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星辰】王汉勋 郑苹如(下)(组图)

英雄美人江山如画 战火纷飞尽忠书节

2019-05-01 07:33 作者:赵长歌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蒋委员长为郑苹如母亲木村华君题匾额“教忠有方”。
蒋委员长为郑苹如母亲木村华君题匾额“教忠有方”。

接上文:【昨夜星辰】王汉勋 郑苹如

“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英雄美人,亘古演绎着动人的故事。有这样一对恋人,王汉勋和郑苹如,两人郎才女貌,本应成就一段美好的姻缘。谁知烽烟骤起,战火延烧,两人在大时代中分离,又先后在战争中双双牺牲,书写了一段“尽忠书节”的爱情故事,忆来让人觉得荡气回肠。

周旋奸寇漠短长 家族蒙羞无悔伤

从小生长在日本的郑苹如让日本人倍感亲切,她结交了超过百名日本军官、文官及高层人物。很快郑苹如就可以自由进出日本驻沪军事部门等机构,比如日本海军情报的负责人小野寺信邀请郑苹如做翻译,翻译工作甚至涉及一些绝密资料;日本军事报导部新闻检阅室聘请郑苹如做日军新闻电台的播音员。

其间,郑苹如做了两件极为重要的事。一是成功秘密绑架了日本首相近卫文麿的儿子近卫文隆,在绑架了近卫文隆后,政府认为近卫文麿是日本“温和派”,绑架其子未必能达到逼日本退兵的目的,又担心把他逼急会转向强硬派,引起日军在上海大范围的搜捕和屠杀,于是下令释放近卫文隆。

二是成功发出汪精卫即将叛变的情报消息。1939年8月底,日本在沪政军界要人举办的一个小范围、高规格舞会上,早水亲重向郑苹如吐露了一件机密:国民党“二号”表示愿意同日本人合作。翌日,郑苹如将汪精卫即将叛变的情报密报重庆。12月初,郑苹如再次发出绝密急电:汪精卫已同日本谈妥事宜,即将准备离开重庆变节投敌。郑苹如的密电发出几天后,汪精卫突然失踪,12月29日,汪在越南河内发出“艳电”,重庆方面才确认郑苹如的情报果然属实。

“惟郑苹如无所悔恨,漠视蜚短流长,此等情操,绝非世俗人所能做到。”
“惟郑苹如无所悔恨,漠视蜚短流长,此等情操,绝非世俗人所能做到。”

台湾军情局曾出版《情报典范人物》,书中收录的女特工仅郑苹如一人,评曰:“为顺利执行情搜任务,镇日周旋于日寇高官之间,委身寇仇,曲意求欢,牺牲个人美色换取国家情资,不仅毫无名利,也因与日寇汉奸往来,致家庭遭乡里唾弃轻视,家族蒙羞,门楣无光,惟郑苹如无所悔恨,漠视蜚短流长,此等情操,绝非世俗人所能做到。”

抗战锄奸明大义 红颜归去忠流芳

抗战时期,日本在中国推行“以华制华”政策,曾任军统第三处处长的丁默邨和原中统干事李士群,在日军及日本大本营特务部长土肥原贤二的全力支持下,成立了特务工作机构,组成了一支位于极司菲尔路76号的汉奸队伍。1939年5月,汪精卫来到上海,承认丁、李的特务组织为汪伪政府的秘密警察,任命丁默邨和李士群为汪伪政府内政部长、江苏省主席,丁、李特务组织更始全面暗杀抗战志士,铲除丁、李成为当务之急。

这时,郑苹如接到除掉丁默邨的命令,深感责任重大。1939年5月末的一天下午,日本驻沪总领事馆举办了一次高级别的中日联欢会,郑苹如被安排在贵宾包房,立即吸引了丁默邨的目光,联欢结束,丁默邨提出送郑苹如回家。

在路上,丁默邨把郑苹如带到了一家咖啡馆,交谈中,丁默邨得知郑苹如曾是民光中学学生,而丁默邨那时是该校的校长,这段过往无疑拉近了两人的关系,丁默邨于是隔三差五约郑苹如跳舞、喝咖啡、吃大餐。然而,丁默邨带郑苹如去的地方都是保安十分严密的场所,加上丁默邨的职业习惯,行刺他非常困难。

丁默邨
丁默邨

思来想去,郑苹如等除奸人员决定,在郑苹如家门口行刺丁默邨。8月14日晚,丁默邨的黑色轿车送郑苹如回家,郑苹如下车后对丁默邨说希望他送她到家里,丁打算下车时,忽然透过车窗看到有几个黑影朝汽车走来,马上命令司机开车,快速离去,逃过一劫。

