释。A记得五年前原市长要他到办公室,解决一个开发商的土地拆迁问题,后他协调解决了。开发商在市长办公室当着市长的面给他和市长每人五万元感谢费,他拒绝,但市长要他收下,于是,他只好收下,但一直放在办公室的保险柜里,后渐渐他忘记了这笔钱。

第二天,A带着那五万元来到纪委。纪委原以为是老市长为求生乱咬人,没当回事,但见他真的带了钱来,就感到事态严重,汇报到市委书记。市委书记有点拿不准,就按程序汇报到省纪委。省纪委书记是从该市政府被排挤出去的,一直对市里心存怨恨,于是决定把案子提到省里调查,揭开市政府的黑幕。于是A被双规,被关到一个偏远的小宾馆里。案子查了几个月没有任何进展。于是决定对他上手段。每天晚上审问他,不让他睡觉,甚至刑讯逼供。但A认为没有做的事绝不可能承认。一个月以后,他几乎精神要崩溃了,开始出现幻觉。但他突然发现一个秘密,办案人员整天陪着他很无聊,他们似乎对花边新闻很有兴趣。为了分散压力,A决定谈自己的隐私。

A曾在二个区政府工作过,他一般晚上都住在政府招待所,每周末回家与妻子、儿子团聚。他每天工作时间很长,晚上有很多应酬,常常喝很多酒。这过程中A先是与自己的秘书——一所大学刚毕业的女博士有染。但随后一发不可收拾,A又与办公室女主任、打字员,甚至与他年龄相仿,一直暗恋他的副书记都发生了关系。这些女性大约十余人,都是政府公务员,她们一直与A保持这种关系,他也尽最大可能安排好她们的工作。

A交代的风流韵事很快汇报到省纪委书记那里。纪委书记认为他肯定有重大犯罪线索,于是决定从他的妻子那里打开缺口。他的妻子是市政府的一个处长。他们给她听她丈夫交代与其它女性性关系的录音。A的妻子崩溃了,因为她一直深爱自己的丈夫,认为他不可能会背叛她。一日,省纪委又要约谈他的妻子。他的妻子要司机等一下,她要洗个澡。但司机等了一个小时没见人下来,于是上楼,但发现她已经自杀了。她穿着与A结婚时的衣服躺在床上。消息传到A的耳朵里,他一夜未眠,第二天乌黑的头发全白了。

后来,A被押着参加了妻子的遗体告别仪式,他跪在妻子面前嚎啕大哭,喊道:“天啊,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真的十恶不赦吗?”他的儿子正在加拿大留学,得到父母消息后,精神崩溃,住进精神病院。

A万念俱灰,他把纪委办案人员叫过来,告诉他们,他认罪,罪行由他们编,他签字。最终,他以受贿罪被判八年有期徒刑。后在朋友帮助下,他服刑四年,假释出狱。A出来后从不谈他在狱中的生活。他将儿子接回来治疗,后安排儿子到银行工作。他在朋友们的帮助下,现在一家酒厂当副总经理。他不喝一滴酒,也不参加应酬,更不再婚。

张杰评论说,朋友A的故事,也是顾国明和成千上万中共官员已经上演或正在上演的故事。他们像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混迹在官场,他们没有信仰,沉溺于肉欲无法自拔。他们或者是官场权力斗争的牺牲品;或者因为无法遏制贪婪,但身处中共这个黑社会,要么醒悟退出江湖,要么沉沦堕落。就这些淫乱官员自身而言固然应该谴责,但我们更应该谴责的是中共这个“养猪杀猪”的极权主义制度。中国官员像一个个待宰的羔羊被这个中共极权主义制度的绞肉机绞成肉末。但遗憾的是,能够醒悟的官员并不多,众多官员仍野心勃勃地排着长队等候在中共屠宰场的门口,一眼望不到边。

不过张杰未提到的是,不少这类倒台的官员,往往早年仕途大热,都是在一些迫害人权、甚至迫害信仰的事上极其卖力,由此获得共产党主子予其升官发财,所谓报应不爽,大抵亦如是。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