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迫害还在持续升级!” 专访法轮功学员于溟(图)

2019-03-09 01:16 桌面版 正體 5
    小字

法轮功学员于溟在自由亚洲电台接受采访。
法轮功学员于溟在自由亚洲电台接受采访。(图片来源:自由亚洲)

【看中国2019年3月9日讯】于溟曾是一名成功的企业家,他开设的服装设计公司曾雇佣了百名员工。1999年中国政府开始镇压法轮功之后,他的生活发生了巨大改变。在过去20年的时间里,于溟先后四次入狱,也经历过酷刑和洗脑折磨。为他辩护的维权律师包括709案中遭当局迫害的王宇和王全璋等人。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在华盛顿的总部,采访了今年2月刚刚逃抵美国的于溟,请他谈谈他的经历。

记者:于先生,非常欢迎您到我们的演播室。

于溟:对,我是刚从中国逃出来,1月27日到美国。

记者:您以前在中国是做企业的吗?

于溟:我是开了一个服装设计公司,最多的时候有六家大企业为我们生产,还算是比较成功吧。

记者:那是什么时候这个企业停下来的?

于溟:就是中共开始镇压法轮功之后。2000年我去南方买面料,路过北京,和旁边的人讲了法轮功真相,被人举报了。

记者:就是说了法轮功的事?

于溟:对,讲了对法轮功的不公正。我们本来打算第二天回去过元旦,结果把我和太太都抓了,后来把我送到北京团河劳教所,判了劳教,太太送回辽宁的劳教所,两人就被分开了。

记者:好像您前后被劳教了三次?

于溟:对。

记者:后来被判刑一次。那总共在劳教所和监狱待了多少年?

于溟:总共12年。

记者:跟我们介绍一下劳教所里的情况。

于溟:到劳教所,一下车就让你签保证书,保证在劳教所里面不练功,不谈法轮功情况。如果不签,就是一顿电棍。有些人忍不了,就签了。然后就是第二步,这是不打你,让你在长时间在小板凳上坐着,给你放洗脑材料,一天十多个小时,不让睡觉。三四个人围着,你一闭眼就打你,想方设法让你写认罪认错书。第三步是所谓签转化书,还得必须写揭批法轮功的揭批书,还得要去转化别的法轮功学员。

如果这些书都不写,他们有一个‘攻坚楼’,把你送进去。我就是不写这些,被送进去。把你衣服扒光,绑在架子上,殴打那是轻微的事情,用那个三十万伏的电棍。这种电棍,牛给电一下都得倒了。那个滋味是生不如死。

我们当地有一个女的,叫高蓉蓉,原来很漂亮,最后脸被电毁容了。

我当时也是想死了算了,后来趁着上厕所的机会撞到墙上。他们最后一看,这人死都不怕了,后来就不搭理我了。

记者:后来你出来后,还做了一些慈善的事?

于溟:就是看到一些绝望的人,感到还是要承担一些社会责任。2012年鞍山那边有一场水灾,死了不少人,我有些亲友是当地的,和我讲了情况。所以我组织一些朋友,捐助了几卡车的物资,也动员我的孩子和同学,捐了几千本书。当地的官方媒体还做了采访。

其实我以前做生意,都在做慈善事业。一直到后来,2013年被抓判刑之前,我都在做。

记者:2013年你再次被抓,很多有名的维权律师给你代理,是吗?

于溟:因为我帮了很多人,所以和这些律师关系不错。当时最早是梁晓兵律师,后来江天勇和唐吉田律师都过来,但没会见成。最后是王宇和王全璋律师给我代理。

记者:他们后来大部分自己也被抓了。

于溟:是,包括给王宇和王全璋他们代理的律师,比如李玉函,也被抓了。

记者:这几年法轮功被迫害的情况报道少了一些,情况到底如何了?

于溟:我出来之前,去年八月得知情况,在沈阳的监狱中,两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了。2018年沈阳统一行动,抓了45名法轮功学员。11月黑龙江采取专项统一行动,抓了120多人。我感觉现在迫害法轮功还在继续,而且还不断在升级。我认为,这个迫害时间实在是太长了,已经20年了。

记者:由于时间关系,这个采访只能到这里了。祝你到美国之后一切顺利。

于溟:谢谢。

責任编辑: 司徒恩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