12月22日,丁默邨约郑苹如去一个朋友家聚餐,餐后,郑苹如要丁陪自己到西比利亚皮货行买衣服作为圣诞礼物。丁默邨刚进商店,马上转身对郑苹如说:“你自己挑选吧!”便将一叠钱往郑苹如手里一塞,匆忙奔出商店坐上轿车。一阵枪响,子弹打在防弹车窗上,这次刺杀行动的失败,引起了丁默邨对郑苹如的怀疑。

12月25日圣诞节,郑苹如准备单枪匹马执行刺杀丁默邨的任务。晚上,丁默邨接郑苹如到沪西舞厅跳舞,与往日不同,舞厅内面孔陌生的服务员特别多,他们不为客人服务,只是在舞厅内走动,看到这些,郑苹如感到丁默邨早有布置。在严密的监控下,郑苹如屡次寻找机会,却始终难以下手,她深知在今天除掉丁默邨几乎没有可能,便在厕所将手枪包在手绢里扔到窗外。

这一晚,郑苹如没有回到家,往日送她回家的轿车把她送入和平军第四路军司令部,几天后,她被送入了76号。1940年2月的一天晚上,郑苹如被押往刑场,夜空下,她美丽平静。沉闷的枪声划破了夜空,时年26岁的郑苹如在那个寒冷之夜香消玉殒。

郑苹如就义后,蒋委员长为其母亲题匾额“教忠有方”,后入祀台北忠烈祠。

郑苹如和母亲木村华君。
郑苹如和母亲木村华君。

残军喋血守衡阳 急飞救援陨青峦

郑苹如逝世后,王汉勋周围的好友没人敢把这个消息告诉他。两年后,王汉勋才得知郑苹如牺牲的消息,一时悲痛欲绝。后来,他没有再找女朋友,当时空运队每周有两次和成都华西坝大学区女生的联欢PARTY,他很少参加。

1944年春,日军在太平洋战场失利,海上交通补给线接近瘫痪,急于打通一条大陆交通线,衡阳保卫战由此爆发。这是中国抗战史上作战时间最长、双方伤亡士兵最多、最为惨烈的城市争夺战。

1944年8月日军轰炸湖南衡阳时航拍湘江,耒水。
1944年8月日军轰炸湖南衡阳时航拍湘江,耒水。

6月22日,战役爆发,25日夜,日军组织敢死队突袭攻占衡阳机场,给国军空军支援陆军以及补给造成困难。26日起,空军第五大队、中美混合空军、空军第四大队先后出动战机与日机作战,敌我双方皆损伤严重。

在历经了整个7月夏日的苦战后,8月,衡阳沦陷前夕,苦守衡阳的第十军几近弹尽粮绝,将士们渴盼着空军能空投粮草弹药,与日军最后一搏。

国军空运大队当仁不让的承担起这项任务,大队长王汉勋亲自率机出征。王汉勋驾驶的C47在当时是较先进的机型,安全系数较高,完全可以胜任夜航。试航之前,王汉勋进行了充分准备,收集了气象预报和沿线气象资料,机组成员阵容强大,技术过硬,他自己担任机长,副队长唐元良任副驾驶,通信长吴之骅为主通信员。

王汉勋(左二)驾驶着满载物资的“昆仑号”从云南沾益机场起飞。
王汉勋(左二)驾驶着满载物资的“昆仑号”从云南沾益机场起飞。(以上皆为网络图片)

8月6日夜,王汉勋驾驶着满载物资的“昆仑号”从云南沾益机场起飞,这位参加过淞沪会战、武汉会战、开辟驼峰航线的功臣,沉稳驾机,赶赴衡阳。就在即将飞抵目的地时,在湖南芷江县上空,“昆仑号”突然遭遇雷鸣电闪、倾盆暴雨,强烈的静电干扰致使无线电罗盘失效,“昆仑号”不幸迷航失事,坠落在崇山峻岭中,6名机组人员全部遇难。

8月8日拂晓,历经47天苦战的衡阳近成焦土,宣告陷落。

在兵荒马乱的当时,政府无法去寻找王汉勋和其他几名空军战士的遗体,便在成都磨盘山空军烈士墓为他们树立了墓碑,抗战胜利后,移到南京紫金山空军烈士墓。王汉勋的名字镌上了抗日航空烈士纪念碑,和众多殉国的空军将士一样,他们的精神闪耀人间。王汉勋和战友们的身体则永远留在了青山绿水之间。

(全文完)

(看中国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