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目如电 明察四方 怎能讲善恶无报 

2019-07-07 03:51 作者:曾敬贤整理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一、神目如电,明察四方,怎能讲善恶无报 

两浙的田税,每亩三斗。钱氏归附朝廷后,朝廷派遣王方贽,前往两浙去调整各项税收。王方贽下令一律每亩田,交一斗税。王方贽回到京城后,朝廷责备王方贽擅自减少税额。王方贽回答说:“每亩田交一斗税,是全国通行的法令。两浙的百姓,既然已经是朝廷的子民,岂能再遵循伪国(指从前的吴越国)的法令?”

皇上听从了王方贽的意见。两浙至今每亩交税一斗,这是从王方贽那时开始的。只有江南、福建两地,依然遵循从前的(从前的吴越国所定的高额)税额,大概因为当时,江南、福建两地的长官,无人就此提出意见,于是成为永久的定制。

王方贽很快被任命为右司谏,最终做到京东转运使。他有五个儿子:王皋、王准、王覃、王巩、王罕。王准的儿子王珪,官至宰相;王氏其他的子孙,也多至高位。这就是他(王方贽)为百姓造福的回报啊!

王方贽减税积德,福报子孙。神目如电,明察四方。怎么能讲善恶无报呢?

二、孙甫不收砚台

有人曾送给孙甫(字之翰)一个砚台,说:“这砚台价值三十千钱!”孙甫问:“此砚台有何特异之处?竟值如此大价钱!”

那人回答说:“砚台贵在石润!此砚台,呵气在上面,即有水流出。”

孙甫说:“即使一天呵气出得一担水,才值三钱。要它何用?”

最终没有收下这砚台。

三、孔曼为小偷架桥

淮南人孔曼,过着隐居生活,为人正直,终身不出来做官,节操很高,曾有人偷窃他园中的竹子,孔曼怜悯小偷潜入园中要淌过一条冰寒的溪水,就为他架了一座小桥过河。由此可以想见,孔曼有多么爱惜他人。

但我(原文作者沈括自称)听说,庄子的妻子死后,庄子一边敲着瓦盆,一边唱歌。妻子死时不停止敲盆,是可以的,因为她死了而敲盆,则不如不敲更好。就像邴原(东汉末年人)耕地时发现金子,把它拾起来掷出墙外,比不上管宁(东汉末年人。这则故事见于《世说新语•德行》)不拿正眼瞧金子一眼。只管耕自己的地。

所以,我觉得:任由小偷淌水偷竹,不为他架桥,更好。

四、狄青谦逊,不高攀

狄青担任枢密使的时候,有个狄仁杰(封梁国公,唐朝宰相)的后人,拿着狄仁杰的画像,和十余件委任状,来拜会狄青,要把画像和那些委任状,都献给狄青。认为狄仁杰是狄青的远祖。

狄青推辞说:“我不过是一时交了好运。哪敢拿自己和狄梁公(狄仁杰)相攀比、联系?”狄青赠送了好些财物给那人,并把画像等物还给他。

五、尊敬工匠,且有远见

郭进有才干谋略,屡建战功,曾任邢州刺史,现今的邢州城,就是郭进所修筑的。城墙六丈厚,至今坚固完好。城中的铠甲与兵器,不但精巧,而且封存也有法度。郭进在城北修建宅第,建成之后,聚集族人和宾客贺房,土木工匠等下人,也被请来参加。郭进把众工匠的宴席设在东边的廊屋(上方),把儿子们的宴席设在西边的廊屋(下方)。

有人问:“您的儿子,怎么还比不上众工匠尊贵?”

郭进指着工匠说:“这些人是造宅子的!”然后指着众儿子说:“这些人现在是住宅子、将来是卖宅子的。他们该坐在造宅子的人下方。”

郭进死后,这座宅第,果然不久就被儿子们卖掉,为他人所有。

六、向敏中“不把官位放在心上” 

真宗皇帝时,向敏中(谥号文简)被任命为右仆射,诏书下达那天,李宗谔(字昌武)为翰林学士,那天他正当值。皇上对他说:“朕自登位以来,未曾任命过仆射。今天,以这个官职任命敏中,这是非同寻常的任命,向敏中应该很欢喜。”李宗谔回答说:“臣今天从早就在宫里当值,不知道宣布了诏书,也不知道敏中现在怎样。”皇上说:“向敏中家里,今日贺客必定很多,你去他家看看,明日再来汇报给我。不要说这是朕的意思。”

李宗谔等着丞相(指向敏中)回家了,才去拜见。只见相府门前,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李宗谔与向敏中亲近,直接进入府中见丞相,然后祝贺道:“今日听说下达了任命您的诏书,士大夫无不欢喜欣慰,举国欢庆。”向敏中只简单地应答着,不置可否。

李宗谔又说:“自当今皇上登基以来,未曾任命过仆射,这是非同寻常的任命,若非德高望重、皇恩深厚,你怎能有这样的宠幸?”向敏中还是只简单地应答着,不置可否。

李宗谔始终不能揣摩出向敏中的心思。李宗谔又历数前代做过仆射之人的功劳、德行之辉煌、皇恩之深重,向敏中还是只简单地应答着,最终也没说一句话。

李宗谔从堂屋退出后,又到厨房中,问:“今日相府中,有没有亲戚宾客宴饮?”厨房中的下人,说:“相府今日寂静无人。”

第二天,李宗谔又当值,皇上问:“昨日你见过敏中没有?”李宗谔回答说:“见过他了。”皇上又问:“敏中的心情如何?”宗谔便把所见到的情形,详细地汇报了。

皇上笑着说:“向敏中真是宠辱不惊,不把官位放在心上。”

(均选译自宋代沈括《梦溪笔谈》)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